【电台】陈永龙的传唱

民歌笔记第五十九期

0:00 山#
4:47 牧童之歌(樱花演唱)
7:31 牧童之歌#
10:21 Hin Naluwan#
12:47 海边捡贝壳~
18:40 摇摆那鲁湾*
20:40 老人饮酒歌(长老版)~
24:40 老人饮酒歌(青春版)~


(flash流媒体格式,请稍等节目缓冲)
本节目由魏小石主持、制作。带#曲目选自《美丽心民谣:想念》,带*曲目选自《美丽心民谣》,带~曲目选自《美丽心民谣:出发》,樱花版本《牧童之歌》选自她的精选集《经典汇集》。

陈永龙

2012年10月,台湾野火乐集的音乐人来到大陆进行名为 “走江湖” 的展演。我在北京采访了正在巡演的陈永龙。之前,从他在《美丽心民谣》系列的作品之中,比如《摇摆那鲁湾》、《山》、《牧童之歌》、《海边捡贝壳》、《兰屿之恋》等等,我片段性地认识了陈永龙的音乐。后来,2010年的专辑《日光,雨中》我又听到了他翻唱的李泰祥作品--这或许是陈永龙音乐的另一面;据他所言,由于一直在表演原住民背景的音乐,陈永龙完成了一次尝试。

当族群身份议题逐渐进入音乐工业时,当《老人饮酒歌》和世界音乐在争议中的汇合时,当他见证了纪晓君、胡德夫的成功时,陈永龙如何审视他的族群背景和自身的音乐特质?他如何在 “原住民音乐” 的标题下,加入外来的乐风?为什么他作为一个卑南部落的年轻人,偏好于阿美族的歌曲?

这些问题,带动了我的这次对陈永龙的采访。

《牧童之歌》

2007年出版的《美丽心民谣:想念》中,陈永龙和哥哥陈宏豪发表了《牧童之歌》。这是一首使用了yodeling唱法的歌曲。Yodeling是一种真假声交替的唱法。《牧童之歌》的旋律和Hank Williams的歌曲I Don’t Care (If Tomorrow Never Comes) (点击试听此歌的一个版本)是相同的。在唱片的册子中,歌曲的原作信息被标记为 “不可考”,但普遍人们知晓的是:这首歌曲在70年代由一位名叫樱花的新加坡的华人歌手所传唱。

陈永龙学来《牧童之歌》,来自于小时候在救国团的经历。台湾的救国团,不同年代有不同的含义。救国团曾经有强烈的政治色彩,不过后来,救国团也开始立足于帮助年轻人提高社交能力、训练生活技能。救国团会组织的夏令营里,通常由大专青年带领小朋友唱歌跳舞等等。

他们[救国团]几乎每年都在寒暑假的时候,办一些营队的活动,我姐就在那个时候学了好些这样子的校园民歌,在各地的营队来到台东的时候唱这些歌曲给他们听。我就站在他们旁边听,听听听,听到后来就跟着学、跟着唱。这就是我学这首歌[牧童之歌]的开始。——陈永龙

职业音乐人的初体验

陈永龙在台北读大三的时候,同是南王部落的纪晓君在制作专辑《太阳、风、草原的声音》。纪晓君是陈永龙的外甥女(年龄相差无几)。家族的纽带,让陈永龙和很多部落的亲戚都来帮忙筹备这张唱片的制作、帮忙演唱和声。陈永龙没有多想,“大家都一起来到录音室。也没想到去干吗,就想到要去唱歌,唱大家都会唱的歌”。

这位制作人叫郑捷任,他把这样子的音乐编的好现代,有另外一种世界音乐的感觉。大家听得好兴奋。我们唱的歌都跟原来的歌曲一模一样,可经过新式乐器的改编后,让这些歌曲变得很新,这张专辑,在那个时候,是一张很特别、很有味道的原住民的新专辑。——陈永龙

当时,流行音乐和民族音乐刚刚开始以跨界唱片的形式结合并风靡,《野火春风》自然也很强烈地追随着这种融合的形态。那时的很多歌曲素材取自卑南古调,同时又配上了 “世界风” 式的编配。两种影响都很容易被辨识。

从做纪晓君、胡德夫的和声成员开始,陈永龙和哥哥陈宏豪,也开始慢慢地跟着一起演出。后来陈永龙和哥哥就开始参与陈建年和巴奈唱片的制作,最后他们得以独立发表作品。

采访节录

《美丽心民谣》系列的不少作品中,可以听出你在配器方面的尝试,可以介绍一下吗?

陈永龙:我们有一个好朋友,叫吴昊恩。他吉他弹得非常好。很早期,我们就在一起演出。常常都是在排练过程中,他就有些杂七杂八的音乐想法哎,比如有一首歌曲《摇摆雅鲁湾》,这首歌原来的样子不是这样;原来是四四拍的一个很规则的节奏。我们就和昊恩聊:“你要不试试看,有另外一个做法!”那时我们很喜欢Bossa Nova,每个人都会弹一点,就试试看这样的编排。

从音乐的聊天中,我们会拿起吉他。聊着天,就发展出来一首歌。《海边捡贝壳》也是这样做出来的。我觉得这些跟个人音乐喜好有关,就像另一个台湾民谣歌手偺荖,他也会喜欢把不一样的国外风格放到原住民歌曲里。除了清唱这种最原始的唱法之外,总想着能不能再多一些更有现代语言的东西。

你是卑南族,为何喜爱传唱阿美族的歌曲?

陈永龙:这也是很多人问我的问题。阿美族有独特的律动,听他们的歌,身体就会随着他们的节拍节奏去摇摆,很容易让人进入他们的音乐想象中。而卑南族的歌,很多都是悠远的,旋律性比较强。听阿美族的歌,身体常常是愉悦、开心的,所以一听老人家在唱,我就学着唱。通常从“na lu wan ho hai yo”开始学,这些都是虚词,没任何意思,所以很好学。而且,我们住的地方离阿美族村庄非常近,认识很多阿美族朋友,这样的交流下就听到很多阿美族歌曲。

比如《Hin Naluwan》这首阿美族歌,最初听到就觉得,咦,这首歌蛮有趣!它对位的方式,是阿美族特有的方式,我们叫做复式和音。特别是在马兰村庄,它的复式和音很特别,通常是夫妻在唱,男声一个旋律,女声一个旋律,最后会回到同一个地方。这其实是阿美族音乐的特点

我从简单的开始学,再到复杂的,现在还在学习中。其实卑南族母语,我自己讲得也不是很好;学家乡的歌,也要亲自问长辈,请他们一个一个字地教我怎么发音。我知道很多单字,但当它们拼凑成一个一个句子时,就需要老人多念几遍,我才明白。

这是一个很有趣的语言学习过程。

参考唱片
美丽心民谣. 2006. 參拾柒度製作有限公司.
美丽心民谣:想念. 2007. 參拾柒度製作有限公司.
美丽心民谣:出发. 2010. 參拾柒度製作有限公司.
陈永龙. 2010. 日光 雨中. 海扬唱片.
纪晓君. 2010. 太阳 风 草原的声音 (再版). 滚石唱片.
樱花(Sakura Teng). 1996. Sakura Goes Boom Boom. EMI.

主题相关文章: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