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一月 2012

你好,苍耳子

暑假过后,学校操场一片草莽。最高的是苘子棵,一人多高,超过我们班多数同学的个头。在没有学生扰乱的一个暑假,那些苘子荒长,比我们长得快。这是初二开学的第一天,报到以后,老师安排任务,下午各自从家带铲子,上劳动课,到操场拔草。 Read more ...

冬天里的炒红果

山楂是一种成活率很高很好养活的果树,不用特别的浇水施肥打药种种精心照顾,到了秋天一样硕果累累。小区内刚入住时栽种的大批山楂树,一转眼六七年光景,青涩的小苗都长成虬劲的老树,深秋季节满树红艳艳的果实高挂也成了一道迷人的风景。只可惜这好景不长,总是躲不过那些竹竿打梯子爬大人小孩随手揪的命运,不多时便只剩下光秃秃的枝丫凋零。奇怪总是有那么多人就缺那两口果子吃。。。 Read more ...

茶叶店的黄狗

这家茶叶店,门头写“武夷茶行”,画面是武夷山、茶林、茶壶、茶杯。茶叶店只一间房,柜台对着门口,摆着几个银桶,一个小伙子坐在柜台后,胳膊搭在柜台上,一个小媳妇站在柜台前,扭着头跟他说话,她似乎总在嗑瓜子,瞧着过往行人。 Read more ...

绿白太空船

下了雨,刮起来风,天黑下来,阴冷阴冷,五个一身破烂的小男孩从地下通道爬上来, “要找个地方,风大!”最小一个孩子,个头不足八十公分,跟在队伍最后,他可不想显示自己不行,吸溜着鼻涕,晃着肩膀,努力跟上。个儿高的两个孩子,坐看右看,在前面带头,不忘背过身倒走几步,看看队伍的情况,“刺猬,你饿不?!”最小那个孩子,他叫刺猬,听到问他,从后面跑到前头,喘着气,“葱哥,我不饿。”个儿最高的,叫小葱。 Read more ...

葬礼:生活

【吃睡】

每顿十多个人吃饭。母亲、大娘、婶子她们妯娌三个负责做饭,在我家用大锅做。厨屋一角摞着冬瓜,每个都有二三十斤,老二爷自己家种的冬瓜。多少钱一斤没说,忙完事再给他钱。每天中午都有煮冬瓜。 Read More »

葬礼:生前事

【生前事】

给爷爷守灵,一家人聚在一起,常说起爷爷生前的事。一天,宝成叔笑着说起一件事,说三哥(我三叔)给爷爷做过总结,说家里三多:烟头子多,老头子多,麻将牌多。我三叔听见也笑了,说那时候一回来就看见一院子坐满老头子,打麻将,烟头子扔得到处都是。我娘佐证了这个说法,说垃圾拉到地里上地,(以前农村各家有“粪坑”,把家禽粪便和生活垃圾扫到一起积肥。)沤不烂,一锄地都是烟头子! Read More »

我们说起杨经理

我们坐在一家东北菜馆,四个人,点了锅包肉(有人说是咕老肉)、自磨豆腐、炝炒圆白菜、蒜肠、小鸡炖蘑菇,东北菜份量大,五个盘子摆满一桌。 Read more ...

骄傲的生食

作者:JX

大理的生活中,白话称为“海革”的生食猪肉,或者被称为火烧猪是一种微妙的成分。这是稀松平常的猪肉的不寻常的做法,被视为只有道地大理人才会甘之如饴的美食,因此它便超越了味蕾,融入血脉之中,成为区分大理或非大理的试剂。 Read More »

Pages: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