捣蒜

稻草编织的锅帽子冒着蒸气,带点酵母味儿,带点甜味儿,像成熟的果子,馒头熟了也有香气。如何迎接一锅馒头来到世界?才能表达对馒头的欢迎,对老天爷的感激。捣几头蒜!这个场合,馒头是主角,不能用别的菜抢了主角的风头。这时,蒜是一个“硬里子老生”,底蕴深厚,不事声张,妥妥贴贴帮衬着主角。为主角叫好,心也被“硬里子老生”征服。

这出戏,名叫《刚出锅的馒头蘸蒜》。北方人喜听皮黄,喜食大蒜,有的南方人一听就皱眉头了。大蒜是个宝,生活离不了,从健康角度,常吃大蒜,对身体有很大的好处。为了身体健康,也要吃点蒜。有的人,在他们还没吃过大蒜的时候,突然遭遇某人嘴里哈出的蒜味,由此形成心理阴影,对此,食蒜族深表遗憾和同情。吃一次《刚出锅的馒头蘸蒜》吧,祝您早日走出阴影。如果你不喜欢吃馒头,也可以用《刚烙出的大饼》代替。

小时候,家里一蒸馒头,闻到馒头熟了的味,我就跳到厨屋里,正好逮到我,我爹把几头蒜扔过来,“剥蒜”。剥蒜有技巧,小孩子不懂,剥不干净蒜皮不说,指甲缝里也被蒜辣着了,剥蒜要从蒜瓣底部剥起。遇到独头蒜,这个省事。剥好蒜瓣,用凉水冲一冲,拿过来蒜臼子,蒜瓣放进去,洒点盐,这也是大人教给的,捣蒜时蒜瓣不往外跳。蒜臼子,有用土烧制的,搭配旋木的蒜槌,有石头的,蒜槌也是石头的。捣成蒜泥,倒进白瓷碗,有小半碗,可以再加点凉水,和一和。蒜可不是浊物。看这青花白瓷碗里,小半碗的蒜汁,清汁白水,点几滴芝麻香油,几朵油花只是点缀。

捣蒜毕竟麻烦,我从家出来,买了锅,买了碗,就是没买过蒜臼子。凉拌菜用蒜,用刀一拍了事。我想买一个石头的蒜臼子,在超市没找到,早市也没有,或许城市里不喜欢笨重的东西。前段时间,要腌韭菜花,得买个蒜臼子。有了蒜臼子,我还能吃馒头蘸蒜,尽管我不会蒸馒头,馒头买来,加热以后,也聊胜于无。这个蒜臼子,是用土烧的,外面涂一层黄釉,看着易碎,能行吗,搭配的蒜槌,也不是旋木制作,那木头不知是什么下脚料,我拿着蒜槌敲了敲蒜臼,店主连忙阻止,“你别敲,敲碎了算谁的?”“算我的。”一敲就碎,还怎么捣蒜。还有一种打磨出的石头蒜臼,显得光滑精致,那不像捣蒜的,捣凤仙花涂指甲可以用。我买的那个蒜臼,要让我娘看到,她又得心酸,这是什么蒜臼子,这是什么蒜槌子。我能想起来置办一个蒜臼子,这就不错了。

除了蘸蒜汁,有了蒜臼子,我还捣鼓了《蒜汁拌咸鸭蛋》。正巧,我女朋友十一回家带回来六个咸鸭蛋,就六个,不好多带,自家喂的鸭子下的蛋,六个咸鸭蛋,分给我仨,够义气!一个,我用来就面条吃了。一个用来卷烙饼吃了,这个还分给她一半。她不爱吃蒜,所以只卷了咸鸭蛋,用筷子一夹两半,放在大饼上,再用筷子压碎、抹平,再拿一角饼压上,一卷,吃吧。用手托着点,别掉喽。最后一个,我分两次吃,早晨先吃了一半,就面条,留一半,我要《蒜汁拌咸鸭蛋》。

晚上早早下班回来,买来烙饼,拿出蒜臼子,剥了半头蒜,几下捣好,搲进小碗。从冰箱取出咸鸭蛋,剥出剩下的一半,丢进小碗,用筷子压碎,和匀蒜汁。在家里,蒜捣好,咸鸭蛋是丢进蒜臼子里一起捣的。这不是怕咸鸭蛋沾在蒜臼子里浪费嘛,这个蒜臼子不可信任,我觉得不能拿饼去擦蒜臼子。趁饼还没凉,如上所述,两角饼,半个咸鸭蛋,半头蒜,一卷。

我是站着吃的,我觉得这是人生瞬间的美好,立逝的东西,来不及坐下来慢慢品尝,这手里的“烙饼”、“咸鸭蛋”、“蘸蒜”,眨眼工夫会从世界消失。另外,站着,也防备噎着。

主题相关文章:

11 条评论

  1. yvette:

    看你写的留口水啊。哪天我也要试下。
    你这么年轻,文笔这么老道!
    一个字就是“好!”

  2. dadishang:

    楼上过奖了

  3. zhongdouxiaonong:

    我们那儿的吃法是:蒜瓣剥净,放入蒜臼,加少量盐,捣成蒜泥,倒入醋,刚没过蒜泥即可,再倒入麻汁(即芝麻酱),调匀。用生菜、苦菊等蘸着吃,跟馒头绝配!

  4. dadishang:

    楼上,你说的蒜不算独挡,当个“菜”

  5. 钱币收藏:

    我们还做过蒜泥拌煮熟的鸡蛋呢,也是一种美味啊

  6. zhongdouxiaonong:

    不加菜,也能独挡哈,不信试试?

  7. dadishang:

    麻酱吃完了,买了试试你们家乡的风味。
    有人说煮鸡蛋和蒜也好吃。我记得我们也有这种流行吃法。

  8. 丢耳猫:

    家在鲁中,也是从小吃蒜。但也经常吃蒜薹,洗净了就一根杆儿嚼着就吃下去,清脆着呢。

  9. 康素爱萝:

    真没这么吃过,有机会试试。我们顶多在吃拌面条或吃五花肉炖豆角时来几瓣牙捣蒜。

  10. 海葵:

    我也喜吃蒜,一头蒜也被你写的我又心动了。

  11. Liza:

    家里正好有个印度买的金属臼子,改天我也整个蒜泥咸鸭蛋卷冰尝尝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