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愿菜市平安

(旧文修改备份)周日去菜市买菜。菜市西头,卖黄瓜的一家,一个夏天,我都是买这家的黄瓜。每天他们摆两筐,去晚了,就剩下筐底儿,还有拣出便宜处理的一堆儿。黄瓜整齐码放在一个大柳筐内,不让挑,要几根告诉她,她双手掐住黄瓜把儿,挨个给你取出来。

这家卖的黄瓜个头偏小,没有愣愣的棒槌似的黄瓜。中间也换过买别家的,看着差不多,味道也不一样。

上周末去晚了,又连着几天雨,黄瓜猛然涨价,看着筐里还剩一些“歪瓜”,那也买了。因为有好黄瓜,今年夏天,我吃得最多的就是凉拌黄瓜。青线椒切碎,黄瓜切片,青线椒钻脑门子的辣,与清爽的黄瓜,在酱油醋里一泡,口感又凉又辣。好黄瓜、好线椒,也要好酱油醋才行。配白水煮面。

这次去买,一个筐已经空了,一个筐还剩小半筐,排队的功夫,就要见底。也没问价,指着自己看好的一摞,让老板给掐过来。我掏钱包,那边称份量,听到好像在议论我,我抬头问:“谁啊?”一位大嫂,好像是旁边摊位卖冬瓜的,跟卖黄瓜的大姐说:“他是记者。”我又问了一句,说的谁啊,她说:“上次要关菜市场,你不是给我们反映了吗?”我有点发懵,怎么?我是记者?没办过这事儿啊。

上次要关菜市场,经过商户请愿,多方商议,盖上钢架大棚,有了经营场地,不再是露天的买卖,管理也正规化,统一电子秤,甚至统一着装,继续经营。那次我没反映什么情况。我曾拿相机到菜市场拍菜,我拍过韭菜、冬瓜、大葱,拍到她的摊位,让她以为我是记者?

买黄瓜的钱,六块二,老板接过钱,递给我黄瓜,要给我优惠,免去两毛,我说我不是记者,有零钱。别凭白占便宜。

从年后,都在说早市要搬迁,买百货的商户都不敢进货,我去买球鞋,也得预订,约好时间来拿,老板才敢进货。听说要搬到人民商城东边,那边正在盖新地方。上个月,又听说不搬了,没人去,租金太贵。商户们不愿意,市场的管理方可能也不乐意,卖菜能有多大利润,租金再涨,可能没人来租摊位。08年菜市场重装开业,因为租金大涨,走了一半老商户。留下来的,跟着也就把菜价涨上去,但是在这卖菜已经赚不到什么钱了,利润空间压缩。这次搬到靠近大街的地方,租金会更贵。

卖菜的商户希望有人能为他们反映情况,能在这里继续卖菜,维持目前的生计。这是现实的情况,种菜成本增加,运输成本增加,租金增加,菜价高上去,还不能随意涨价,商户只能降低利润空间。要不被迫放弃卖菜,改行去干别的,要不到胡同里,到街边摆摊,跟城管打游击。搬走菜市场,意味着他们的生存空间将发生变化,变得更窄。

公园东门卖豆腐的,他的顾客主要是买菜回来,顺便买块豆腐回家的周边居民。利用菜市门口的空地,那些卖早点的,开拉面馆的,修鞋的,这些人去哪里?对周边居民,最直接的影响就是,买菜可能要跑去更远一些的地方,或去超市买更贵的菜。

菜市场搬走,腾出这块地做什么?听说这个地方将变成一片绿化用地,美化环境。

国庆放假从外面回来,拎着袋子去菜市,路上担心几天不见,菜市蒸发,到了一看,照旧经营,感谢上帝(摊主小声说,听说十/八/大/之前他们不折腾了。)老朋友一切都好。真希望菜市能平平安安再过一关。(菜市已于10月16日搬迁)

主题相关文章: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