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月 2012

闲话闲食之 姥姥的西瓜酱

作者:smile

孔子说"食不厌精",还说"不得其酱不食",看来圣人的嘴头也够挑,不同的食物要搭配不同的酱才下箸,听起来好傲娇的样子。其实在古代酱与菜肴的结伴出席是"周礼"的一部分,规矩极多,官宴或祭祀的场合都是先上酱,继而搭配进食的菜肴,如此一道一道间杂呈上,赴宴的贵族通过看酱预知下道菜的名目,方使得不会失"礼"。到后来以至今日,礼崩乐坏的年代,自然是不讲究这些了,不过各乡制酱的风俗却源远流长下来。 Read More »

捣蒜

稻草编织的锅帽子冒着蒸气,带点酵母味儿,带点甜味儿,像成熟的果子,馒头熟了也有香气。如何迎接一锅馒头来到世界?才能表达对馒头的欢迎,对老天爷的感激。捣几头蒜!这个场合,馒头是主角,不能用别的菜抢了主角的风头。这时,蒜是一个“硬里子老生”,底蕴深厚,不事声张,妥妥贴贴帮衬着主角。为主角叫好,心也被“硬里子老生”征服。 Read more ...

早市的记忆

08年春天,我到通州住。第一次走进早市,就爱上了这里。五六月份,一车一车粉红的水萝卜,一车一车的菠萝。像个大集。每次来买菜,我跟卖菠萝的要一袋子菠萝皮拎回去。我租的房子,事先没说刚装修过,菠萝皮可以净化空气。 Read more ...

造棉造靛

布依族古歌都是叙事长诗的形式。内容主要是布依族起源的神话传说、布依族人的爱情故事以及生活的方方面面。其中《造万物》这部神话讲的是布依族的神——勒灵,创造世间万物的故事,造太阳月亮,飞禽走兽。他的角色就是布依族的上帝,创造了布依族人的世界。 Read more ...

我的高密之行

莫言说起他的故乡,常常说到高密的三宝,或者叫做"三绝"的:扑灰年画、泥叫虎、剪纸。某年的秋天, 差不多这个时候,乡间的公路上有农人晾晒的玉米皮,平房的屋顶晾晒着剥出来的玉米棒子。我从潍坊的杨家埠,离开杨洛书老先生的家,搭乘到高密的中巴车,走县级公路,穿过若干个乡镇,可能也经过了"高密东北乡",在颠簸的车厢,我坐在窗边,来往的车不时掀起灰土,我想看到遍野的红高粱。 Read more ...

但愿菜市平安

(旧文修改备份)周日去菜市买菜。菜市西头,卖黄瓜的一家,一个夏天,我都是买这家的黄瓜。每天他们摆两筐,去晚了,就剩下筐底儿,还有拣出便宜处理的一堆儿。黄瓜整齐码放在一个大柳筐内,不让挑,要几根告诉她,她双手掐住黄瓜把儿,挨个给你取出来。 Read more ...

一碗好红烧肉

(旧文修改备份)要吃红烧肉,在我家乡并不能轻易吃上,一年到头,只有过年,家里才做红烧肉。一年中,要吃到红烧肉,要等“坐席”的机会,红白事的宴席。红烧肉,永远是鲁西南宴席上最后的大菜,不管前面有什么鱼、螃蟹,都要把餐桌上的至尊让给红烧肉。以前吃完宴席,还要给家里老人带菜,馒头夹红烧肉。 Read more ...

卖眉豆的老头

一株牵牛,一根细细的蔓,独自一个,爬上冬青丛顶,开出一朵紫色的花。

上班的人穿过铁道,长衣长袖。高跟鞋踩着铺路石子,摇摇晃晃跨过铁轨。

一个老头,带一马扎、一个口袋、一把弹簧秤,坐在生锈的铁轨边,等人来买他的眉豆。 Read More »

Pages: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