柱子家

柱子兄弟三人,走在街上,他们兄弟有个特点,都喜欢咧开嘴,带着一丝腼腆的笑意。拉车在路上相遇,他们兄弟肯定把自己的车靠边,笑着给你让路。他们家有很大一座前后院的院子,但是盖不上房子,后院有几间屋子,还是土坯房。老爹一人把兄弟三个拉扯大,老大没说上媳妇,年龄过了岗,老二、老三也长成了壮小伙,闲下来就在宽敞的院子里习拳弄棒。他们家的院子又硬又平整,像打麦场一样,可以打麦子打豆子。

一门人都替他们兄弟的婚事操心。柱子大高个儿,身材匀称结实,这么好的小伙子,怎能看着让他打光棍。据说相亲的时候,叔伯们用了点儿计策,把女方来考察的家长领进隔壁四叔家,新盖的三间浑砖大瓦房,女方看有房,小伙子仪表堂堂,就把婚事应下了。柱子的婚礼,我那时虽然还小,也去捡喜糖了。

等揭开红盖头,新娘子才发现自己坐在一间低矮的屋子里,是柱子家的东屋,砖包坯一间。她还发现,这家里地方宽敞,房子少,男人倒不少,柱子,一个鳏孤老爹,一个光棍大伯哥,一个虎虎的小叔子。以后的几天,比结婚闹房还热闹。

柱子家——那时村里还不叫她柱子家,她能不能安于家,成为柱子家的主妇,还不一定。她是刚嫁过来的“柱子他媳妇”。柱子他媳妇,也是高挑个儿,身材匀称,留着短发,像个女运动员,外表来看,两人倒是很般配的一对。可是,这家里,除了立着四个爷们儿,还有什么。

我家在柱子家后面,前面隔两家。柱子新婚的那些天,一大早,或半下午,不知什么时候,就传来一阵发疯的哭嚎。她跑出来,往北跑,她家在北乡。她身材健美,跑得也快。那时候她不超过二十岁,农村结婚早,正是青春有力气的时候。我们小孩子跟着看热闹,看她在前面跑,柱子在后面追,追到村后的麦地,几个人,柱子一人是把她拉不回来的,把她抬回家里。她就一路哭着喊着骂着,被半抬半架拉回来。我觉得她很惨。

有一回,我家正吃早饭,冬天的早晨,煮了地瓜粥,炒了酱豆子,屋子里弥漫着地瓜粥香味和辣椒炝炒酱豆子的油烟,我们围着桌子,正吃得美。噗通一声,听见有人跳到我家,我家前面的土墙不高,也有一米多高,柱子他媳妇翻墙过来,冲进我家堂屋,我父母还没反应过来,柱子跟在后头,他是练过武术的,穿着两条杠的蓝秋裤,单手一撑墙,也跳进来。他俩翻过四五道墙,才能到我家。

她媳妇躲进我家里屋。当门还摆着饭碗。柱子拉她,我母亲也劝她,她的辈份高一辈,“二婶子,回家好好过吧。”柱子也觉得很不好意思,在我们吃饭的时候,跳墙过来,把两个人的战争引到我家。他本来笨嘴笨舌,更不会说一些甜言蜜语,他媳妇跑,他就追,他媳妇挣,他就抱着不撒手。她的媳妇下口了,结结实实,我看见他媳妇在他小臂,结结实实咬下去。柱子没有松手,也没喊疼,也没让她松口,就让她咬。他是有功夫的人。

等她咬累了,可能自己发怯了,柱子把她扛回家。

她不跑了。似乎娘家人也没来看过她。

她和柱子,从老院搬出来,分家单过,住在生产队废弃的,没有院墙的三间房子里。

柱子在外面干泥瓦活。她一个人下地,一个人扛着玉米叶回来,她喂了几只羊。有时也牵着羊,到河沟草滩放羊。

她走路有点往前踢脚,我们都知道她跑得快。她的眼睛常常显得刚哭过,所以走在路上,她不说话,我们也不跟她打招呼。

她有了儿子。走在街上,也跟邻居们聊聊天,说说庄稼、孩子。大家叫她“柱子家”。

主题相关文章:

One Comment

  1. 天边鱼:

    ………你这是小说么? 还是随笔?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