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8这天的早点摊

对着电影院的路口,新开了一家早点摊。租的电影院的房子,外墙贴灰砖壁纸,喷涂鸦图案,挨着个公厕。室内可以就餐,外面也有桌子,煮混沌的锅、炸油条的炉子露天。路东那家,卖烧饼夹鸡蛋、小笼包,不炸油条,他们看顾客被路西的油条吸引过去,也在门口架上锅,一个路口,两家对着炸油条。

我对这两家的油条不感兴趣,也没好奇尝试,还是穿过公园去吃油饼。

时间已过八点,炸油饼的大师傅站在一旁,一手扶着支棚的柱子休息,让他老婆替换。他老婆待客亲切,大哥大兄弟姐姐妹妹这么叫。“来了兄弟?”喜出望外的感觉,直看着你。“给这位兄弟炸个厚的。”告诉他老公摊一个厚饼。她拿个铁钩子站在锅前翻、捞油饼,搭在笊篱上沥沥油,垫张土纸,把油饼盛在铝制的托盘里,收钱找钱。“给这位兄弟盛碗小米粥。”告诉盛粥的人。

她身材略胖,个头不矮,圆脸,扎着头发,衣着朴素大方。来这吃的,都是来买菜的周边居民,熟得像邻居一样。我女朋友跟我去过一次,她就记住了,我不跟着,还问:大兄弟怎么没来?我女朋友回来好像吃了醋,说那个卖油饼的大嫂怎么这么惦记你,我说,人家对老顾客都是惦记着的。她有个7、8的女儿,有时在摊位上,打扮得漂亮,懂事,招人喜欢。

她老公,炸油饼的大师傅,“要有面粉香”,是他给油饼定的标准,老手艺,老道理。话不多,一说话就逗人笑,听旁边人说话,他在案子后面等着抓哏、吐槽。爱抽烟,歇着就夹根烟,他一手扶着棚柱子,一手就夹着烟。像是见过大场面,在大饭店大食堂干过,炸油饼此一小技,不过偶尔干干,暂时糊口的意思。忙时,揪面团,扯饼,手上忙着,嘴角挂着自负的信心。

帆布棚,现装现拆,撤摊后,地面打扫一净,看不出刚才在这炸过油饼,一波波的人在这吃了早点。

一开始就他俩忙,有个收废品的,骑着板车,偶尔帮忙收拾一下,开玩笑说,来当徒弟学炸油饼。食客自己盛粥,一样,小米粥。咸菜有黄瓜片拌青椒丝,大头菜切丝。

后来增加了豆腐脑。这天我去的时候,他们有四个人。一个男的,三四十岁,坐在板凳上刷碗,面前一个大盆,堆得满满的。一个小姑娘。大师傅在休息,老板娘炸油饼,小姑娘帮忙盛油饼、收钱,和老板娘聊天:“姨,打仗会打到咱这边吗?”“不会,在海边打。打他个狗日的,以前欺负咱那么多年。”小姑娘不再说话。今天是918,又逢钓鱼岛争端。那边刷碗的哥们刷着碗一直吹着口哨,听不出他吹的什么曲子,吹得很响亮,有人说他,看他吹得多高兴,他加重音节,冲那人吹过去两声。

主题相关文章: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