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凉想吃糖火烧

昨天是入暑以来最凉快的一天,立秋的效果立竿见影。下班走出办公室,一阵凉风,冻得一哆嗦,摸摸胳膊,看看天。忙活一夏天的天,要告辞了,估计走到保定地界了,走好您呢。坐车回去,一下车,又是一阵凉风,在我准备跨过自行车道的隔离栏杆,去人行道,抬腿跨栏的时刻,想吃糖火烧。

我下车的地方,挨着大顺斋。那位说了,这不正好吗,赶紧的,看看大顺斋关门没有。通州三绝,糖火烧,大顺斋的糖火烧,就在这。我不去大顺斋。我要走远一点,像徐志摩说的,“撑一支长篙,向青草更青处漫溯。”我要走到南大街的深处,到不为更多人知的一家糕点铺,桂顺斋,去买糖火烧。

新华大街东段,自从周边拆迁,商户搬迁,傍晚行人稀少。过通州博物馆,一家玉石店的播音,从春到秋一如既往,“买玉石,通州找郑伟,郑伟玉石店,连续八年,唯一保值增值。”他的店开在博物馆的楼子上,我没去店里看过,却差不多能背下来他的播音。

路上在建新的公交站台,为此砍掉了一些银杏树,其中有几十年的银杏树,再晚些日子正是它们展现风姿的时候。经有识之士呼吁,停止了砍伐。

说话走到南大街街口,拐弯,路过新月斋烧鸡店,飘出的烧鸡香味撩拨着路人,今天我心意已坚,要买糖火烧。

我也在大顺斋买过几次糖火烧,这店的糖火烧,比市面上的小吃店做的要好,和小楼饭店早点时候卖的糖火烧,水平差不多。但是,以目前的水平,撑住一个百年老店,我觉得是不够的,只能当烧饼吃吃。就这,店里的售货员还牛气的不得了,到他们店,如果赶上售货员聊天聊得正欢,你最好别打扰他们聊天。

说起大顺斋。我最早到通州租房子,遇到的第一个房东,就是老大顺斋的伙计。

桂顺斋的门头不明显,店址在南大街往里二百米,路西。以前门前有空地,去年又在门前接了活动房。老房子是个方盒子,平顶,外墙贴白瓷砖。老的招牌,用切割出来的广告字,贴在房头,风吹日晒,颜色已暗淡。新做的招牌,架在简易的活动房房顶,从路上走过,不易看见。与魁特的楼接墙,这家是个两层楼,以前介绍过,最近饭菜品质有下滑趋势。桂顺斋的平顶挨着它,这街上总共三座楼,更容易被忽略。北临一条东西小胡同,胡同口有一个铁皮房子,一家没有招牌的牛羊肉铺,常有人排队买肉。桂顺斋的门前,经常停着一辆售卖清真小食的三轮车,玻璃货柜,红果粘特别好。

走进桂顺斋,屋内昏暗,白天也亮着灯。桂顺斋做的清真点心,有许多种,墩饽饽、姜汁排叉,中秋节来临,月饼、自来红、自来白,元宵节也做元宵,等等。买糖火烧,提供简单的纸盒包装,绿盒盖,清真色彩,年节期间,常有人一买一摞子,提绺着。

我进去的时候,店里唯一的人,在暗淡的灯光下,背身站在柜台后的一张桌子前,低头画写,好像在记当天的账面。我看柜台里的点心已经收了,问还有糖火烧吗,他转过身,说有,一笸箩糖火烧放在柜台后的椅子上。我要了六个,七块四。找回几张破烂的零钱,看来他已结了当天的账。卖完我这一单,我出门,他也跟着出门。我不经意的问,你们跟天津桂顺斋有关系吗,想多知道一些他们的信息,他说没任何关系,指给我看旁边墙上贴的介绍,介绍中有创始人的照片,我看照片中人与眼前这位掌柜面容形似,问:“这位是您的?”“我父亲。”介绍中有“年已八十”的字句,看纸张破旧,我想知道这是哪年的张贴,又问:“您父亲今年高寿?”“八十四了。”看他要关店,我没有顺着往下看完,说:“我拍下来,回去仔细看。”掏出手机拍照。

为传其美名,录入桂顺斋简介如下:

清真通顺斋食品厂简介

清真通顺斋食品厂,是由通州大顺斋食品厂,退休糕点技师李深创办李深同志19岁开始在大顺斋学徒,今年80岁经过几十年工作掌握了制作糕点技术创造和发展了通州的特色清真糕点如:糖火烧、百果墩饽饽、姜丝排叉等。并参加了65年北京市糕点制作比赛,经评委选评获得了制作糖火烧第一名,并评为糕点技师,得到了当时万里市长的好评。阿拉伯使馆所需清真糕点均有李深同志制作。长期以来回民阿訇开尔拜朝觐多携带糖火烧沿途食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印度总统尼赫鲁访华,通过大使馆向外事部门反映点明要吃通州特产糖火烧,也由李深同志亲自制作,获得了赞赏。

改革开放后李深同志由原通州大顺斋食品厂副厂长光荣退休,但为了弘扬清真民族糕点和特色食品,创办了清真通顺斋糕点食品厂。

为何现在的门头叫做桂顺斋,没有询问。

糖火烧,用面粉、红糖、麻酱,团成比元宵稍大的圆团,烤制而成。火烧本为烧饼,通州糖火烧能称糕点,吃过桂顺斋的糖火烧,才能认识到不同凡烧饼,是升华到另一境界的烧饼。用手指尖儿掰一块儿,小心别散了捏不起来,状如一团细沙,烤出来没有一块硬面块儿。比较甜,红糖的甜,小口吃,每次我就吃一个。金受申写老北京的生活,冬天从朝阳门滑冰到通州运河上岸,买几个糖火烧再滑回去。怀里揣上糖火烧,回去路上一高兴没准还练练花样滑冰。

立秋两天所记

主题相关文章:

10 条评论

  1. 海里的泡沫:

    正宗的糖火烧里能吃出糖粒儿么?我吃过的都是能吃出来,咯牙。

  2. dadishang:

    也不好说正宗怎样,看谁家工艺用材讲究,吃出块就不是点心了

  3. 鼠曲草:

    大顺斋的一般人还真吃不来,很甜,就好像“小心别散了捏不起来,状如一团细沙”。得配极酽的茶。

  4. 冷水鱼:

    礼拜天在白纸坊买了几个糖火烧,要轻轻捏着吃,很有文中所说的神韵

  5. 海里的泡沫:

    可以包在手绢里,用拳头砸成碎末,用勺子kuai着吃,或者舌头舔着吃。

  6. dadishang:

    这还叫糖火烧吗,我是手心里捧着吃

  7. 冷水鱼:

    一说吃的果然反响一大片

  8. 梅朵卓玛:

    哎呀,看得想吃啊。。。

  9. Farguo:

    北方的小吃总是很诱人。

  10. dudu:

    很想念桂顺斋的枣泥馅自来红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