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台】米兰别克(二):出走

民歌笔记第五十七期

0:34 Jeldirme جەلدىرمە *
3:05 Qolgha Alip قولغا الىپ *
7:24 Kara Jorgha كارا- جورغا (土耳其语演唱) ^
10:36 Jenhexe جەنخەشە #
13:12 Bulaq Boynda بۇلاق بويندا 泉水边 @
17:59 Kerbez Qiz كەربەز قىز *
20:37 Edil-Jayikh ~
28:08 Jeldiz Jekin~
30:41 Adamzat II#


(flash流媒体格式,请稍等节目缓冲)

本节目由魏小石主持、制作。带*曲目属2012年 “Sarkhet档案录音团队” 作品,由魏小石录制;带@曲目选自米兰别克未发表小样;带^曲目选自米兰别克2011年在土耳其TRT电视台表演;带#曲目选自IZ乐队《IZ 2007》录音室作品;带~曲目选自IZ乐队2008年6月14日江湖酒吧现场,由魏小石录制。

口弦 شاڭقوبىز

认识米兰别克的音乐,从他的口弦演奏开始。每次采访哈萨克音乐人,录音大都从口弦开始;唱片曲目排序,口弦往往作为引子曲;音乐会现场,口弦是常见的序幕。或许,口弦音乐有这样一个导入的角色。

米兰别克的口弦作品Jeldirme,带来的是猎豹的速度感。这首曲子我听到过两个版本,一个是电声节奏的录音室版,还有一个米兰别克为Sarkhet团队录制的原声版本。其中,Sarkhet版本捕捉了米兰别克吹奏口弦的一些特质;在口弦声之外,他还制造了三种伴音:一是带着振动感的气流声(1分10秒左右),二是低吼声(1分25秒、2分40秒左右),三是喉部发出的的 “嘶嘶” 声(2分25秒左右)。这三种声音,飘忽于旋律和拟声之间,在传统的口弦演奏中并不常见。

另外,传统民歌Kerbez Qiz的口弦改编版本,揭示着北京经历对米兰别克的影响——他对口弦音乐的新认识。传统的哈萨克音乐中,口弦的作用基本是提供一种起伏的感觉;其审美来自于泛音 (overtone) 音色起伏和弹拨动作本身的动态感。换句话说,传统的口弦的音高 (pitch) 感觉是离散的;不是由统一的节奏型串联起来,人们关注的也不是 “旋律”。而在Kerbez Qiz的改编演奏中,米兰别克学会了将民歌的旋律抽离出来,并带入到了口弦音序中。这时,曲子的律动成为了现代意义上的节奏,我们也能清晰地感触到曲子旋律的存在。

奎屯的艺术学校

著名的奎屯市艺术学校,从这里走出的音乐家不在少数,新疆各地歌舞团的乐手很多都曾在这里接受过训练。米兰别克所在的Tumar乐队也正是在这里形成雏形。在这里,能看到学校教授着各种传统乐器(或者门类),包括了hobuz, 口弦, 呼麦等等。

来到奎屯艺校学习,因为米兰别克需要学习不同的哈萨克乐器;不光是他从小就接触的冬不拉。这样,便于米兰别克去独立完成音乐制作。在传统音乐生态中,每个乐手的演奏方式是相对定型的,曲目也是定型的。而米兰别克希冀的是带有个人创意性的音乐。在这种情况下,碰到一个能灵活地合作的乐手不容易。因此,成为一个全能的器乐手就成了米兰别克的选择。

(奎屯市艺术学校的校园)

IZ乐队时期的学习

米兰别克2003年来到北京,参与马木尔较早前组建的IZ乐队。米兰别克时期的IZ乐队,完成了IZ-2007唱片的制作。这是一张出色的作品,在传统和即兴之间之间有着一种难得的平衡。

米兰别克来到IZ乐队,缘起他的老师Sayrash。当时身在北京的马木尔希望能和青河县的Sayrash合作。但由于家庭的缘故,Sayrash无法脱身,就推荐徒弟米兰别克去参与IZ乐队。

“我有一个徒弟,他还年轻还没结婚,二十几岁,他特别合适你。而且,他没有女朋友,他现在单独一个人,随时可以来北京、随时可以带;而且他拉hobuz弹冬不拉都可以。”--Sayrash向马木尔推荐米兰别克

“我在北京光搞音乐,没有想法买房子,没有想法结婚,也没有想法找女朋友。”--米兰别克

在北京,马木尔成为了米兰别克的导师,和马木尔的交流让米兰别克熟悉了乐队这种新的音乐生产框架。米兰别克称在新疆 “没有乐队”,他提到:“以前,乐队是什么我不知道。我就了解在单位里二十多人坐在那里拉曲子——看谱子、正规地、配器地。” 说到区别,米兰别克说:“配器的东西,人家控制了已经,你不能超过那个东西--你在一个圈里面,出去就影响别人了。但是,乐队不一样,我们想做什么都可以做。”  可见,乐队首先意味着一种做音乐的自由。

歌舞团的大乐队,参照系是纸面的谱子。IZ这样的小型乐队,参照系则是成员间的即兴互动。这种互动之中存在着很多即时的、抽象的概念,需要成员们有能力在短时间内掌握这些概念,然后通过手中的乐器表达成具象的音乐。提到两者的区别,米兰别克说到:“歌舞团里二十多三十多人,错了你听不出来,混着过去也可以;但是乐队不一样,几个人,错一点都特别明显”。如此,乐队也意味着一种精确。

同样,对城市中风格的见识,也算是米兰别克北京的收获之一。听起来,风格是人们接触音乐时再普遍不过的一个概念。不过,风格属于大众文化概念,传统音乐下成长起来的音乐人并非那么明了这种概念。换言之,风格来自城市媒体语言对音乐的一种抽象描述,而地方性传统音乐传播的基础则是曲目、功能、弹法等等非常实际的东西,不完全等同于大众媒体语言下的 “风格”。

“以前村里哪有摇滚乐,到北京才知道实验音乐、工厂、迷幻,以前我只知道哈萨克的那些老的曲子。”--米兰别克

“水平还需要学习” ,这是米兰别克的结语。有意思的是,米兰别克在北京接触到的印象深刻的音乐还包括了“柯尔克孜族的一些歌”、“维族的木卡姆”,还有图瓦民族这样的音乐。城市的体验让米兰别克开始深入接触 “民族” 风格。也许很多人会有疑问:同样是新疆来的音乐家,为何在走出家乡时才开始拓展视野去聆听 “民族音乐” 呢?由此,我们值得思考的是,“民族音乐” 这个概念到底植根于何处?是什么人群在用着何种方式去体验 “民族音乐”?

其实,我们都非常清楚:新疆也有很多乐队,只是米兰别克没有将它们和 “乐队” 等同起来;传统音乐也有即兴,只不过参照系不同而已;新疆的各种音乐也有各自的风格,只不过还没有足够多的媒介用 “风格” 去细化它们。

参考唱片
米兰别克. 2009.  KAZAK MUCIK. 微薄之盐.
IZ乐队. 2007. IZ 2007. 独立制作.
Tumar. 2010. Tumar. 民族音像出版社.

主题相关文章:

2 条评论

  1. Jarkhin:

    歌曲名,错别字,真多

  2. 小石:

    请指正。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