碾死那只毛辣子

中午买了饭,像往常一样,端着饭盒,走进小区。就这了,树下两个椅子没一个人座。我坐下,把饭盒和水放在身后花坛的石沿上,喘口气再吃。手收回来,手上毛辣辣的痒,毛辣辣的辣,一滴软塌塌、绿莹莹的东西趴在无名指上,我以为树上有鸟正在拉屎,拉的还是绿屎。赶紧起身,掏出纸巾擦,到眼前才发现趴着的是一条毛虫。一捏,一股绿水,够恶心。手上毛辣辣地红起一片,这回真的肿么了。

树上掉下的虫,这才明白。赶紧抖抖衣服,拍拍头发,特别是领口,幸亏没落脖子里。拧开瓶盖,含了水,往红肿的地方喷了两口。回身再看,刚才坐的凳子有虫,树下还有不少。万幸没打开饭盒,这要落饭盒里,饭不吃是小事,一不注意,要是填进嘴里,看这毒劲儿,非中毒不可。

这时我还不知道,是什么虫,它的毒劲有多大,手会肿到什么程度。端上饭盒,还是去老地方,那几棵法桐树下。刚才那树,像是枫树,叶子已枯黄一片,不是正经黄,被虫子祸害。像这种情况,物业应该在树上绑个牌子,提醒多毛虫,请勿在树下逗留。看红肿有扩大的趋势,走在路上,我又往手上吐了几口口水,据说口水有消毒效果,比矿泉水好用。

有位同事,他吃完饭也常到这片树下坐坐,他正在那里,我走到他所在的凳子前,放下饭盒,又往手上喷了几口水,说被虫子咬了,他说:“是毛辣子吧?”我知道毛辣子是一种毛虫,但没见过,他这么一说,我觉得十有八九就是了,也放心了,毛虫再毒也毒不死人。他接着说:“你不认识毛辣子?你们山上没有吗?”我说我们家那边没山。“你把那只咬你的虫碾死,用它的体液”他做了个捻的动作,“抹在蜇的地方,立马就好了。”他在江西一座山里长大。

毛辣子辣,毛辣子辣,毛辣子蛰人真它娘的辣。

吃完饭回来,痛痒仍不止,向同事借了无极膏涂抹。又在网上搜了毛辣子,果然是这货。又看到消除肿痛的若干方法。现在正是毛辣子繁衍生息的季节,提醒大家注意。被毛辣子蛰,可采取如下措施:

 
1、 被蛰后,用根木棍儿或小石子之类的工具,挑下毛辣子,或者再找一只毛辣子,用石子把它碾碎,刮一点它的体液,抹在蛰的地方。如果一个不够用,多消灭几个。这个方法被多人证实好用。
2、 如果嫌毛辣子恶心,如果身边没有水、风油精,可以吐口水暂时应付。无极膏好用,是您居家旅行的好帮手。
3、 回去用肥皂水冲洗。
4、 用碱水。虫咬的毒水是酸性,可用碱水中和。
5、 用自己的尿冲洗,据说可以试试。
6、 人奶。据说被马蜂蜇,用人奶也管用,有人证实。不过,寻找人奶可不好办。

毛辣子,有的地方叫洋辣子,不是一般的毛毛虫,我们那边的毛毛虫不蛰人。毛辣子体型短,艳绿,所以说太鲜亮的东西,往往有毒。

主题相关文章:

2 条评论

  1. 小谭(每日一歌):

    哈哈,我们那边也叫毛辣子,那滋味真是不爽呀,小时候喜欢偷人家的桃,树上可多了,

  2. digbigpig:

    滇西也叫这个名字。处理方法也一样,碾碎了抹。说来虫子蛰人不过是自我保护的本能,蛰完之后往往惨遭杀身之祸,可怜。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