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花海棠果

幼儿园在暑假期间新铺过地面。一批小朋友从这里毕业,去上小学,现在又有一批新的小朋友来到门前。他们有的藏在爷爷奶奶身后,直往后退,有的攥着爸爸妈妈的手,一脸惊奇,里面有好多小朋友。还有一个来晚的,爬在妈妈肩上,还在睡哩。

黄黄的丝瓜花开得正明亮。在小区的一角,谁家种的丝瓜,谁家栽的一棵香椿。丝瓜爬满铁围栏,又爬上香椿树,在树枝间悬挂一根最胖大的丝瓜,向人们炫耀他们的成绩,莫不是一个夏天的浪漫,产下的大胖小子。邻家的石榴,今天他喝醉了酒,酡红着脸,低头正在观察一株木槿花。

一株木槿,生姐妹三人,一样清雅安静,惟爱荆钗布裙,荆条作钗,朴素成裙,花开就开了,不必开得浓艳,开得繁复。她们三个穿的裙子,三人一起织的粗布,浅浅染了三种颜色。当大姐的,性格宽简,用白布做裙,只在腰间系一根紫色裙带。二姐不惧生人,不怕引人注意,穿一件浅紫泛红。时常听到她的笑声。小妹最是害羞,她还是个蓝的,躲在叶子后。

唗!那光头胖脸、满脸通红、一身酒气的汉子,不要盯着木槿看了!敢耍流氓,打你个满地找牙。邻有流氓,木槿免不了遭他一番调戏,他也免不了最终被打个满地找牙。

以上所写木槿,花开呈三色,或为花期不同阶段,颜色渐变。

那家丝瓜夸耀自家的大胖小子,一旁的海棠和沙果笑了,这年月,谁家还没几个孩子。看海棠和沙果,枝头累累。

小区楼前,多植海棠。还记得春天的海棠花香,现在海棠果已红,有些红得能比山楂。海棠又名海红。海棠树旁边,还有一株,也挂了果子,它们枝干相似,都属于苹果属,这一棵结的果子却比海棠大两倍,大小似小苹果,海棠果经黄变红,这棵的果子从青转红,先粉红。我不知道这什么果子,拍照片,发邮件,问过康素爱萝,告诉我这一种可能是沙果。

海棠果和沙果,我都没吃过。尽管小区里挂的到处都是,我也没有摘下尝尝的好奇心。据说海棠和沙果,都不甜脆,生涩不可口。那一家的石榴挂那么多,垂到路边,伸手可摘,也不会被人偷走。再晚几天,到中秋节,石榴树的主人可能才会摘下,分送左右邻居,一起尝秋。

以上所有,集中在小区一角,朝阳一面。背阴处海棠果尚青。

道边的栾树,夏季开小黄花,细碎、成穗。下雨后,青梗黄花碎碎落满地,平时停在树下的车,车顶也会落一层它的花,落花如花雨。它的别名“金雨树”,可能因夏季这样落花得名。一入秋,现在挂一树小灯笼,故又名“灯笼树”。道边的合欢树,结出长宽如眉豆的豆荚,满树苍老,枝头仅剩一两朵绒绒的花。

今日 成都的灯笼树 图片来自心岱

主题相关文章:

2 条评论

  1. dahe:

    以上图中植物像杨桃。

  2. dadishang:

    灯笼里面是空荡荡的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