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上奶

桥上奶住在桥上村,是弟弟的最后一任保姆。

初见她时,我大约七八岁,她大概六十多岁。那是个精明能干的老太太,头发梳得溜光整齐,在脑后纂一个发髻,穿一件偏襟大褂,裹腿小脚,走起路来飞快,说起话来意味深长。

桥上奶是老杨伯介绍给妈妈的,是他的一个远房表姐。从大人们的闲谈中,我得知这奶奶可是个人物。她年轻时长的漂亮,做过汉口某官员的小妾,见过世面享过富贵,后来因为不能生养被休回娘家。此后她辗转嫁了几次,六十岁上跟了桥上爷爷,不爱言语的一个老实庄稼汉。早年生活留给她一个精致的旱烟袋,一双犀利的冷眼。

桥上奶奶爱干净手脚麻利又会说话,一下子就抓住了妈妈的心,他俩迅速的热络起来。可是,我却不喜欢这个老太太。她重男轻女,对我和姐姐相当敷衍。妈妈在与不在,她对我们的态度大相径庭。有一次,我看见她打开妈妈的箱柜(那可是我们眼中的聚宝盆呀)翻东西,这老太太还会把妈妈的一些珍藏或赠给她的乡亲,或私带回家。那时我正是眼里揉不得沙子的年龄,哪能容她!

矛盾爆发在父母出差时。老太太喜欢吃炸油饼烙油馍,连着几顿连吃带拿。眼见着父母一点点从隔壁油坊攒起来的油,就这么被她大肆消耗,我心急如焚,终于奋而反抗,把家里的面油都藏了起来,不让她做饭。老太太不吭气,搬了妈妈的同事,跟她同村的元英阿姨做救兵。午后明晃晃的屋子里,老太太叼着旱烟袋翘着腿,元英阿姨坐在她身边,语重心长的弯着腰说,“傻孩子,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奶奶做不了饭,你们吃什么呀!”我坐在小板凳上,低着头撅着嘴,默默的在心里说,“哼,我才不吃她做的饭呢,我到食堂找孟伯,有吃的呢!”

无论怎样,老太太对弟弟是很好的,不只是在我父母面前。为了弟弟和我们能得到更好的照顾,妈妈竭尽所能的笼络她。弟弟稍大一点后,有段时间跟她住在桥上的家里。有几次,我被父母差去给他们送东西过去,逢周末也会在她家留宿。她家在巷子尽头,院墙外就是深沟。墙边栽着几棵枣树,院子里还有秋果树和梨树。院子是光泥地,又平整又整洁。住的窑洞,光线很好。每天早上,她早早的起来,指挥桥上爷挑水扫院。她坐在炕沿上,对着镜子收拾齐整后,迎着太阳眯眼扫炕,那一道尘光随着她时进时退。

桥上奶嫁到这里时,桥上爷家的两个儿子已经成年,自然没有什么感情。加上年老要靠孩子们养老,增加了他们的负担,多少被人家嫌弃。妈妈是个极孝顺的人,因了这点,对她十分体谅。年轻时她抱养了个姑娘,跟姑娘感情一般,倒是跟外孙女转转十分亲密。转转姐结婚的时候,我们已经离开了古城。听妈妈说,桥上奶给了很丰盛的嫁妆。后来她病了老了,也是转转姐伺候着她。

离开之后,妈妈还断断续续跟她来往着。我上高中时,她来家住过几天。我始终对她泛泛,也就是礼貌的打个招呼。有一次,我看妈妈和她在一起说话,她深深的吸了口烟,烟雾缭绕中的表情相当的落寞,心底不由得升起一丝恻隐之情。

小时候在她家时,她曾很隐晦的暗示我要对她好些,我多少有些不屑。这几天,我却莫名其妙的想起她。昨晚回来的路上,看到路沿上悄悄的多了一堆堆纸灰,才记起如今到了鬼节。也许她是向我讨个问候。

奶奶,我记得你是识字的,就把这篇文字献给你吧,给你曾经跌宕起伏的一生。被你照顾过的一家人祝你幸福。

主题相关文章:

8 条评论

  1. dadishang:

    这老太有心劲,没准在地下也是个能跟上时尚的,天天看你博客呢

  2. 素丸子:

    老太太能耐着呢,今天早上四点就醒了,趴在床上用指头敲完了。给老妈打了个电话,让给老太太送点纸钱。

  3. 有道者不处:

    读着老太,不由自主的就想起鲁迅笔下的“圆规”杨二嫂。
    虽然想了半天没找到什么相似之处,也许,仅仅是利落的性格和爱贪小便宜那部分吧。鲁迅写的刻薄了。

  4. 鼠曲草:

    素丸子,你可以异地给老太太汇款

  5. 素丸子:

    呵呵,都是有故事的人

  6. 海里的泡沫:

    哈哈,看题目,第一反应觉得不是在写一个人,而是奶!奶……

  7. 素丸子:

    使坏呢你,我们方言是ni e 拼成的读音,这个字太煞风景,影响味道了呢

  8. 海里的泡沫:

    我知道,我们是ni o,qiao she ni o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