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孩

我们村有好几个长得黑的人,村里人背地给他们起了不同的外号,都是小时候得来的外号,随着年龄增长,大家都不好意思再叫。这篇要写的黑孩,外号黑二羔,他年龄比我小,所以我敢直呼他的外号。实际他的辈份,和我爷一个辈儿,我和他还是五服内的一门人。

黑孩的父亲,我叫他三老爷爷,他有个黑字打头的外号。黑孩的母亲,也黑,嫁到我们村里,也得了一个黑字打头的外号。黑孩的哥哥和姐姐,虽然黑,不像他那么黑,黑孩的黑,继承了父母两个人的黑。小时候,活脱脱一个非洲小孩。他家里穷,对孩子不上心照顾。他常常光着脚,穿一条裤衩,有时连裤衩也不穿,出现在高高的树尖,出没在村子周边的河沟水塘,他从河里出来,身上还带着泥,像条泥鳅。夏天的太阳不能把他晒得更黑,只有脚底板、牙齿、眼白,三点白。他调皮捣蛋,谁也不怕,惹恼了人,他嘿嘿嘿跑走,跑得也快。五六岁,就显示出异于常人的运动天赋。

赵王河清理河道,水面又宽又平,在电厂排泄废水之前,是个游泳的好地方。有一天傍晚,我从河里出来,有人跟我开玩笑,把我的鞋远远扔到河里,平时我们在岸边游泳,往里,水有多深,都不知道。天已黑下来,鞋越漂越远。扔鞋的人也不敢下去把我的鞋捡回来。我问黑孩,他贪玩,天色暗下来,还没上岸,行不行,能不能捡回来。他比我们年龄都小,个子也最小,他向河中间的目标游去,又轻轻松松游回来。

黑孩上学后,听说他学习是不错的,不像他的哥哥。他哥哥从小常挨父母的打,都说是被打傻的,没怎么上学,十岁就跟着父亲掂泥兜,干建筑小工。黑孩的姐姐也没上几年学。他家让黑孩念到了初中。我那时替黑孩惋惜,他的父母不知有体育一项,不知培养孩子的特长,假设在懂教育的家庭,说不定,黑孩会成为一名体坛健将。

黑孩到十几岁,变成一个腼腆寡言的少年。他站在街上,手插在裤兜,领子扣紧,站得笔直,跟人打招呼,先笑一笑再说话。

他的姐姐出嫁得早。哥哥十几岁出去打工,因为脑子不灵,常被人捉弄,挣不到钱,有一次外面捎来话,让他的父亲过去接,才接了回来。回来又是一顿打。这时候他的哥哥已经不是任父母打骂的年纪,有了脾气,打完又跑出去。前后还领回来两个女人,后来接了婚,没多久,媳妇跑了。不过,在外面见识世面,也学会了一点生意头脑,比如春运的时候,在高速路口接半夜下来的乘客,我们村挨着高速出口,接到他屋里,给大家煮一碗热汤面。

在村里人看来,他们一家,上辈穷,有个脑子不灵、看来要打光棍的大儿子,有个特别黑的二儿子,能娶上媳妇吗?这一家是起不来了。

我们两家离得不远,他家在隔壁胡同,我回家常在街上遇见黑孩的父母,他们是长辈,不到跟前我就得打招呼。一次,黑孩的母亲抱着一个婴儿,在门前闲站,我过去打招呼,问这是谁家的小孩,她说庆子家的,这是黑孩的大名。她又愉快的朝院内喊,快来,认认咱们一家人,她喊的是庆子的媳妇,一个羞羞怯怯的小媳妇走出门来,我们打过招呼。我问庆子呢,庆子母亲说跟人家干活去了,没在家。

好几年没见过庆子,他现在是一位挣工钱多、受人尊重的木工师傅。

他的母亲在街上,见人过来,不必再低头扒拉饭粒。我们村里人平时吃饭,喜欢端了碗到街上吃。

主题相关文章:

6 条评论

  1. 鼠曲草:

    长得黑多被以肤色起了外号,长得白却很少以肤色有外号

  2. 海里的泡沫:

    我有个小学男同学,皮肤很白,我们叫他“白洋碱”。

  3. 鼠曲草:

    胖些的可叫“乌克兰大白猪”

  4. 素丸子:

    黑娃(he wa)。你这篇,引了一篇《黑妹儿》来~

  5. 冷水鱼:

    哇,鼠曲草说那个我用过,忘了给谁起的了,但不是因为胖瘦,就是觉得有笑感~

  6. nokia2100:

    期待《黑妹儿》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