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也走了

一个多月前,外婆就已经不吃不喝了,医生说是器官老化,只能靠输液维持。“最多也只能维持一个星期吧!”最后医生老练地说。但是她却躺了一个来月,瘦的只剩下一把骨头了,就为了自己不在五黄六月里走。

七月初一那天,大家舒了一口气,心想大概时间差不多了,就特别关注她。她吃力地用手比划了一番,意思是她还要活七天。然后七夕那天,她才心满意足地走了……尽管我不在现场,但我依然能够想象到她达到目的后狡黠而得意的表情。在牛郎织女终于又一次见面的时刻,在全国大部分情侣们欢乐的幽会时,她也收拾收拾,找我外公去了。

然后,很多人才第一次知道外婆的名字叫樊玉贤。平时我都没听过这个陌生的名字,我妈他们几个都叫外婆:嬷(四声)啊。我们叫外婆:来来啊。我听过外公叫外婆,虽然记不清叫的是什么,但绝对不是樊玉贤里任何一个字。后来才知道,我外公喊她时喊得是大舅的小名。以前村里的人,大多都有这个习惯,夫妻双方喊对方都不直呼其名,而是叫第一个孩子的名字。记得小伴苏的爸爸喊苏的妈妈时,就是:“峰啊!”而苏的妈妈喊苏的爸爸时,也是:“峰啊!”而苏的大哥峰,估计每天跑冤枉路的次数都挺多的。

今天是外婆出殡的日子,据说场面非常豪华气派热闹,很符合外婆的气质。她在一个月前能说话时就对大家说:“我死那天你们可别哭啊,我十几岁那年,就没妈了,你们都五六十岁这么大的人了,还要妈干什么啊!你们这么孝顺,我也享福了,知足啦。”

我今天没回去,也没哭,忽然想起几年前我带着几个月大的小葵回去看外婆,外婆冲小葵拍拍手,小葵咧开没牙的嘴憨笑着,并冲她张开双臂时,外婆高兴地用一副赚到了的表情说:“看看,她冲我乐,还让我抱,说明我还能活好几年!嘿嘿嘿嘿……”又想起今年四月份我回去看她时,她用温热苍老的手拉着我手紧紧不放,并对自己还能继续吃冰糖而欣慰不已的情景,那是我和她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次接触。

外婆今年92岁,算是白喜事了。此刻,外公或许在那边已经收拾好,穿戴整齐地站在门口迎接她了吧。

主题相关文章:

4 条评论

  1. dadishang:

    老人家最后与命运赛跑,像一个长跑运动员,坚持跑到终点。

  2. 黄三:

    当年我奶奶叫我爷爷就是叫我最小的姑妈的名字,后面还加‘女嘚’2个字。

  3. 海里的泡沫:

    恩,自己选了个好日子。
    以前这习俗很好玩,叫孩子名字,难道不好意思直呼对方的名字吗?

  4. 鼠曲草:

    樊玉贤老太千古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