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休时间的一家人

中午的一顿饭,我常买了盒饭,跑到小区的一处树荫下吃,饭馆又热油烟又大,不如树下清静。树下有几条石凳,送快递的小伙子,也在这里吃饭,他吃完饭,还要躺在凳子上睡一会儿。还有两条流浪狗,一公一母结伴,也常跑到这里来要饭。这两天,来了一家人,加入到我们的行列。这一家人,从事“空调加氟”“换纱窗”的工作。

我在旁边的石凳,从他们谈话,看出这大概是一家三口。女人坐在石凳一头,男人和孩子各骑一辆电动车,前后停在她跟前。

男人说,他有些急,说话声大。口音像苏豫皖交界地方的口音,我能听明白。他说,你让他回家吧,学也不上,活也不干,你让他在这干嘛。男孩子也急,接过话,我不管,我哪里也不去。女人没有吭声,她坐在凳子上,踢趿着鞋,摇着一把印有广告的小扇子。要不让他打工去吧。女人还是不答他的话,摇着扇子,看着跟前的孩子。

男人和女人有四十出头的年纪,男孩子有十七八岁。男孩子双脚撑地,骑在电动车上,他的头发较长,低头盖住半个脸,他也不吭声了,看手机。他们沉默下来。

这个孩子一看就是新入行,他穿着一身新衣服,新鞋子,黑色体恤,牛仔裤,有亮丽花纹的运动鞋。身后车上的工具似乎跟他无关。

男人中等身材,穿一件蓝色条纹的衬衫,挽着袖子。做这一样工作,进人家的门,着装也需干净利落。灰色的裤子,灰蓝色袜子,黑色松紧口布鞋,与车子后座绑的纱窗材料,车身的颜色,用美术的眼光来看,是一个色调,他和他的工作已融为一体。

他们两个骑的电动车,款式相同,是一种车身构造简易的电动车,前有车篓,后有装东西的座子,中间踏脚,单人车座。前面的车篓,塞满线、管子。篓子前挂一块牌子做招牌。

两辆车的后座,在右侧悬挂了一样的篓子,立着几捆纱窗布,灰色、黄色两种外包装,高低不齐,用绳子拦腰捆在一起。篓子外体,包着相同的红底白字的广告字,正面从上往下:专业、换纱窗(大字突出)、修滑轮(大字突出),订做(这两个字竖排)、隐形纱窗、折叠纱门。篓子的两侧面,也有字,竖排一行。

男人那辆车的尾巴,还挂着一块牌子,最大字:空调、加氟。牌子上绑着两个窗框,不知道什么用途。座子上绑着工具包,左侧还挂着装绳子的包。车前车后,车左车右,他的车绑满了。

男孩子那辆车,车尾巴没有挂牌子,后座也没绑东西。

坐在石凳上的女人,短头发,偏瘦,穿着长袖白衬衫,黑裤子,浅口的花布鞋,脚后跟从鞋里脱出来。坐下垫着粉红色的一块垫子。

一个收垃圾的婆娘,背着一个大口袋,从楼洞出来,过来和他们聊了一会儿,打破了他们的沉默,又背上能把她淹没的袋子,往北走了。

女人提上鞋,拍拍垫子,是一块塑料布,侧身坐上男孩子的车,男孩子收了手机,发动车,两辆车往南走去。

他们有时在附近接下活儿,就在这片树荫下工作,就地铺展开,高高的法桐树下是他们的工作间。男孩子永远低着头,头发盖住半个脸,手机上的小窗口,显然要比制作纱窗更有吸引力。

我们胡同口摊煎饼的大婶,最近她的儿子也来给她当帮手。以前大婶一个人忙,为了打消顾客的顾虑,钱盒子放在一边,钱扔进去自己找零,她摊煎饼时不碰钱。她儿子来帮忙,收钱,在边上等着装袋,实际离了他,并不影响生意。

主题相关文章:

5 条评论

  1. 鼠曲草:

    细致入微的观察生活

  2. 海里的泡沫:

    生活偷窥者…..

  3. dadishang:

    手机是个好助手。有相机,有记事本

  4. alextu:

    怎么感觉像是在上海的新泾七村

  5. dadishang:

    全国的小区大概都差不多吧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