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侗乡 之 龙额

今天的龙额和我们的祖国步调一致,正在经历一场变迁,贵广高铁从龙额附近穿过,半座山都暴露出灰色的岩石。运送修路物资的卡车压坏了镇上的路面,两侧的房屋都蒙上一层灰土,每家店铺几乎每隔半小时都会在路上洒水减少尘土飞扬,镇上也在兴建各种各样的水泥小楼

龙额是贵州黎平县地理位置上较偏远的一个侗族聚居的乡镇,但是交通算便利,从都匀出发经过夏蓉高速从巴洛沿都柳江一侧的321国道至龙额仅要四个小时。这条路去龙额会经过贵州和广西的交界,途经地坪乡水口河口河处是贵州海拔最低的地方。龙额地名的由来之一是在岑引有一处三座形似龙的山头形成三龙抢宝的景观,三条龙分别代表龙额,从江县庆云乡和贯洞镇。其中象征龙额的那座的山头最挺拔秀丽。侗语中额是牙齿的意思,现在龙额所在的位置就是景观中龙的牙齿所在,龙额因此得名。 还有一个更确切的说法是龙额的祖先最先落寨于龙额下寨,当时叫做“龙额白岩”,后慢慢迁入上寨的时候才叫做龙额。在下寨对面,有一座形状象是张开嘴巴的龙,而“嘴巴”处尽是白色的水晶石,水潭里一块凸起的石头是这条白龙的龙珠,所以“龙额白岩”由此得名。 龙额是典型的山间河谷冲击小平原,如果作为一个旅游小镇来说这样的规模还是可观的,有山有水还有鼓楼、戏台等古建。实际这里是被很多游客忽略的地方,游客去了肇兴侗寨、堂安侗寨,顶多去地坪看看地坪风雨桥,几乎没有人会取道龙额稍作停留。

龙额的河歌,据说得名于青年男女在河边吟唱,主要内容都是爱情。这和布依族的山歌几乎是同一种类型,唱歌的过程都是初会,试探,盘诘,相爱,送别,甚至私奔,曲调也是固定的,歌词有套用和即兴两种。我曾经以为龙额侗族和布依族一样是在河边唱。不过看河歌的视频发现其实都是在室内唱的,包括去当地人家听歌的时候也是在室内,不知道是否真的有在河边唱的情形。布依族的男女青年是一定不能在家唱歌谈恋爱的,多半是山间地头,竹林月下,侗族则是经常在家或者鼓楼里行歌坐夜。如今用唱歌来恋爱的生活方式几乎不复存在了。布依族和侗族都属于侗壮语族,文化应该也有相通之处,当地的词汇里没有“布依人”这个词,只有对于壮族的统称——仡(音)。布依族和侗族虽然同源,但是几乎不杂居。凑巧的是当地流传的侗族河歌起源故事是布依族丢归鸟传歌的又一版本。故事主线都是后生挑歌书过河,歌书落入水中而流传,布依族版本是后生的歌书飘落河水里后布依人得了一半,侗族人得了一半。流经侗族地区的都柳江发源于黔南独山县,独山是布依族的聚居区,难道故事中的河就是指的都柳江?

龙额虽然保留着侗族精美的鼓楼、风雨桥、戏台,以及三分之二的吊脚楼,也无法调和被破坏的景观,这里对风貌破坏最大的就是全国风格统一的无风格白瓷砖小洋楼,而且以小洋楼兴建的速度很有可能两三年内淹没掉原有的吊脚楼。对于这种情形,当地的朋友还是感到无奈的惋惜的,他们从内心来说大概还是希望这里发展成一个旅游目的地,保持原有建筑风貌是第一步。当地人说肇兴因为被外界发现得早,所以就比较重视保护原有的建筑,但是肇兴街上的建筑和龙额一样,曾经也是小洋楼,为了恢复风貌,后来才在水泥外墙外包了木板,屋顶也加盖了屋架和青瓦。龙额在每年侗族最隆重节日春社期间举办的侗族河歌艺术节会有非常丰富的节目和活动,都是当地侗族民众自发组织筹办的,这样的节日不但能吸引广西和湖南的侗族人盛装来参加,还有很多外地游客也慕名而来。这样节日风俗由来已久,现如今也许正是当地人努力打造和维护的一个品牌吧。

主题相关文章:

3 条评论

  1. 有道者不处:

    从民俗的角度自然可以大加感慨。
    不过衰败消亡甚至到消逝,那简直是必然的。
    到最后可能有国家出资保存一部分作为样本。
    至于民间的,一定会消逝。
    那些小楼戏台吊脚楼,每年的维护成本太高,除了各种材料耗费(主要是桐油吧,别的我不太清楚),还有就是人工的耗费。远远不如钢筋水泥的建筑一劳永逸。
    那么这笔钱该谁出,这就是核心问题。
    旅游事业的兴盛,带来一个地区的发展,但是钱是各自挣各自的,饮食,住宿,工艺纪念品,以及娱乐,都是大家各自为政,谁也不会为最基础的吸引别人来的这个人文的或者自然的环境来买单的。
    所以,除非那块区域完全隔绝,无论是私有还是国有,用门票费用来承担维护的费用。但是这样一来,所谓原汁原味原生态,早就变为表演性质的参观了~~~

  2. dadishang:

    仡念yi念ge?

  3. 布依崽儿:

    鼓楼,风雨桥,戏台自古都是侗族人自己出资出钱出力来建设的,吊脚楼依然是当地人的居所,所以这样的地方依然是活生生的,并不需要考虑由谁出钱来维护,那是他们的财产。侗族地区修建公共建筑向来都是当地人自己掏钱。侗族如果到一个地方兴建家园,或者自然灾害后重建家园第一步就是修鼓楼,大家建好了鼓楼才会开始建自己家的房子。而且侗族村寨有约定俗成的"住房公积金"那就是吊脚楼上梁以后会摆宴席,全寨每家都会送一根木材给修建房子的主人家历来互帮互助。民族的节日的活动也都是当地人自己凑份子来举办的,来参与的别的村寨也会送礼金。所以你提到的核心问题不是问题。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