蹲谈空间

自从北京市发布标准化,又不失人性化的公厕卫生标准,允许有两只苍蝇,一只,那是要灭绝物种,必须北京精神包容厚德。我所在的小区的公厕,力争达标,卫生水平又进了一步,偶尔我也去上一个。

蹲下来,体验着干净的公厕,一边思绪翩翩,如果有背景音乐就更好了,两只苍蝇,“亲爱的,你慢慢飞,小心保洁员的苍蝇拍”(拍发音pei)。

后来看新闻,到了检查卫生的时候,检查人员也没有真的去数苍蝇。

这天我又去上厕所。

厕所的坑位,门都关着,我拉开一个,蹲下来。我有个恶习,拉屎要抽烟,嫌关起门来太暗,有压迫感,把门推到了一边。蹲着,我吐着烟雾,拉着。阳光透过厕所窗户,照在保洁员刚冲洗过的地面,北京精神放光芒,厕所换了新天地!

保洁大叔穿着长筒胶靴,走了进来,他走到一个小便池,拿夹子夹起一团纸,转身走过来,他要找个垃圾桶扔掉。看我在里面蹲着,拉开旁边的门,一边嘟囔:“怎么能往这里边扔呢。”当时我也不清不白,这里就我自己,觉得要撇清关系:“不是我扔的。”他扔了纸,转回来,站到我跟前,“不是说你。喝酒的,这还好,没有吐到地上。”他扯过管子,又去冲了一下,回来,拎着皮管子,又回到我跟前,接着聊,“酒啊,是个好东西,喝一点可以解乏,喝多了,出酒,伤身体。”

他说话河北北部口音。路过厕所,偶尔听到他的休息室传出乐亭大鼓。我是个曲艺爱好者,在这个城市碰见一个曲艺同好很不容易,早对这位大鼓听众产生好奇。这次去上厕所,没有关坑位的门,才有缘一见。真是打开一扇门,就打开一个世界。

在公共厕所聊天,这种事情,以前在平房区住的时候常遇到。

那时由于人多厕所少,公厕太脏了,几乎无处下脚,得踮着脚尖进出,气味和苍蝇就不说了。

老张左手夹着烟卷,手心攥着一团卫生纸,右手拎着小尿桶,进了厕所。他先把尿桶在小便池倒掉,放在一边,叼着烟,腾出手来解腰带,转身寻找位置。

“二哥,早啊,您看您蹲哪?”

“早。操。这他妈谁拉稀,走到坑边儿了也不往里走走。”

“来来来,我边上干净。”

旁边有人在看报纸。由于讨论公共话题的空间稀少,在公共厕所人们抓住机会讨论一下公共话题:

“这谁,不干了啊,怎么领导里没他啊。”

“这谁知道,说不定升了,说不好让人给整了。”

里边一坑的插话:

“这事,你们不知道,我表兄弟给××开车,据说。。。”

其中一位,把他打断:

“你还别瞎传,小心你小子的脑袋。”

看报纸的:

“他妈,在厕,所里,”

他说这话的时候,憋红了脸,正在努着,“也没,言,论,自由!” 他自由了。

“你还说对了,拉屎不管你,说话你得管着点自己的嘴。”

哈哈哈,引起一阵笑声。

“莫谈国事,只管拉屎。”他提上腰带,“行了,哥几个先拉着,我走了,今儿还得去趟昌平!”

早晨上厕所要排队,遇见里边侃大山的,真让人捉急,少不得在外面喊一嗓子,“你丫别光顾着侃,快点拉!”

公厕男女厕所挨着,隔壁什么动静也能听到。

这位大嫂,性格开朗,高嗓门,一进来:

“哎,刚才看见你家孩子,今儿他怎么没去上学啊。”

“起晚了,昨打半宿麻将,我跟他爹都没起来。”

男厕这边,有位隔墙搭话:

“哎,二嫂,您来了?”话音里透着兴奋。

“滚!哪都有你!”

这边嘿嘿嘿,傻乐一阵。再肮脏的环境,也挡不住中国人民找乐子的热情。

主题相关文章:

2 条评论

  1. 海里的泡沫:

    想起阿城写的《厕所》

  2. dadishang:

    还没看过,搜来看了,一群人不带纸的可能性比较小,最后抖的包袱太逗了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