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西南的一天:横横黑喽

鲁西南的这一天,我跳过“傍黑”,来到“横横黑喽”。喝罢汤,多好的月明地儿!“东边儿的(lai)孩儿,西边儿的孩儿,喝罢汤,都来玩儿。”

你听见街上的孩子在召集吗?

街上的孩子还在喊:

“东边儿的孩儿,西边儿的孩儿,喝罢汤,都来玩儿”

“东边儿的妮儿,西边儿的妮儿,搁俺门前坐一堆儿”

各家坐在板凳上吃饭的孩子,头往外扭。刚把他摁到板凳上坐住,饭还没扒拉两口,又要跑。“坐住好好吃饭!再跑打断你的狗腿!”

街上的孩子,看没人来,他喊:

“东边儿的孩儿,西边儿的孩儿,喝罢汤,”“都来玩儿。”声音弱了,跟着又高起来,“你不来。俺走嘞,今天(jin mei)烧香十五嘞。”他发出最后催促令。

“藏猫嘞,打鼓嘞,你(nei)要不来俺走嘞。” “藏猫嘞,打鼓嘞,你(nei)要不来俺走嘞。”

饭桌前的孩子,魂儿早离开饭桌了,他怕玩的伙伴散了,“不喝啦!” 谁也拉不住他了。

我也推下饭碗,跑出去,我娘在后面喊:“别玩儿那么大会儿,早回!回来不给你开门儿!”

  

月姥娘蹒蹒跚跚也站到了当街,笑眯眯的看着孩子们游戏。

游戏开始了,先分班儿:

“咪咪蒿,砍大刀,俺嘞人,尽你(nei)挑。挑谁?——挑小萃——小萃没胡子——光挑小萃这个骚老头子!”

邻村小孩和我们不一样,他们这样喊:

“摇鸡翎,扛大刀!你(nei)营里,尽俺挑!挑谁?——挑小禾——小禾有胡子——单挑你个白花老头子!”

喊完了,四散跑开,游戏开始。藏猫、杀羊羔、上刀山。

藏猫,捉迷藏,无疑是各地儿童几代人玩不腻的游戏。听说拘留所里也流行玩藏猫猫。

“别睁眼,睁眼烂眼”

有时一群孩子想使坏,等那孩子睁开眼,他们已经各自跑回家了。扔下那孩子,一会跑到墙后头,一会去翻玉米秆堆。最后哭着鼻子摸回家。碰上这孩子他妈不是个省油的灯,孩子回来,她先扳起孩子的屁股揍一顿,嫌孩子不争气。等第二天一早,她拉着孩子的手,到街上,“谁家嘞龟孙孩子,咋着教育嘞孩子,欺负俺,算你找对门了!大半夜撇(偏)俺孩子一个在当街转,谁家嘞小龟孙!”

所有肇事的孩子,这天清晨,都老老实实吃了一顿最安静的早饭。

但是,孩子们还不到长记性的年纪,看他们又走到一起:

“前边走,后边跟,中间夹个老鳖孙。”

“咱俩好,咱俩好,咱俩对钱买咾咾(猪),我牵着(zhuo),你撵着,——屙了屎,你舔着。哈哈哈。”
  

杀羊羔游戏,唱:

老羊问:“挖石头做啥嘞?”

“磨刀哩!”

“磨刀干啥类?”

“杀您的羊羔哩!”

“俺嘞羊羔咋着你啦?”

“吃俺一斗谷子二斗米!”

“大斗吃,小斗还,快下南地砍柳櫞”

上刀山的游戏,我已经忘记了,或没有玩过。那是有一天很好的月明地儿下,我和母亲在楼上天台闲说话,母亲说起她小时候,一到黑喽,满街都是小孩,“那时候,没有电灯,没有电视,”母亲停顿了一下,“可比现在的小孩有意思多了。”

  
  

多好的月明地儿。

还有一些孩子,他们还小,还不能离开大人的怀抱。在奶奶怀里,听奶奶唱月姥娘的歌:

“月明地儿,黄巴巴,爹织布,娘纺花,娃哭哩,哄不下,买个烧饼哄娃娃,爹一口,娘一口,咬住娃嘞手指头,爹bu la(擦拭、抚摸),娘bu la,bu la嘞俺娃笑哈哈!”

“月姥娘,明晃晃,开开楼门剪衣裳。先剪啥,先剪箩,打发五哥去上学。五哥要吃细白面,粗箩筛,细箩掸,掸了箅子一张饼,掸了刀上一根线,下到锅里滴流转。舀上碗,莲花瓣,喊来五哥来吃饭。五哥尝一口,也不咸,也不淡,这个大姐会做饭。”

以上歌谣,有些是我的记忆,有些是看了邻近的江苏沛县、河南商丘、鲁西南的嘉祥等地,网友整理的歌谣,唤起的记忆。有的,实在没有印象,就没有录到这一篇里。每一首,对比我自己的记忆,又修正过,特别是方言的表达方式。感谢每一位方言和歌谣爱好者。

主题相关文章:

7 条评论

  1. amz:

    很熟悉啊

  2. 素丸子:

    十分摇摆,非常美好~

  3. dadishang:

    你是扭着唱的,鼓掌!

  4. 自由人:

    哈哈, 第一段我们那儿有,不过是:
    东边类孩儿,西边类孩儿,吃罢每每都来玩!

  5. dadishang:

    老乡好,“吃罢每每都来玩”这个“每每”有点不好理解,好像是“每个人”,或“今每,yan每”

  6. 自由人:

    哈哈,这个每每,就是吃罢“饭”的意思,这个“饭”,就是小孩的饭,懂?

  7. dadishang:

    懂了,小孩吃的饭叫“每每”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