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台】朱中庆讲四川民歌(四):石工号子

民歌笔记第五十五期

0: 00 陈仲良的大锤号子改编段落@
8: 35 《开山石工留美名》#
12: 07 仁寿县开山号子*
18: 35 仁寿县拗石号子*
19: 15 陈仲良的大锤号子改编段落(讲解)~

(flash流媒体格式,请稍等节目缓冲)

本节目由魏小石主持、制作。带#曲目为朱中庆创作,王承玉领唱、四川省歌舞团表演录音,选自匡天齐档案;带*曲目为仁寿县汪洋抬工队演唱,魏小石录制;带~曲目为朱中庆演唱,魏小石录制;带@曲目为朱中庆演唱,选自朱中庆档案。背景音乐摘自陈则钊《水墨江山》、吴非 &  Gyan Riley《Pluck》

本期节目主要介绍自贡石工号子中的大锤号子(也叫开山号子),拗石号子和抬石号子将于另期介绍。

四川的石工文化

当我们游览四川的历史名胜的时候,看见光滑古旧的石板路和石桥,可曾想到:这些石头,在机械到来之前,完全是由采石工从大山中采集、搬运而来?

上世纪的六、七十年代,四川的依然有很多石场存在——尤其是在自贡、乐山等等地区。朱中庆为了考察石工音乐,来到自贡的一些石场。经人介绍,朱中庆认识了石工陈仲良。陈仲良不是一位 “石工歌手”,而是地地道道的、和职业音乐没有半点关系的采石工人。后来,朱中庆改编了陈仲良教给他的 “大锤号子” 中 “下山修大桥”的号子唱段。

石工劳动的步骤基本上包括了:采石、拗石、搬石。这三个步骤,都有响应的号子。采石(也叫作锤石、开山、抬帮)指的是用大锤将石头砸送的劳动;拗石(也叫作踩帮)指的是抬工们合力将松动的石头取出的过程;搬石(也叫作推帮),即是指搬运石头。一般来说,大锤号子由一个或者两个抬工来吆喝;而拗石和抬石号子,则更多是 “领-合” 的形式。朱中庆还列举了一系列的石工名词,比如进场、打槽、翟岩、萃料等等,这些过程也有着相应的号子形式。

为什么石工劳动(一个看似简单、纯粹体力的过程)可以折射出如此丰富的文化细节?其实,劳动会映射在音乐形式中;对一种劳动愈多地描述、歌唱,劳动的过程也就显得愈加 “复杂”。这时,劳动的形态,就成为了一种社会心理。比如,当人们在歌中唱出锤石的节奏时,人们也就记住了锤石的细节;当用于不同劳动的节奏越来越丰富时,石工劳动的过程也就变得越 “复杂”。

大锤号子

大锤号子,在四川有的地方也被叫作开山号子。大锤号子,是在石工捶石头之前唱的。朱中庆所见到的石工陈仲良就是一位 “抬帮”,也就是大锤手。朱中庆在他的笔记本上写道:

“这时[锤石前]为什么还要唱呢?我想,是[为了]作一作深呼吸,二是让四肢有时间松弛一下,做好举重前的准备。”

每当完成一个乐句时,锤工就开始举锤,随着大喊 “哇”的一声,锤子砸到石头上。根据朱中庆的笔记,“如果没有砸中,抬帮(锤工)应毫不犹豫地把锤举起来,再打一下”。在自贡有的地方,“哇” 的一声也是有旋律的,甚至还加上了其他的象声词尾音,以便于用旋律唱出。

(朱中庆的大锤号子手稿)

大锤一般是两个石工轮流打,因此,也有着两个腔调。每个人的腔调是不一样的。但根据朱中庆的手稿显示,也有的锤工组合,能巧妙地 “用四度或者五度的音程方式” 来唱。这种情况下,两个石工肯定是经常搭档大锤工作的。

值得注意的是,打大锤时候,锤工使用的是一根木棍锤子,其末端是一个四、五十斤的铁夯。现代人可能很难想象:一根木棍做的锤子,如何 “开山”?事实上,石工能充分利用木棍的韧性和弯曲度带来的加速度,将石头锤开。同时,在四川丘陵的悬崖上打大锤是非常危险的,四、五十斤的大锤带来的加速度有时会将锤工甩向悬崖。于是,有的石工会在腰上栓一根绳子,并在锤子下落的一瞬间,将身子后倾、甚至向后跳起,以抵消加速度的揣力。这种技术,在石工那里,被称为 “吊帮”。

正是木棍韧度带来的有规律的节奏,也正是“吊帮” 技术让石工掌握的节奏感,形成了大锤号子的律动。

吔,哟,那石头见我微微笑,斜起眼睛把我瞧。
吔,哟,叫石头你莫恼,请你下山修大桥。
哦依,哦依咗。哦依,哦依咗。
嗨咗力,嗨咗力。
--朱中庆抄录的陈仲良的大锤号子段落

主题相关文章:

2 条评论

  1. dadishang:

    这个解说角度,让人不只听到歌,也看到了石工的劳动,是装着大锤的木棍的柔韧,砸一锤后的缓冲劲,产生的音乐。

    “吔,哟,那石头见我微微笑,斜起眼睛把我瞧。” 石匠大叔很有爱啊

  2. nokia2100:

    木棍锤子开山很震撼,背景音乐也很赞。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