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八月 2012

白塔黄海(一)

暑假从七月二十一号北京大雨那天开始的。午夜时分到站太谷火车站,雨已经停了,于是背包跨车顺着明晃晃空荡荡的街道一路向西,半个小时后快下公路时,一栋二三十层的高楼突兀得矗立在邻村朱家堡道口,道口没有路灯,高耸缄默的黑影让我心里咯噔了一下,半夜三更旷野之地也不敢停留,紧蹬几圈,从几十米外的本村贺家堡道口冲下公路,道路两旁是黝黑呼啸的庄稼地,直到进入村口,推开虚掩的院门,正房的灯还亮着,母亲听见动静含糊应了一声,我的心神才恢复平静,脱掉衣服擦把脸,倒头便睡。 Read More »

桥上奶

桥上奶住在桥上村,是弟弟的最后一任保姆。

初见她时,我大约七八岁,她大概六十多岁。那是个精明能干的老太太,头发梳得溜光整齐,在脑后纂一个发髻,穿一件偏襟大褂,裹腿小脚,走起路来飞快,说起话来意味深长。 Read More »

鬼节夜话

这两天是七月半,日历上写的是中元节,其实普遍的叫法是鬼节。在贵州境内的不同地方,过鬼节的日子是不一样的,有的过农历十三日,有的过农历十四日,有的过农历十五日,民间有俗语道:“七月半,鬼乱窜”,就是鬼节这天阴间地府鬼门关大开的说法。 Read more ...

黑孩

我们村有好几个长得黑的人,村里人背地给他们起了不同的外号,都是小时候得来的外号,随着年龄增长,大家都不好意思再叫。这篇要写的黑孩,外号黑二羔,他年龄比我小,所以我敢直呼他的外号。实际他的辈份,和我爷一个辈儿,我和他还是五服内的一门人。 Read more ...

家住小黑石

母亲和大宝(右)

于小宝是我的岳父,肖大宝是我的岳母。他们是老金家街人。 Read More »

外婆也走了

一个多月前,外婆就已经不吃不喝了,医生说是器官老化,只能靠输液维持。“最多也只能维持一个星期吧!”最后医生老练地说。但是她却躺了一个来月,瘦的只剩下一把骨头了,就为了自己不在五黄六月里走。 Read more ...

午休时间的一家人

中午的一顿饭,我常买了盒饭,跑到小区的一处树荫下吃,饭馆又热油烟又大,不如树下清静。树下有几条石凳,送快递的小伙子,也在这里吃饭,他吃完饭,还要躺在凳子上睡一会儿。还有两条流浪狗,一公一母结伴,也常跑到这里来要饭。这两天,来了一家人,加入到我们的行列。这一家人,从事“空调加氟”“换纱窗”的工作。 Read more ...

【电台】米兰别克(一):家乡

民歌笔记第五十六期

0: 00 Ylygay يليگاي(吹奏)*
0: 50 Jeldirme جەلدىرمە @
2: 32 Bvlang Dunya بۈلاڭ – دۇنيا * Read More »

Pages: 1 2 3 ...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