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侵者马泡

七八月份,玉米长到一人多高,玉米地里,常见一种野草,像菜园里的甜瓜,拖着瓜秧,结了一个个小瓜,形状如微型的西瓜,青绿的皮,圆鼓鼓的,小的如两分硬币,大的,直径也不过五分硬币。他们长得长了,也像瓜的习性,去爬到玉米秆上,不过爬不高。这种草,不像“焦焦葵”长得疯狂,在地里薅草的孩子,看见了,放下手里的镰刀,要去摘几个,摘下来,闻一闻,哪个有了香味,单独放起来。

它就是马泡。两边裤兜里,都装满了马泡,鼓鼓囊囊的。

马泡讨小孩子喜欢,因为它可以用来玩,还有香味。那些一点也不香的马泡,没带到家,就用作炸弹消耗了。马泡皮薄,青马泡紧实,裹的全是籽、汁水,两手指一捏,有很大的爆破力,黄色汁水带着白色的瓜籽,喷到身上、脸上,以此打闹取乐。带到家里的,或是个头大的,或是已经有些香味的,马泡的香味像熟透的甜瓜的香味,透着甜。

已经有些香味的马泡,可以在手里来回揉捏,力度要适当,稍微用过力,一个好马泡就在手里爆了。不过,捏软的马泡,增加不了多少香味,徒然软塌塌,变成一兜黄水。看着喜欢的马泡,我们会选几个,对,不只女孩子玩这个,我也捂过马泡,放进抽屉里,用棉花包着捂。两三天,马泡就变黄变香,拉开抽屉,我们很稀罕这种香味。由于香瓜难得,我们把马泡当作了小香瓜。

等入秋,收割玉米,砍了玉米秆,马泡和蟋蟀暴露在了地里,捉蟋蟀,摘又黄又香的马泡,是这时的两件乐事,天也凉快了。马泡的瓜秧已经枯黄,留下缀在瓜秧上的马泡,从绿长成金黄,这时的香味,可是自然的、饱满的香味。成熟的马泡并没有变软,只是更不耐捏,这样自然成熟的,可以小心揭开果皮,尝一尝,除了有些香气,味道寡淡的很,尝一下就扔了。

我在网上偶然看到马泡的照片,看到还有许多人,并且是其他省份的,也把马泡当作了“童年的伙伴”。梅朵卓玛的网名还叫brazilwood的时候,一次她回家,发信息惊呼发现马泡,问我你们叫什么名字,她说在她家叫麻包。这篇草稿写完,发邮件给她看,印证此事,她说不记得了,回复说:“不过也巧啊,今天在路上我还真想起这个东西啦。” 当时她在黔东南,“这几天在黔东南遇到好多小时候的回忆,不知怎么就想起这个来了。”

马泡,在山东、河南、江苏、安徽的某些地方有,有的地方,还叫它“马宝”“马泡瓜”。有俗语“西瓜揉不动揉马泡”,比喻捡软的捏,马泡以它的另一个特点,进入成年人的世界。你还记不记得揉马泡?

我把马泡发给女朋友看,她是江苏南通人,我以为她家乡没有这种野草。她看到后,发回一条让我惊讶的消息:

“入侵物种啊!”

我问她从哪里看到的,又发给我百科的介绍:

原产地: 非洲 (朝鲜也有)侵地: 山东、江苏、安徽
为害特点:一般性杂草

马泡是侵略者。让许多人愉快回忆起的马泡,原是入侵植物。

我当时在心里,有了一番斗争,我该怎么看马泡,要不要调动爱国主义的情感,对侵略者马泡,现在升起同仇敌忾的情绪。

马泡
(更多图片:http://www.day-green.com/2012/0717/755.html

主题相关文章:

4 条评论

  1. 海里的泡沫:

    没见过马泡。。。。。。有点像小甜瓜。

  2. 西风独步:

    皖北,我们那儿也有这玩意,叫“马布”,没想到居然不是土生的

  3. 瘦马:

    河南中南部
    我们那叫麻包

  4. brazilwood:

    月底去寨子里的玉米地再找找,看看黔东南到底有没有这个东东呢:)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