嫖宿幼女罪比强奸罪惩处得还重,果真如此吗?

新闻:辽宁营口8名幼女被逼卖淫目前事件已过去10个月,检方仍未确定起诉罪名是强奸还是嫖宿幼女。另一条新闻:16岁男孩与13岁女孩恋爱同居被判强奸有网友评论:干部强奸是嫖宿,小民同居是强奸。有法学教授,针对民意冲动,说明:99%的嫖宿幼女罪判得比强奸罪重。这里转载李蒙记者的文章摘选:

嫖宿幼女罪比强奸罪惩处得还重,果真如此吗?

1979年中国《刑法》制定时,没有“嫖宿幼女”这一罪名,而对“强奸罪”的规定中有一款:“奸淫不满十四岁幼女的,以强奸论,从重处罚。”按照当时的刑法规定,嫖宿幼女“以强奸论,从重处罚”。

1997年《刑法》修订时,3月1日,八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秘书处印发的刑法修订草案中,嫖宿幼女仍然是按强奸定罪。12天之后,形势逆转。3月13 日,大会主席团通过的草案,将嫖宿幼女单独定罪,藏身于第360条第2款:“嫖宿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第二天,刑法修订案被正式通过。

在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刑法室1997年编著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释义》中,对增设“嫖宿幼女罪”的解释是:嫖宿幼女的行为,“极大地损害幼女的身 心健康和正常发育”,增设罪名是为了“严厉打击嫖宿幼女的行为”。直到今天,法学界仍有不少学者如此解释当初的立法原意。

但也有学者提出疑问:1997年《刑法》中“强奸罪”在第236条,“嫖宿幼女罪”在第360条,中间相差了一百多条,如果仅仅是为了“严厉打击嫖宿幼女的行为”,为何不在“强奸罪”的法条下增加一款“嫖宿幼女罪”,而使其跑到了一百多条之后呢?

在1997年《刑法》中,“强奸罪”设在“侵犯公民人身权利、民主权利罪”一类,单独设立的“嫖宿幼女罪”在“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罪”一类,表明了这一罪名的设立所要保护首要法益是“社会管理秩序”,而并非只是为了“严厉打击嫖宿幼女的行为”。

在嫖宿幼女的犯罪行为中,司法机关首先要保护的,到底是幼女的身心健康,还是社会管理的正常秩序呢?不把受害幼女的人身权利放在第一位,而把维护社会管理秩序放在第一位,这样的立法原意,即使人为掩饰,也是漏洞明显的。

一些法学学者阐述的另一个著名观点是:嫖宿幼女罪的起刑点是五年,而强奸罪的起刑点是三年,1997年《刑法》对嫖宿幼女罪的惩处其实比强奸罪还要严厉。起刑点是五年,这在刑法中比较少见,连抢劫罪、故意杀人罪的起刑点都是三年。

甚至有学者说,如果取消嫖宿幼女罪,而将嫖宿幼女的行为按强奸罪论处,犯罪嫌疑人最终获得的刑期,也许会低于五年以下,反而判轻了。

果真如此吗?

强奸罪的起刑点虽然比嫖宿幼女罪低,但强奸罪如果情节严重,可以判处无期徒刑甚至死刑,而嫖宿幼女罪的最高刑期是有期徒刑十五年。一些网民戏称,嫖宿幼女罪是许多奸淫幼女的官员们的“免死条款”。

除了最高刑期外,还有一个司法实践中的奥妙,那就是嫖宿幼女罪其实规避了对“轮奸”的认定。在强奸罪的法律规定中,“奸淫不满十四岁幼女的,以强奸论,从重处罚”,这是一个从重处罚的情节;而“二人以上犯强奸罪而共同轮奸的,从重处罚”,也是一个从重处罚的情节。

无论是贵州习水案、河南略阳案还是浙江永康案,涉案的公职人员人数,都在二人以上,如果他们不以嫖宿幼女罪而以强奸罪论处,就有可能被定性为“轮奸”,从而多了一个从重处罚的情节。

如果有两个以上的从重处罚情节,量刑应该是多少年呢?这样看来,对此类案件,所谓起刑点是三年还是五年,与量刑关系不大;反而是最高刑期的规定,才与量刑有关。

佟丽华:请不要把“嫖宿”这个肮脏的字眼加在孩子身上

2010年3月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中华女子学院女性学系教授孙晓梅,提案建议取消嫖宿幼女罪,一并按强奸罪论处。她认为,“嫖宿幼女”的罪名将幼女在道德上做了区分,分为“良家幼女”和“卖淫幼女”,这与保护未成年人的立法宗旨严重抵触;设立嫖宿幼女罪,意味着刑法对幼女的保护不再平等。

同为全国人大代表的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周光权认同孙晓梅的看法,他认为:嫖宿幼女单独定罪,给司法实践带来了混乱,比如取证问题,主观方面的证据就很难认定。

“老百姓认为这个罪名成了部分犯罪分子的保护伞、免死牌。”2012年3月全国两会,政协委员、全国妇联副主席甄砚说。

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教授王志祥说:“幼女本身对于自己的性承诺是不能够负责任的,所以从法律保护的角度来看,实际上失足的幼女比普通的幼女更值得在法律上加强保护。”

北京市人大代表、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主任佟丽华律师认为,“嫖宿幼女”的罪名弱化了社会对这一行为后果的认识,人们会认为“强奸”是重的, “嫖娼”是轻的。抛开强奸罪与嫖宿幼女罪量刑上限的区别,“嫖宿幼女”这个罪名本身就缺少保护儿童的视角。未成年人必须受到法律的特殊保护,这样的规定在 法律法规中大量存在。比如不能卖烟酒给未成年人,如果同不满14周岁的未成年人发生性行为,不论这个未成年人是否同意,都以强奸罪来定罪量刑。因为未成年 人心智还不成熟,立法应该给他们以特殊的保护,而将“嫖宿”这样一个整个社会从道德上不认可的“肮脏”的词,放在一个孩子的身上,是非常不合适的,这个罪 名本身就是对未成年人权益的一种忽视和侵害。

“请把‘嫖宿’这个肮脏的字眼从孩子身上拿开。”在佟丽华看来,将这个罪名放在《刑法》中,从立法上就是根本性的错误,更不用谈司法实践中造成的恶果了。

文章出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5ff29ca401011rgr.html

主题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日志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