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上一场大雨

传说北京的雨欺负上班族,往往临近下班,外面下起来雨。今天这场雨,如果六点一到,关机就走,在暴雨落下前,我可能已回去了。因为在某论坛发贴,遭遇恶痞纠缠,不得脱身,回了两个帖子,就赶上了雨。

平时留意天气预报,很多年没在路上遇到这么大的雨。春天的时候,我写过一篇雨中因缘,因在路上一处避雨,缘起许多故事。故事不是随处都有,躲在街边商店的檐下,如身处水帘洞府,一干人除望天发呆,抽烟发闷,并无他事可做。

以前在家,即使云彩过来,还没下,我们也不带雨伞。走在路上,远远听见雨刷刷刷,如奔跑的牛群,从庄稼地另一头奔过来,要踏平庄稼,我们常常和雨赛跑。在田里干活,树下不能躲,就躲在大叶子的植物下避一避雨。看雨没有停的意思,举起袖子,也举起镰刀,遮着头,跑回家。

常在野外也就不在乎被雨淋湿。前几天看到一段英语对“落汤鸡”的说法:Chick Dropped in Soup: No, not chicken soup…It’s a literal translation of a Chinese expression for being drenched. 淋得如落汤鸡,这词实在不好看,连外国人都能拿来开开玩笑。

车走到到西门,还有两站地,雨下得猛起来,靠近车窗的乘客把所有窗户关上。进了站,司机将车停在站台的遮阳篷前,我跳下车,闪身躲进篷下。还有几个人站在这里,风过来,篷下并不能避雨。街边有店铺,廊下可避雨。跨过了自行车道的栏杆,踮脚尖跑过了积水的路面,迎头没注意店铺前的“瀑布”,泄水管浇下来,差点撞进去。那就不用再避雨了。

这里是一家手机店,门前有一米多宽的走廊,墙体有一块电子广告牌,打出滚动的广告语,一个字有半人高,大红色,等滚动完整,以每秒数次的频率连续闪烁,颇刺眼。广告墙前几个人站着,左边还有空地,靠近墙角的地方,有一对情侣,我找地方站下。

站牌处,不断有车进站,有的人下车,叫旁边停着的三轮车,打车回去。三轮车来了就走,停不住,我想等雨停了再走回去,离住处不远。不断有人跑到这边的走廊,挨着的服装店,门下也挤满了人。有人打着伞,趟着水就走回去了,其实雨伞已经不管用。一位女孩子打着伞,对着电话急得喊,在哪呢,你在哪呢。连廊下避雨的人都能听见,显然接她的人还没过来。也有不怕淋的,反正湿了,淋着回去。

这时,正值晚饭时分,除了下班回来的赶上雨,也有不少出来买菜,就赶上了雨。一位大叔,看他有五六十岁,身体可能不太好,脸色发白,看起来有些虚弱,打着伞,拎着一袋菜,步履艰难,冷雨浇身,也要买菜回去。

有壮汉,穿背心、大裤衩,腿毛茂盛,趿一双人子拖,擎一把花伞,拎着塑料袋,装几根黄瓜、西红柿,对他来说,尽管风雨飘摇,还能闲庭信步。

有牵着狗出来买菜的大婶,打着伞,拎着菜,牵着狗,一只沙皮狗,走在大雨里,伞是没法给狗打着了,一贯忧郁的沙皮狗,此时心情更显沉重,好在它也没有什么毛发怕淋湿。

要说雨中赏心悦目之景(这并不是看别人淋雨,自个儿高兴),还要数穿凉鞋、短裙的姑娘。因为穿短裙,淋不着衣服,本来穿凉鞋、拖鞋,也不忌惮踩水。“过南岗越北沚杂沓仙灵” “轻移莲步踏波行”,在雨中看到凌波仙子。

来接人的汽车,开到人行道,并且逆行,也没人在意,互相体谅吧。

看雨小了一些,街边避雨的一位小伙子,携女友走出来。一块出来的还有一位打伞的男士,他们往一个方向走,也可能认识。打伞的走前面,女孩子跳着脚走中间,她男友走在最后,给她拿着包。女孩子看雨并不小,一时不知走还是不走,回身去挽男友,面有难色,打伞的男士,表现出绅士态度,回头说,到我伞下吧,女孩子没有动,似有等男友允许的意思,男友无奈的说,你去吧。逢此乱世,也只好把女友推给有伞的男士,让出雨中漫步的浪漫。

小一阵,又下起来。我在这里避雨,差不多有一个钟头,看天也快黑了,雨也不会停了。一辆送完客,返回站牌的三轮车过来,没等他到站牌,隔着路边草坪,我喊他过来,师傅也讲信誉,从前面绕过来,把车推上路阶,婉拒了前面拦车的人,到我跟前。看他的车,前窗的挡风塑料板已被风揭开,问还能挡雨吗,答曰没问题,等他把车门打开,我跳进去。一公里,五块钱,现在要十块也是有人走的。

一会到了小区。他下车开门,我掏钱付账,却不见人,一看在车后,他转过来,说:“落下这么大个儿的苹果!”单元门前有一棵十几年的苹果树,结了一树果子。我觉得果子还早,问他:“能吃吗?”他在身上擦擦,“能吃!”

我做完晚饭,雨还没停。

主题相关文章: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