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江湖之远

作者:悍客罗

周末去朋友家做客,朋友的孩子满月,是个女儿。席间亲戚闲聊,有个大叔说起烤羊肉串的门道来。

“肉必须去回民那儿买,他们不坑人,至少是真的。路边吃的烤串,你都不知道会是什么肉——当然你也不想知道。从回民那买回来新杀的羊肉,拿回家用清水洗净,找个盆放上切碎的洋葱头,腌上2个小时。等入了味,再切成均匀大小,拿来洗净的串子,串一个小时。手头一定要准,一串一两左右,看家里人多少,一次买5斤或者3斤都行,少了吃着不过瘾。配料要到郊区的调料批发市场自己去买,买回来碾碎,按自己口味调配比例。孜然、辣椒面、花椒,腌肉的时候可以放点盐,最后烤熟的时候再放点,要是咸了,就先试着烤几串,千万别一使劲都给撒上盐。”

“自己烤的吃起来香啊——其实也不为别的,又不拿街边卖,纯粹是自己家玩。”

至于木炭的学问,那亲戚还没来得及说,就被另一位爷爷辈的老伯抢了话,接茬聊起烤鱼。

“鱼最好是水库里的,肥而不腻,块头大,鱼刺粗,吃起来有嫩羊肉的口感,但又没它们的膻气。想保留鱼的鲜味,烤着吃最需要技术。一条大活鱼,从沟里抓回来,先放缸里歇着,让它吐吐沫。过个半小时,捞出来用木棍敲晕,剖开肚子,扒出内脏——如果有鱼子一定要留下来,回头煎着吃。把鳞去了之后,再用清水多涮几遍,去去腥味。早该支好烤架了,先大火过几遍,等周身都烤焦了时候,洒调料。改小火,用刀把鱼身上划开,撒点孜然、胡椒末,淋点油或者汤汁,别多,入味就行。最后撕下几小块尝尝,差不多熟了,再加点盐,齐活!”

席上一个小辈,坐不住了,口水直流,猛夹了几块鱼肉,说自己吃过最香的是荷叶鸡。

“最好的荷叶,是春末夏初,荷花刚刚要开的时节。赶一个大早,趁雾气未散,河里还有青蛙叫,树上知了都没出声的时辰。挑几片硕大但还没衰老的荷叶,掐杆带走。新杀的鸡,早去好了内脏备着。如果人多或者比较饿,还可以在鸡肚子里包点米饭。用洗净的荷叶包好,找个河边树下的空地,土层松软的地方,挖个小坑,把鸡埋进去——但要深浅合适,太深了恐怕烧不熟,太浅了会烤焦,口感不好。如果在傍晚,或者中午之前,时辰最好。几个人聊着闲天,烧点野火,不知不觉,半个小时之后,火渐渐熄了,把鸡挖出来。摊开荷叶,到河边洗了手回来,掰开松软嫩滑的肉,咬上一口,吃着吃着,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几个人说完,咂嘴的同时,却都有些轻声的叹息。

“现在过着挤来挤去的日子,哪还有这么多闲心放在吃上。”
不知是谁说了这么一句总结,有人趁此举杯敬了一圈,这流口水的话题,就这么岔开了。

鲜

主题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日志

One Comment

  1. dadishang:

    听这三位聊天,光听不用吃就行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