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曾经都是野人

除了不能生吃,吃了会有严重后果的菜(比如土豆,豆角等)之外,基本上所有的蔬菜我都喜欢生着吃,尤其是黄瓜,洋葱,大蒜。它们一旦被做熟了,立刻就黯淡无光,萎靡不振,魂儿也跟着死了一样。每当我和天南海北的网友们聊起这些时,他们都会震惊地大喊:“啊!这也能生吃?!哇!你不是吧,这样也可以?!”仿佛我吃了屎一般。

其实生吃蔬菜真的不算什么,好赖它们还是蔬菜。

现在的人都喜欢把自己叫做吃货,毫不掩饰自己对食物的欲望,这种骄傲自豪的模样让人羡慕。不像我们小时候,在对食物欲望最旺盛的时期,却必须苦苦的压抑着它。一旦有丝毫的表露,立马会招来鄙视和羞辱,比如家人会痛心疾首,异常失望地说:“没想到,你居然这么馋,真是让咱家丢人啊……”小伙伴们会幸灾乐祸地说:“吃嘴排排,打沟(屁股)来来。”有时候我不小心说出“我想吃…….”之类的话,很快就迎接到我妈犀利的眼神,她狠狠的挖我一眼说:“小女孩家家,再说这么不知羞耻的话,看我不撕烂你的嘴。”因为在人们眼里,能不知羞耻地说出“我想吃……”这三个字的,只有害喜的孕妇才有资格,其他人说出来,不是二百五便是吃嘴货,会给家人脸上抹黑的。于是我们再也不说“我想吃”了,但这却无法阻止我们内心想吃的欲望。我们的眼睛灼灼发光,从清晨一睁眼就开始像探照灯一样四处寻觅,等把所有角落都照遍仍旧未果时,我们便去了野外。

只有大自然是宽容的,它用自己的温厚和丰盛接纳了我们这群吃货。我们像野人一样在广阔的土地里尽情地寻找和发现所有能吃的东西,不管好吃不好吃,只要吃了不死的,我们都不会放过。

龙葵

以前并不知道它还有这么洋气的名字,我们也不知道它叫什么,反正只要看到,就跑过去拽一把,装在兜里慢慢的吃。这种植物比较常见,在路边随意的扫一眼都能看到它的影子。它的果子在成熟的时候是紫黑色,咬开里面全是白色的籽和同样紫黑色的浆液,吃起来酸中带点麻,麻中带涩,涩中又有点苦,苦里又夹杂一点甜,总之,这种无法形容的怪味,我一直都很好奇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先开始吃它,并确定它吃了不会出事的。

由于这种野果子数量很多,四处可见,加上味道怪异,所以我们并不是很珍惜。通常吃几个解完馋之后,就用来把紫黑的汁液挤在别人脸上,身上取乐,有时候甚至在看到大片成熟的紫黑果子时,心里有种“自己不想吃,却无法容忍它们这么诱人的模样”的想法,于是拽下来扔地上用脚踩烂,然后张着因为吃它们而变得紫黑的嘴巴,狂笑着离去。

以表达童年时代对它不敬的歉意,现在百度出来郑重简单介绍一下:

龙葵

性味:性寒,味苦、微甘;有小毒。(能活这么大真不易)

功能:清热解毒,活血散瘀、利水消肿、止咳祛痰,利尿。(怪不得很大了还尿过床)

染料用途:果实含经龙葵苷、皂素,可制褐色、绿色、蓝色染料。

生态环境:生于田边、路旁或荒地。

甜根

我一直都没百度出来它到底叫什么名字,我们小时候管它叫甜根。它通常都隐藏在田地或者路边的土坡里,我们没事就用手在土坡上乱刨,运气好的时候就能刨出一些来,它们用中间细细的根须抓在土壤里,每次揪它们出来的时候都有一种无法言说的快感。因为数量不多,很难经常找到,加上它的清甜的美味,所以我们都非常珍惜。偶尔挖到一小把,就小心地装进兜里,拿出一根来,叼在嘴里慢慢的品味,咀嚼,一直嚼到没有一丝味道,剩下残渣,才依依不舍地吐出来。

长大后再也没吃到过甜根,经常怀念它的味道。有一次在公司聚会中,有人点了一盘菜,我一看竟然是甜根的模样,顿时激动得不能自持,抛开面子快速拿了一根放进嘴里咀嚼,然后我就差点吐了……强忍着恶心,眼泪却不识趣地涌了出来。我这才知道,长相这么酷似的东西,却有两种截然不同的味道,那盘子里的不是甜根,是鱼腥草。

虽然不太确定,但我觉得有可能它的学名是茅根。

茅根

药名:白茅根

别名:茅根、地管、茹根、蓝根。

性味:味甘苦,性寒,无毒。

功能:凉血止血,清热解毒。

生态环境:多生长于路旁、山坡、草地上。

甜杆

小时候最喜欢吃的东西之一就是甘蔗,但甘蔗这东西在当年也不算便宜,偶尔大人心情好才会从集市上扛回来一根,连皮都舍不得削,直接全嚼嚼吃了,划拉的嘴巴边上鲜血直流。没有甘蔗的日子,我们会用玉米杆替代,味道相比之下差的不是一星半点。经验不太丰富的人,挑选的玉米杆通常有股马尿的骚气味,还不如不吃。

后来发现了甜杆。甜杆的外形和竹子,玉米杆,甘蔗很相似,以青绿色为主,比玉米杆和甘蔗细长,顶部的穗儿又和高粱很像,所以经常和高粱混淆。甜杆吃起来虽然水分没有甘蔗和玉米杆的多,但却非常甘甜。这种甜杆种植的人不多,小时候却经常能吃到,时不时的总有邻居扛来一捆,阔气地扔在我家院子里的地上,说:“让小娃家吃去吧。”我们便扑过去,用神一般的速度把它们瞬间划分为平等的几份,各自抱着躲一个地方享受去了。

每次看到熊猫抱着竹子的模样,我都会想象它抱着的不是竹子,而是甜杆。

甜杆

学名:糖高粱。

别名:芦粟、芦穄、芦黍,甜秫秸、甜秆、甜高粱和高粱甘蔗.。

性味:在夏秋季成熟。剥去坚硬的外壳后咀嚼茎干饮取汁液、味甜。

功能:其茎可用于轧糖、酿酒,茎还可以用来养猪。 穗可用来制作扫帚。

生态环境:较多产于江苏南通、上海崇明岛、浙江绍兴等江南地区陕西安康、汉中等陕南地区。

野麻

以前也不知道它叫野麻,前几天画出来给朋友们看,才有人告诉我,这东西叫野麻。就如它的名字一样,大概它也属于芝麻的一类,因为它的结构和味道都和芝麻很神似,一般都生长的田地或者路边的杂草里,所以才叫野麻吧。

小时候它是我们最常见的解馋食物,到了野麻成熟的季节,有草的地方随处可见它们的模样,我们随手摘来装进口袋,一颗颗剥开了,吃藏在夹层里的白色籽儿,并没有太明显的味道,有股带着涩的清香,一扔到嘴里,一多半都塞到牙缝里了,所以吃起来并不是很过瘾,只是打发闲散的嘴巴罢了。

百度上对于它的介绍很少,这让我有种莫名的窃喜,似乎它只是我的挚友,只有童年时期的我们才了解和懂得它,它是我们相似童年的见证。

狗桃

小时候邻居家的院子里有棵狗桃树,一到狗桃红了的时候,我们一帮人便迫不及待地结伙去吃狗桃。这个狗桃,不结伙想吃到嘴有点难度,比较讲究团队合作的精神。狗桃树比较高,一般只有男孩子才有胆量上去,狗桃外面那层柔软的红色绒毛,是我们最终要吃的部分,一旦它掉落到地上,就会被摔的惨不忍睹,红红的汁液粘在地上,就算捡起来,也粘了很多土,基本没法吃了。

所以男生们爬上大树,站在树杈上小心地采摘那些成熟的狗桃。而我们女生,用手撩起裙子或者上衣的衣襟,仰着脸,巴巴地在下面接着。他们把狗桃扔在我们的裙子里,衣襟上,一直扔到我们都快接不住了才从树上滑下来,我们一起坐在树荫底下,分食这些狗桃。狗桃外面这层红色的毛毛,柔软而甘甜,每根绒毛的顶部都有一个小籽,嚼起来的口感有点像草莓,克哧克哧的响。吃多了会觉得舌头发麻,渐渐失去知觉。

通常吃完狗桃回家,我们女生都免不了被家长一顿不同程度的教训,因为染到裙子或者衣服上的狗桃汁液,基本上是洗不掉了,总会留个淡淡的红色痕迹在那里,看起来很邋遢。

两年前在小区后面的山脚底下,看到有棵狗桃树,当时正是狗桃成熟的季节,满树的狗桃红艳艳地长在那里,热情而寂寞,城市里的人,估计没有人想到它能吃,更无法知道它的美味。树底下也掉满了狗桃,红色的汁液粘在地上,让人心疼。我很想过去捡一个吃,但纠结半天还是没捡,这么犹豫着,就走了过去。等再次看到这棵树时,狗桃们已经凋零了。

狗桃树

学名:构树

别名:构桃树

性味:甘,寒。

功能:补肾,强筋骨,明目,利尿。

生态环境:树在我国的温带、热带均有分布,不论平原、丘陵或山地都能生长,该树种具有速生、适应性强、分布广、易繁殖、热量高、轮伐期短的特点。其叶是很好的猪饲料,其树皮是造纸的高级原料材质洁白,其根和种子均可入药,树液可治皮肤病,经济价值很高。

蜜蜜枣

蜜蜜枣是小时候我们给它起的小名,它的大小和形状都如同小米粒,比小米粒稍大一点,美丽的暗红色。蜜蜜枣的里面没有果肉,基本上就是一张薄薄的外皮包着一个硬核,吃起来却异常的甜,像枣一样,所以被叫做蜜蜜枣。

这种植物生长在路边土坡上,却不太常见。还有一部分生长在坟地里,稍微多些。蜜蜜枣果实的蒂非常薄,猛看去似乎它们是从一片叶子上长出来的一样。这种植物的藤细长弯曲,交错纵横地乱长,叶子像小小的花瓣,星星点点的布满藤枝。叶子和藤枝上面都有细细的绒毛,摸起来有点涩涩的沾手。

我们经常在坟地里寻找这种植物,找到后在缠绕着的藤枝里采摘小的捏不住的蜜蜜枣。摘够半兜子,便找个地方享用。因为果实太小的缘故,一扔到嘴里,几乎没法咀嚼,自能用门牙和舌头尖配合,一点点的铲掉它的皮,体验皮和核之间的那股甜味。

通常吃到最后,舌头尖麻麻的,又失去知觉了。

这种东西我没查出它到底叫什么,甚至没有人说他也吃过。我却窃喜不起来,没有人一起来分享和回忆它,会觉得很孤独。它暂时是属于我一个人的。

其实小时候吃过的野物,远远要比我现在能想起来写出来的多得多了,不管能吃不能吃,只要是吃不死的,都吃过了,甚至连现在说有毒的很多东西,也都吃过。所以有时候不免感慨:能活这么大真不容易。

但细细想来,却也正常。我们都是生长在天地间的生物,天地间所有的东西都互相依赖,生存,每种东西存在都有它的价值和作用。就如我们的祖先,也是在大自然中靠着自己的本能寻找能让自己生存的食物,无意中吃了有毒的,又无意中吃了解毒的,便得以存活。这其中彼此神奇而复杂的关系,都是大自然的奥秘。也许人类只有走到广阔的大自然里,经常与它接触,才能保持和它之间的默契和灵性吧。

就不会像现在,我等已渐渐失去各种本能,凡事都依赖百度了。

主题相关文章:

9 条评论

  1. 我的亲热堂:

    想起了以前的我。

  2. 暗金色月亮:

    小时候还真是无法无天,因为在城市里面,可以吃到的野物不是很多,我记得夏天常常去采芭蕉花,吸允里面的花蜜。公园里有一种青草也可以拿来啃。此外就木有了……不过鱼腥草真心难吃!

  3. 有道者不处:

    你说的甜根应该就是茅根了,我家是挖来洗净煮茶喝的。
    倒是鱼腥草那种,虽然确实就是同一种植物,不过一般时候,单独用根的时候,都叫折耳根的,带叶的时候才叫鱼腥草。

  4. 海里的泡沫:

    嗯,已经确定肯定它就是茅根了,并且还知道了最后的蜜蜜枣学名是茜草。

  5. 有道者不处:

    涨见识了,茜草这种小时候没见过更没吃过。
    吃的更多的是酸枣和野草莓,当然只有秋天有。野草莓和覆盆子,到现在都没分清是不是同一样东西。
    偶尔能见到枸杞子,那玩意儿就更少见了,而且也不好吃,没什么味道。
    还有棠梨,沙沙的又酸又涩。
    一时半会儿的想不出来,也许,只有再见到,才能想的起来吧

  6. dadishang:

    好像是你第一次画植物,野麻画得好,我们当地叫“苘子”,籽的味道青涩,茎秆可沤麻,我也搜了一下,发现山东枣庄竟然叫“苘馍馍”,当做馍馍吃了 http://bbs.iqilu.com/thread-360371-1-1.html

  7. 海里的泡沫:

    馍……这也能当馍吃。

  8. poppysd:

    你说的野麻,应该是苘麻。
    我是山东的,我妈管这个东西叫苘饽饽。

    蜜蜜枣不知道是啥。

    甜杆,我们这叫甜棒,是专门的一种植物,跟高粱很像。北方农村不怎么流行甘蔗,但是甜棒有不少,集上也有卖的。我大一的时候我妈还种了几棵,我拿到学校给同学带了一点。现在都不种了,因为种玉米更简单。

  9. 瘦马:

    除了蜜蜜枣野麻,其它都吃过
    蜜蜜枣没见过,野麻不知道能吃,我们那在池塘沤烂编绳子

    甜杆和高粱不一样的地方,甜杆的籽是紧密的长在一起的
    高粱是松散的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