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是个够

早上,一家人吃早餐,妈妈突然问,“还记得你够够叔吗?”。

我眼前浮现起一个中年男人的形象,瘦小精干,花白寸头,戴一副茶色眼镜,笑起来声音爽朗。来不及咽下那口稀饭,我急急的点头应道,“当然记得!”。妈妈说,“你够够叔现在可怜呀……”

这位叔叔跟爸爸年纪相仿,他家跟奶奶家的老屋就隔了几排房子。

小时候,我们曾经借住在他家隔壁。我跟他家三女是同学,经常在一起疯玩。三女的大姐,那会在读中学。我很喜欢翻看她带回来的语文书,悄悄的仰望着女博士一样的大姐,憧憬一下未来的美好生活。下雨天,我们在她家院子里淌水,看雨滴从房檐落到地上的盆子里,把盆子踢的叮咣乱响,听她家奶奶气急败坏的骂我们疯女子。

三女的妈妈芳芳姨,是极泼辣要强的女人,连生了三个女儿,总算第四个孩子是个儿子,算是了了心愿。

印象中,够够叔家的光景是很不错的。他在保健站当过赤脚医生,做过小生意,脑筋不错,苦头也好,就这么一个男孩。按道理,在农村的日子是很好过的,怎么就可怜了呢?

妈妈说,够够叔和芳芳姨这辈子,就累到这四四身上了。

这个难得的四四,小时不幸得了小儿麻痹症,矫正手术又不太成功,从此拖着一条病腿。

四四没有上大学,好像在什么地方学了中医,之后跟着一个老乡在北京开小诊所;后来就自己单干了;再后来,在北京结了婚。那时,村里人都很羡慕这家人。你想,一个瘸腿的农村小子,娶了一个北京姑娘,在北京扎了根,那是多么光荣的事情呀。

光荣归光荣,代价也是极大的。娶了北京姑娘,就得在北京买房吧。北京的房价,庄户人就是忙叨一年,如今也买不上一个平方呀。够够叔多少是有些家底的,三女早年跑汽车运输,如今做汽车装潢,多少也贴补娘家一些。一家人凑巴凑巴,紧了五六十万,给四四在北京靠近河北的地方,买了一套五十平方的二手房。

为了四四的幸福生活,年过花甲的老两口,如今还经营着十来亩地。妈妈说,芳芳那是多能下苦的女人呀,早早的就下了地,累了就在地头躺着歇一会,起来继续干到天黑。

今年,四四不小心遭了车祸,伤的偏偏是那条好腿!于是,芳芳姨又甩下家里这摊子,正月里就急急忙忙的去了北京。妈妈说,你说,人是真能瘦下来呀!芳芳那么胖的人,比我还胖,现在瘦的不成样子。不瘦那能成啊,要伺候一岁八个月的孙子,伺候伤了腿的儿子,还要看北京媳妇的脸色,压力劳累,不瘦怎么办啊!

妈妈边说边叹气,“哎,为了娃娃,多会是个头,多少是个够呀!”

主题相关文章: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