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吃玉米的女士

煮玉米,是上班族早晚常买的食物之一,女性尤爱。早晨在上班路上,有几个固定的早点摊位,一位胖胖的大姐在这卖玉米,用一口大铝锅,堆满煮好的玉米,微微冒着热气,底下有炉子保温。她在这卖了很多年,也买煮红薯。许多上班族没时间正经吃早餐,买根玉米,装袋子拎回办公室。

我不爱吃煮玉米,除了以前在家,地里玉米灌浆饱满,掰几个尝新,平时不吃煮玉米,跟买玉米的摊主,也就没机会打交道,这次不写摊主了。

玉米灌浆这时候,有不少小孩偷玉米,坦白说我也掰过别人家地里的玉米。偷玉米的多数是小孩,跟偷瓜似的,半是游戏,拿回家煮了吃。也有又穷又懒的“五浪混”,夜里扛着麻袋去偷,一偷一片地,天不亮运到城里去卖。不煮熟,一煮可能就暴露了他的生意。那时街上也不流行卖煮玉米。这种生意,一年也只能干那么几天,不像现在一年四季有嫩玉米。

下班,去车站的路上,有个流动的小贩,常在站牌附近卖玉米,骑电动车驮一个箱子,蒙着塑料布保温,喊:“甜玉米,三块钱两根儿,三块钱两根儿,两块钱一根儿。”有的人等不及回家吃晚饭,买一根儿先垫补垫补。

昨天排队等车,一位吃玉米的姑娘,和她的同伴,颇吸引人的注意。这位姑娘,高高的个儿,身材丰满,这个意思不是说胸脯丰满,胸脯大,并不一定代表好看,她略显胖,披肩发,染了一些黄,一袭白纱裙,一双白色高跟凉鞋,细细的红鞋带系在脚腕。她举着一根玉米,前后都挨着人,身体侧出一些,把玉米举在颌下,手上衬着装玉米的塑料袋,慢慢吃玉米。

她的同伴,一位比她矮些的小伙,在身后和她贴得很近,贴在她背上,天这么热,她有些怒,停下吃玉米,但没有放下,仍举着,扭过头,给小伙子长长的白眼。那个小伙子,拎着一个白色小坤包,无疑是前面这位姑娘的跟包。他似乎很享受姑娘的白眼,不见收敛,但也不过火,毕竟在排队。姑娘继续吃她的玉米。小伙子继续偷袭。

这位姑娘,是个大脸猫,以前的说法叫做面若满月,皮肤又白,薄嘴唇。她轻轻啃几口玉米,一会儿又含羞带怒发射白眼。像一个发威的石狮子,不会有真正的杀伤力。

他们排到队首,换成拎包小伙子到前,不用说,任务交下了,去抢个座儿。一根玉米没吃完,包上,他们上车走了。

主题相关文章:

2 条评论

  1. 素丸子:

    为什么是“五浪混”

  2. dadishang:

    我也不知道为啥叫“五浪混”,流荡,二流子之类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