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吃盒饭的男士

火车上,一位男士站起来,掀起座套的一角,踩上去,从行李架取下一个黑色提包,从黑色提包取出一个白色塑料袋,解开,拿出一个塑料餐盒,蓝盒盖。又从提包取出一个大升的雪碧瓶子,不是雪碧,是啤酒,至少装了两瓶。看我在看他,我笑了笑,“啤酒吧?”他没有做声,点点头,拧开盖,猛喝了一口。用了点力,打开餐盒。

跟他一起的女人,坐在靠车窗的位置,依着车窗,这时慢慢进入午睡。他们坐两个一排的座位,我在斜对面,三个人的座位靠近过道的位置。他的雪碧瓶子啤酒,引起我对他的注意,但是盯着别人看,特别是吃东西的时候,是不礼貌的行为,我装作不经意不时看他一眼。

餐盒有三个格子,分别盛着两个卤蛋、一格酸豆角、一格酸豆角炒肉片。没有米饭。这位男士,为了让大家快速对他有个印象,我想到荷兰队的罗本,他长得像罗本。我没有取笑罗本的形象的意思,也不会取笑任何人的形象,除非那人行为可恶,任何样子都有可欣赏之处,葛优也是万人迷。足球明星中,我个人比较欣赏罗本。这次欧洲杯比赛,荷兰队踢得不好,罗本翻过球场广告牌径自离场。

这位男士,扁头,留着平头短发,瘦脸,塌腮,嘴巴在下方画了长长一道线。晒黑的肤色,面洁净,牙齿白。如果一个劳动者,清洗掉脏污,外表清洁,便比整天不见阳光、皮松肉嫩的明星可观。他穿的衣服,短袖、大裤衩、凉鞋,都洗得干干净净,当然,也是因为有女人在身边。那些长年一人在外打工的男人,也懒得打理自己。

短袖是服装市场常见的中年男人款式,翻领,浅黄色,无数小方形图案,齿轮、星星、雪花等等多边形,黑色棉布大裤衩,棕色的皮带凉鞋。脚也是干净的,刚才他还在抠脚。矮个儿,小腿结实,那么瘦的脸,肉都长在了肚子上,突起的肚子不协调。

他的老婆,比他显得时尚一些。也是为了让大家对她快速有个印象,她有些像电视剧乡村爱情里的谢大脚。也是中年发福,不是特别胖,坐在那里,一个游泳圈很明显。纹了眉。染些黄发,扎把子。戴了金耳环。紫、黄、黑三色横纹的短袖。小臂有刺青。她坐在里边靠近车窗的位置,不影响睡觉,她还在睡。期间,罗本夹了一块肉片,试探举到她嘴前,晃了三晃,不见为其所动,罗本放到自己嘴里。

又打开提包,拿出一个不锈钢的大茶杯,打开盖,里面装着炖鸡块,他夹了几块鸡块,盖上盖子,放回去。拧开雪碧瓶子,喝几口酒。没有吃卤蛋,盖上饭盒,都装回去,旅途还远。火车两点钟开,他们上车前可能已吃过午饭,现在是想喝几口酒。

这比在火车上买盒饭或泡方便面,或用可疑的泡椒凤爪下酒,要强多了。一切都亏了他身边这位睡着的女士的操持。

他吃完,将垃圾收了,去车厢连接处倒了垃圾。

同样是打工者,车厢入口的两排座位,被一伙人占据,没座位的,就在过道中间摆上塑料桶,从上车就开始打牌、抽烟、嚷嚷,还跟女乘务员开了句玩笑,被训了一顿,依旧玩得尽兴。没有女人的一伙男人不成样子。

回来还把桌子擦干净。

酒足饭饱,他开始逗午睡的女士,轻轻摸她的一弯眉毛。“虽然你有游泳圈,你的眉毛似弯月啊。” 他的“美眉”没有醒,或许累了。想她可能热,给她打扇子。

那把扇子,上写着“万×山医院,精品妇科,经典男科”。

她醒了后,与对面的乘客聊天,男人不爱说话,从他们的聊天中听到一些片段,女人在商场打工,此行从北京到厦门,转到厦门去打工,有个儿子21岁,每月争三四千块,还要给他花。

主题相关文章:

3 条评论

  1. 康素爱萝:

    象在看部纪实短片儿。

  2. dadishang:

    还是无声片儿,导演:卢米埃尔兄弟

  3. 呛口小辣椒:

    有个持家的女人真好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