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七月 2012

一块黄糕四十里

三十里莜面四十里糕,后半句说的是一种极为抗饿的食物-黄糕。吃块黄糕走四十里也不饿,可见有多厉害。 Read more ...

什么样的西红柿鸡蛋面最摇摆

中午吃了一碗朝鲜冷面,十九块一碗,吃得很“坑爹”,口感不如龙口粉丝,营养可能也没什么营养。想着自己回去做一碗家常又美味的面,来填被坑的坑。于是,下了班,去菜市买了西红柿,鸡蛋还有,去面铺买了半斤手擀面。 Read more ...

万荣方言之那些不招人待见的人

动了整理万荣方言的念头后,慢慢的记起了一些即将遗忘的说法,大部分都是我听来却没有说过的。想来想去,先招来一堆不好听的。 Read more ...

地铁上的四兄弟

一个周六,不到七点,我已经在地铁上,从八王坟到建国门,再换二号线,我要去参加一个徒步活动,六点即从通县出发。我们约在德胜门集合。这个时候,地铁上的人还不多,站立者了了。我背靠车门,在我左边,车厢这一端没有安装座位,四个从事建筑行业的工人坐在车厢的地上。我之所以认为他们是建筑工人,是因为他们的鞋子带着石灰水泥的斑迹。 Read more ...

我们的包子大王

上次梦见吃灌汤包,没两天又做了一个包子梦,梦见吃家乡的水煎包。这家包子铺开在北京的什刹海,从银锭桥下来,就是了,这不是烤肉季吗?对,烤肉季换成了水煎包子铺,生意一样好,也得排队买。 Read more ...

汽车头枕正确破窗方法

学一门技术,比等北京精神闪闪发光更靠谱。演示视频见内文: Read more ...

南雨

中午做了干煸四季豆和丝瓜炒蛋。做饭时雨便开始下,起初较小,到吃饭时渐渐大起来了。把窗帘撩起,雨声很美,爽利清晰,如刀切新鲜菜蔬。丝瓜炒蛋油放得太多,究竟不如清汤的素净。饭后在床上做一本书的笔记,风扇风小小的,从螺旋形空格里流出,好像也有了形状。慢慢雨气随窗外风流侵而入,皮肤微觉凉湿黏稠。这近于我所熟悉的南方的雨天了,窗外高树上雨珠一串连一串从叶面滚落下来,空气隐隐有绿色。 Read more ...

入侵者马泡

七八月份,玉米长到一人多高,玉米地里,常见一种野草,像菜园里的甜瓜,拖着瓜秧,结了一个个小瓜,形状如微型的西瓜,青绿的皮,圆鼓鼓的,小的如两分硬币,大的,直径也不过五分硬币。他们长得长了,也像瓜的习性,去爬到玉米秆上,不过爬不高。这种草,不像“焦焦葵”长得疯狂,在地里薅草的孩子,看见了,放下手里的镰刀,要去摘几个,摘下来,闻一闻,哪个有了香味,单独放起来。 Read more ...

Pages: 1 2 3 ...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