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公共记事-续

323到人大会堂

上班路上偶尔也坐323小公共。

这323小公共啊,售票员报站语速不快,吐字非常清晰并且有明显的断句,但是听着让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323的,公主坟、人大会堂的!”这“人大会堂”是“人民大会堂”的简称,1、4路小公共才到呢,323不到啊。直到后来坐323大公交去了趟人民大学才知道:其实应该是“公主坟、科技会堂、人民大学”,“人大”是人民大学的简称,“会堂”是“科技会堂”的简称。其他公交车的“人民大学”站在三环路以外的人民大学东门对面,而323的“人民大学”站在三环路边上的科技会堂门口。报站应该按顺序报:公主坟、会堂、人大的,这就都听得明白了。

323去云岗

有一次坐323小公共到了七里庄,有个乘客问到不到云岗,当然不到,乘客就发火了,把司乘人员好一顿臭骂;司乘人员也不甘示弱,停在那儿跟乘客对骂了好久。

第二天,我加班加到很晚,累得头昏脑胀、腰酸背疼,回家又坐323小公共了,没想到还是昨天那辆车。车到岔路口,售票员突然问乘客:“有去云岗的没有?我们要回家了,有顺路的就搭我们车回去啦!”没有。车是他们自己的车,到哪儿不到哪儿白天有限制,到了晚上没人管了就由他们说了算。

323黑社会

这323小公共可是真够会忽悠人的:每次在937车站进站,看见背着包袱拎着行李的外地人都这样喊:“直达西客站的!坐小车不要包票了啊!”其实呢,第一,323,无论打车小车都不经过西客站,要是真的坐了323小公共,只能在莲花桥下车,下了车还得花钱坐一站52路或者373才到西客站呢;第二,坐小车不要包票其实跟坐937西线、937专线买包票是一个价,坐937还能直达西客站北广场。可是人家外地人不知道啊,于是真的有人上当。总有人管闲事,对这些“骗子”破口大骂。有人就小声劝他们:“别管,他们就跟黑社会差不多,把他们骂急了自身安全可就难保了。”

这小公共嘛,有的还真跟黑社会似的,说出话来都是满口黑话。有一次坐308小公共,快到万寿路站的时候,远远看见一辆308大公交正在进站,司机就跟售票员商量:“要不把它做了?”“做了”,本意是绑匪撕票,把人质给杀了;这里指的是加大马力超过大公交把乘客抢到手。

然路原里大表郎介的1、4路

从1999年国庆节开始,北京的很多大公交都换成了清洁燃料车,横穿长安街的1、4路也换了。换了车型的1、4路,车的容量小了,所以车次加倍了,这反而加剧了长安街上的堵车,1、4路变得更难等了,也更挤了,万不得已,只能坐小4路(1、4路小公共)了。

小4路报站真够考验人的听力和理解力的,把北京人说话语速快、吞字、口齿不清晰的缺点更向前发展了一步。请听小4路的售票员是如何报站的:

一四路的,公坟军博木地礼儿路复儿门百二先专锅天门王井本站然路原里大表郎介八坟的!

准确的报法应该是这样的:

小4路,公主坟、军博(军事博物馆)、木樨地、礼士路、复兴门(百二指的是百盛商城,就在复兴门)、西单、中山公园、天安门、王府井、北京站口(俗称“北京站”)、日坛路、永安里、大北窑、郎家园、八王坟的。

小4路的车型酷似依维柯,但是好像听说它不是依维柯的。白色的车身带有天蓝色的色带。

黑小公关

有一段日子,北京的报纸、电视新闻教市民如何辨别黑小公共——车顶没有顶灯的就是黑小公共。这么说来,308小公共就是黑小公共了,因为它们都没有顶灯。

后来我听到出租车司机说,这顶灯是可以偷的。这事儿估计被媒体知道了,于是报纸、新闻里又说从牌照来区分。小公共的牌照有“京A”的也有“京B”的,其中一种就是黑小公共。我忘了那种是了,反正已经安装顶灯的308小公共仍然是黑小公共。可是,还就是308小公共态度好,对乘客客客气气的,对待大公交也礼让三分。

接下来,所有的小公共全部被定性为“非法小公共”并予以取缔,同时开通新的小公共线路,这些新的小公共线路都有自己的路线和车路号,比如小47路、小39路等等,绝大多数小公共是按时间表发车、按站停车,不准再长时间停车招呼乘客。

之后不久,我在西三环路的六里桥北里站看到一辆小36路,车牌儿上写得清楚,上边一行写的是笔画粗的大字:“小36”,下边一行的小字写的是“马连洼——安贞桥”。哦,是北三环外的328小公共到这条线路上抢生意来了。有个乘客不知为什么跟售票员发生口角了,司机下来帮着售票员跟乘客嚷嚷,声称要打乘客一顿,这时有很多过路人和等车的乘客上前来跟司乘人员争辩,有的掏出手机说要报警,司乘人员一看,不得已上车开车走了。

这要是真的报警啊,只说“小36路在六里桥一带”,不用说别的就够这俩人喝一壶的,因为小36路在这里运营本身就不合法。

坐小公共是赚的

大概是1996年前后吧,报纸报道说小公共经常拉不着活儿(坐小公共的越来越少了),所以小公共是越干越赔钱了。于是,我妈妈办公室有位大姐从此天天坐小公共上下班,她说:“我坐一次他就赔一次,他赔一次我就赚一次。”天啊,这叫什么逻辑啊?!

结尾

如今远郊区那种能刷卡、起价只有4毛的公交车,只是车身长度比城里和近郊的公交集团和祥龙公交的车辆短,高度跟公交集团和祥龙公交的绝大多数车辆也是一样的,其实它们应该属于大公交的范畴——至少大兴、房山、昌平、顺义的是这样。这些车属于万佳通公交公司。有的朋友把它们归为小公共的行列,不对。

要想彻底解决北京乘车难的问题,首要的是缓解堵车、以法律手段杜绝社会车辆肆意跟公交车抢行和占用公交车站、公交车专用道,真正做到公交优先,不做到这些而只是盲目地改车路号、改站名、增加新的公交线路、延长或缩短老线路的发车间隔,北京的问题是永远也解决不了的。撤销作用不大的公交线路、减少公交重复设站,有些效果但不明显。

主题相关文章:

One Comment

  1. 小谷:

    谢谢青马!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