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镯子

这只纯银镯子本来是一对儿,应该是奶奶的婆婆,也就是我的太奶奶给她的,我奶奶后来又给了我妈,我妈后来又给了我嫂嫂和姐姐。

那时候我还小,但我记得很清楚,我妈把镯子给她们俩后,对我说:“你像个男孩子一样,不爱戴这些零碎的东西,所以就给你嫂嫂和姐姐了。”我当时确实不稀罕这个戴上罗里罗嗦的玩意,就爽快地答应了。

没想到我后来却忽然不像男孩子了,变得比谁都女人,并不可救药地喜欢上收集镯子手链。那天在淘宝看到一个非常美丽乖巧的银镯子,朴实的银色圆镯子上,缠着红色的线,惹人喜爱。虽然不是纯银,但我还是忍不住买了一只,心里不免遗憾:“要是纯银的话就太完美了。”

其实我还想,要是祖传的就更完美了,集纯朴,美丽,纯粹为一身,再加上每一代人留在它身上的气味,故事之后,似乎它已经不再是一只单纯的镯子,却在岁月的沉淀中有了自己的灵魂。

所以我厚着脸皮问姐姐那只镯子的现状,并心里期待她已经厌倦然后送给我。姐姐说那镯子当年她和嫂嫂一人戴一只,后来嫂子嫌碍事就没再戴,而姐姐的,因为戴起来太大的缘故老往下掉,所以她也没再戴,就都让我妈保存起来了。于是姐姐问了我妈,我妈说让嫂嫂和哥哥收起来了,她说帮我索要一只并让表哥捎到北京。所以,我就在多年之后,有幸在今天拿到了这只我一看上去就喜欢的银镯子。

这只镯子和世面上卖的镯子完全不同,憨憨的样子,简洁厚重而古老的款式。镯子身上刻有同样简洁的小花,因为年代久远多人戴过的缘故,有些地方磕碰出小坑,有些地方的花纹已经磨的很浅,就好像溪流底部那些被时光和水流抚摸之后的石块,光滑圆润,每一块都具有自己的形状和个性,连接起来,却那么完美和谐。

我妈把它包在一块手绢里,打开手绢,心里暖暖的,这绿色地橘红色小鹿的画面熟悉而亲切,记得小时候,每次手绢用脏的洗不出来时,我妈就会打开她的箱子,从里面拿出一块崭新的小手绢给我,我很清楚地记得就是这个小鹿的手绢,没想到时隔多年,她居然还有。

我像电视里的人一样,小心地捧着这个手绢,一层层打开,里面是我家的传家宝,憨态可掬的银镯子。我把它套在胳膊上,大小正好,很轻松地戴上去,但却要很努力才能摘下来,大概这也是我和它的缘分吧。

主题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日志

5 条评论

  1. dadishang:

    看到最后,这就叫带上了就拿不下来啊

  2. 海里的泡沫:

    嗯,除非剁了。

  3. 风筝:

    镯子很漂亮,小鹿手绢很可爱。

  4. 素丸子:

    看的竟然十分心酸

  5. 招财猫:

    母亲也有一对老银镯,麻花形状,非常朴实,祖辈传了多少代,母亲是长女,就传给她了,我对银镯情有独钟,母亲破例传给我,我戴了好几年,银镯也越戴越亮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