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台】朱中庆讲四川民歌(二):《月儿落西霞》

民歌笔记第五十三期

0: 00 - 《月儿落西霞》的山歌版本
15: 30 - 《月儿落西霞》的小调版本
21: 05 - 两个版本的对比

(flash流媒体格式,请稍等节目缓冲)
本节目由魏小石主持、制作。《月儿落西霞》人声由朱中庆演唱,部分段落为魏小石录制,部分段落选自朱中庆私人录音档案。背景音乐摘自Erkan Oğur《Telvin》。

苍溪民歌 -《月儿落西霞》

 
月儿落西霞,思想的小冤家呀
冤家不来我家耍呦,心里乱如麻
冤家不来耍,奴也不怪他
修封书信拜上他,说几句知心话
笔儿手中拿,泪珠往下嗒
当初情何在?任由你抛撒
郎说要鞋穿,连夜把花扎
钻边鞋儿满口花,绿布来安芽

--朱中庆演绎的《月儿落西霞》版本

《月儿落西霞》(也时常被人们记为《月儿落西下》)是四川东、北部的一首著名的民歌。这首歌曲在不少地方都有被记载、抄录过,这些地方包括了广元、南充、巴中等等地区。朱中庆所演绎的灵感主要来自于广元市的苍溪县版本。

小调和山歌之间

《月儿落西霞》有相当多的歌曲变体。在四川东北部的大部分地区,这首歌曲以城市小调的形式存在已久,而在少数地区,这首歌曲则被人们改用假声、类似高腔山歌的形式所传唱。朱中庆所演绎的正是后一种风格。

 
一写郎无义,花园把奴戏,
戏妇上楼抽了梯,做事不在理。
二写郎不该,当初情何在,
贤妹得病是你害,望郎你不来。
三写小骄骄,骄骄不来了,
骄骄过河抽了桥,丢奴谁知道。
四写小乖乖,乖乖你不来,
没学赵巧送灯台,一去永不来。
五写五情哥,为妹哪些错,
鞋尖脚小丢下我,不可真不可。
六写六老庚,同年共月生,
你在我家耍几春,长期共朵云。
七写郎要走,必定外面有,
柑子树上结石榴,那事没来头。
八写要鞋穿,不分昼夜赶,
眼睛熬个亮圈圈,送郎心喜欢。
九写一双鞋,穿去又穿来,
穿奴的鞋儿要记待,莫贪半文财。
十写书儿起,无人送书去,
隔壁子有个小兄弟,此事拜托你。

--小调版本的《月儿落西霞》

《月儿落西霞》的变异,有两点值得我们思考。首先,小调版本的歌词非常长--因为人们喜欢用曲艺的方式来听故事;相比之下,朱中庆的山歌版的《月儿落西霞》则将歌词尽量进行了诗化、简化,减少了叙事性。我们可以清楚地听出,山歌版相对小调版在叙事结构上甚至是跳跃的。另外,小调版的旋律并没有山歌那样充满了起伏,小调形式淡化了《月儿落西霞》的乐声线条。

(朱中庆的记谱)

至于在《月儿落西霞》中为何会有这样的变异。据朱中庆解说,在川北的一些地方,人们时不时会将这首原本是小调的歌曲用假声来唱。是否因为这样的习惯,《月儿落西霞》旋律得到了夸张、歌词简化、而最终成为了一首高腔山歌呢?答案还有待考据,我不知道。

两个版本如此地不同,以至于当我听到它们时,很难判断出之间的关联。这时,一个问题就来了,面对变异的民歌版本,我们如何能判定它们还算是同一首歌?历史上,我们不乏同一个母题的音乐被人们认为是两首歌曲的例子,也有不少不同母题的歌曲被人们认为是同一首歌的例子。

“需要声明一点,我所唱的,还是不是苍溪[的版本]……?……”--朱中庆

这就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了。也许我们应该允许不同声音的存在。具体就朱中庆对《月儿落西霞》的改编而言,他完全有理由将他的山歌版本另立为一首新歌曲(甚至可以干脆署名为他)。但是,朱中庆在这个问题上保持了一个艺术家的诚实,如他所说,他改编这首歌曲的灵感来自于苍溪县的一次文艺汇演;而版本的最终形成,也受到了其他多个歌曲变种的启发。

参考唱片
Erkan Oğur. 2006. Telvin. Kalan Müzik.

主题相关文章: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