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麦(mei)

作者:素丸子

收麦(mei),在晋南农村,可是件大事。80年前出生的娃娃们,有几个没有下地收过麦子呢?

我爹说,过了小满,麦子开始灌浆,到了芒种,麦子就成熟了。我不懂这些节气,只记得过完六一不久,大概是六月五号左右,开始放麦假,就有夏果、打时杏吃,然后开始穿裙子。收完麦,炎热的夏季才算真正开始了。

模模糊糊记得,早上睁开眼睛,大人们已经都下地了。奶奶用柴火烧一大锅开水,茶壶里、面盆里,都是晾凉的开水。到了饭晌,大人们回来第一件事,就是坐在院里大碗咕嘟嘟喝水。下午下地时,拎几壶水,用家织的布包些馍、洋葱和黄瓜,放到地头。割了几垅之后,大人们会坐在地间休息一会,跟着去的小娃娃负责把这些吃喝运送过去。等得无聊的娃娃,会把正在玩着的土坷垃扔到水壶里,大人们也不会发现,这事,我姐干过。

麦田里,一般都会有几棵树,多半都是柿子树。柿子树都有些年纪,树荫又大又凉。我们坐在凉快的地上,玩土坷垃,看大人们割麦子。那时都是用镰刀,一个个带着麦秸编的大草帽,挽着裤腿,弯着腰在田里迅速的移动,人往前走,麦子就倒在身后的垅上。隔一会,会有人把麦子打成捆。等到一片地的麦子都扎成了捆,就会用叉子挑着,放到地头的牛车上,慢悠悠的拉到场院里去。

收麦、打谷子、收绿豆、出落花生,晒棉花,哪样庄稼能离得了场院?庄稼人,家家有场院。从奶奶家出来,沿着老巷直往北走,就到了我们家的场院。那是极大的一个场子,是多家的场院连起来的,常年堆着大大的麦秸堆。不同位置的麦田,麦子的成熟程度不同,有早有晚,有的人家已经开始碾场,有的人家才开始割麦。因此,场院里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热热闹闹的。

麦子从牛车上卸下来,要经过摊场、碾场、扬场、晒场、起场几个程序,才能入仓存放。先要把麦杆用木叉子挑开,散放在场院里,这叫做摊场;如果日头好,摊开的麦子,一个上午就能被晒透;之后用驴子套着石碾,开始碾场;碾过之后,麦子带着麦糠留在地上,麦秆会被挑成一个个的麦秸堆,那可是烧火烧炕的好原料。

扬场,是个技术活,要选择好风向,用木锨把麦子扬到几尺高再落下。扬起的麦粒,会成一条直线,均匀的落到地面,麦糠则自成一堆。这时的麦子,还嫌湿,需要经过晒场。红彤彤的日头下,饱满的麦粒,均匀的铺放在地上,大人们用耧耙不停的翻动着;小孩子们,则赤脚踩在热腾腾的地上,用小脚丫犁着地上的麦子;来来回回,麦子们被犁成回字或者更漂亮的图案。如果天气不好,晒场要好几天,晚上也会留在场院里。一个场院里,几个相邻的人家,互相看护着自己新打的粮食。晚上,一堆人看星星,谝闲传,说故事,真热闹。看场,不知给农村的孩子们留下多少温馨又美好的夜晚。

等到干透了,金灿灿的麦子们就被装到木褡裢里,回家入仓。这繁忙的收麦就算是结束了。

经历了收麦这样艰苦的劳作,农人们一定是要犒劳一下自己的。当年新婚的女婿,在麦收后,会被丈人家邀请去“走麦茬(mei pa)”。走麦茬一般吃的是摊煎饼(jian mo),将面粉加水,加上新鲜的椒叶,搅和均匀,用新麦秸燃起小火,烧热鏊子,摊成一张张薄亮的煎饼。在炎热的夏天,蹲在柴火旁,一张张的摊烤,这活儿极考验丈母娘的功力,俗称“烤丈母(che mu)”。

割麦、看场、拾麦穗,这些童年再熟悉不过的农活,随着麦田的减少,大小型收割机的出现,逐渐被如今乡间的孩子陌生和淡忘。这美好的童年记忆,却永远留在记忆的深处,淡淡的散发着新鲜麦秸的清香,慰藉着远方游子思乡的心。

主题相关文章:

15 条评论

  1. dadishang:

    烤丈母(che mu)哈哈
    今年麦季快结束了,我家周末刚收完,过几天我也去烤丈母(che mu)!

  2. 素丸子:

    新女婿才有这个特权呢

  3. 从此心安:

    感觉在看优秀小学作品一样,这句话听起来怪怪的,但却是我由衷的赞美。平淡朴实不矫情。

  4. 行者谭:

    04年往后,慢慢的告别了家乡,以后在没下过地。以前年纪轻,在那种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艰苦日子里,常常就想,好好读书,摆脱这里。

  5. 风谷的娜乌卡:

    很喜欢的文字~

  6. 小青果:

    在北方待过一年,记得6月份吃到新鲜的小麦粥,那个清香,一直念念不忘

  7. 素丸子:

    致从此心安:优秀的小学作文?很得意呢,这么说我返璞归真啦,多谢~

  8. 素丸子:

    给行者谭:可惜我家有地种的日子太短暂了,不然以前的辛苦,如今都是珍贵的记忆,没有比这更美好的了

  9. 素丸子:

    谢谢各位的捧场,希望能唤起你远去的记忆,或者带给你不同的经历。小时候,拼命要逃离土地,如今,还是觉得双脚踏在地里最踏实啦。

  10. 艾文:

    如果能配上照片就更好了,我家在南方,那里的水稻也是我很想念的。

  11. wskyygy:

    你好,看完你的这篇收麦,我猛的回到我的童年,一样的情景,我也往水壶里扔过土坷拉。其实在麦子成熟收割以前,孩子们做的事情就是偷偷去田里拔上一把麦子烤着吃,那味道,绝了。只是现在回老家,附近的乡亲已经不怎么种麦子了,找不到当初的那种感觉。

  12. leon:

    拾麦穗

  13. Silver Shen:

    额也是晋南滴。我那方言读音是这样的 走麦茬-mia(四声) ca(轻声),烤丈母(chuo mu)。其他都基本一致哈

  14. 素丸子:

    哈,我没有吃过烤麦,能想象那清香的味道,现在种麦子的太少太少了

  15. 素丸子:

    Silver Shen:
    万泉人读 走mia pa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