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台】南城的二哥(下)

民歌笔记第五十二期

0: 00 相声片段
1: 45 小电驴
6: 19 老熟人儿#
11: 50 摩诃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18: 18 脸蛋儿
22: 11 大富翁#

(flash流媒体格式,请稍等节目缓冲)
本节目由魏小石制作、主持。带#曲目选自南城二哥音乐表演团的未发表录音室作品,其余选自该团现场录音。

能理解的语言

“艺人的姿态” 是二哥反复谈及的--是不是 “艺术家” ,并非是表演者的选择,而是由作为衣食父母的观众的判断。因此,二哥特别强调观众能理解的语言的重要性。作为旁观者,我们去理解北京脱口说唱,也是去理解语言的一个过程。一方面,只有用合适的舞台语言(特别是北京白话),才是和观众沟通。这是一个硬性标准,也是二哥最费心思的一件事情;他花了不少精力去培养非北京话母语的乐团成员石亮(山西籍)和孙亮(东北籍)。

“很悠长的、很内敛的、很温馨的、很含蓄的……”--二哥谈中国传统审美

另外,在乐队的器乐编排方面,音乐语言的组合更是具有挑战性的事情。二哥并不喜欢某个乐器演奏其他乐器的角色。比如,南城二哥所使用的贝斯是标准的西方流行音乐路数。这样的音乐语言才是人们能听懂的;二哥的表演团所拒绝的是 “极端的融合性”。“客串是允许的,但不要颠倒”,二哥如是说。类似地,即兴也并不被二哥所提倡的(尤其是在中国的舞台上)。二哥认为,“好的” 东西应该被固定下来,不能无边际地去实验,尤其是在观众面前。反思二哥的表述,它们都来源于二哥所坚持的 “艺人姿态”,而非“艺术家姿态”。

其实,每个跨界音乐家都有关于 “如何去融合” 的边界问题。此时,人们自然会有一个疑问:所谓的 “北京脱口说唱” 是否还是一种曲艺?在之前的采访中,二哥明确地表示:他做的是“曲艺国货”;是曲艺借用西方形式的一次融合。但是同时,二哥也拒绝了 “有痕迹结合”,他提倡的是 “有机结合”;是一种随性而出的、尊重市井情怀的思路;而并非是循规蹈矩。这样的思路,不光是在面对“洋货” 时,甚至是在面对南城二哥的“国货” 根基时。

“为什么不拜(师)?我不想拜,拜了我就改良不了,改良就要逐出师门,这就是现状。”--二哥

“我现在都忘了,北京琴书和京韵大鼓有什么区别。”--二哥

关于乐队的管理

“家族式的管理!” --在我刚刚问到关于乐队管理的问题时,二哥就毫无犹豫地蹦出来这样一个答案。城市文化中逐渐盛行的走训式的工作坊模式,二哥并不认可。在他看来,南城二哥团体需要有训练的纪律和行艺的规范。在开始演出的初期,南城二哥很快成为了炙手可热的乐队。乐队也因此被新进乐手视为赚钱的机会场。但二哥明确地拒绝了这种快速、投机的模式。如他所说,“(参与)这个乐队,你来,要付出很多的”。

“如果没有一个漂亮脸蛋儿
你是否整天紧锁眉头叫苦连天儿
要知道那不是一个唯一条件儿
幸福需要努力工作吃苦流汗儿”

--《脸蛋儿》

参考唱片和书目
岳永逸. 2011. 老北京杂吧地:天桥的记忆与诠释.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关学曾. 2006. 北京琴书泰斗关学曾. 中国唱片深圳公司.
Krims, Adam. 2007. Music and Urban Geography. Routledge.

参考站点
南城二哥微博:http://weibo.com/nanchengerge
南城二哥博客:http://blog.sina.com.cn/nanchengerge
南城二哥音乐表演团小站: http://site.douban.com/nanchengerge/
北京脱口说唱微博:http://weibo.com/bjtksc

感谢:大钊、谭洪、绿茶 TONY(头图提供)

主题相关文章:

One Comment

  1. dadishang:

    老北京的曲艺,现在要数鼓书琴书这些最濒危,二哥捣鼓新曲艺,希望也能引起更多对老曲艺的兴趣。市井的情怀,雅俗共赏,这班子稀奇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