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日常生活记录

起床

在我们学校里,有两个小古楼,不知道是哪个年代建立的,它们像两个门神一样,对称着蹲在两排教室的后面,这两个小古楼都闲置着,唯一能起作用就是它上面的那个钟。学校把那个钟上面拴了根绳子,当作上课下课以及放学的铃声用。

清晨六点,就有专门负责敲钟的老师,站在古楼下,拉着那根绳子开始敲钟,起床的钟声一般是这样的:“当,当,当,当,当,当,当 ……”在幽静的早晨,这铃声很响亮,基本全村的人都可以听到。

接着大家就都起床了。父母用手绢包起馒头,收拾东西准备去地里干活,这会儿凉快,要趁太阳还没完全那么晒之前多干点活儿。我也掀开锅盖,拿出一个馒头掰一半,塞书包里去上学。每当这个时候,我都会觉得人生在世就是来受罪的,小时候得起这么早上学,长大了还得起这么早去干活,要是永远都是婴儿那么大该多好啊。

上操

上操的钟声和起床的节奏比较相似,但是却比起床钟声的频率要快很多:“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跟催命似的,让人不由自主地赶紧想排好队去操场上跑步。一般都是四路纵队,按班级隔开一段距离,围成一个大圆圈,在操场上转圈跑,跑得满操场尘土飞扬。上完早操下来,大家都一身土。

早读

上完早操接下来就是早读,大家拿一本书到院子里,找自己合得来的同学,三五成群地坐在一起,在课本上选一段需要背诵的文章,拖着长长的调子一起齐声的朗诵出来。就跟喊口号似的,一个人喊的时候难免觉得干巴,多人一起喊就气势磅礴,极具煽动性,大家读的热血沸腾,还不停地和边上另一组的人比拼谁的声音大,远远的听的话,就好像整个学校在表演大合唱一样。在大家投入的朗读间隙,有人掏空把手伸进衣兜里掐一块馒头,扔进嘴里,然后边嚼边接着读,不时地有馒头渣随着读书声溅出来,清晨的空气中便散发出一股嚼过的馒头的香味。

上课

早读完之后,还要上两节课,上课的钟声是这样:“当——–当——–当———当——–”听起来有气无力的,所以同学们踩着这种让人产生疲乏之感的钟声也有气无力地走向教室。然后沸腾的校园就安静了下来,开始回荡起老师们枯燥的可以催眠的讲课声。

那时候也没有表,我们边听课边看着窗外,期待着下课钟声响起。45分钟在童年的印象里特别漫长,以至于很多年之后,我一听到45分钟这个概念,就不由得感叹:“唉,一节课那么长啊。”

好在可以传传小纸条,和同桌说说别人的坏话,或者偷吃点馒头,打几个盹儿,下课的钟声就忽然响起来了:“当当—–当当—–当当——-”清脆响亮的钟声,让精神随之一振,老师还没走出教室,大家就迫不及待地冲了出去,玩游戏,上厕所,吃东西……校园又沸腾起来了。

接着再上一节课,就放学了。放学的钟声是这样的:“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一听到这钟声,我肚子好像在回应它一样,就开始咕咕咕—-咕咕咕—–地叫了。

回家吃早饭

农村每天第一顿饭是九点开始吃。我们排着队放学回家,细长的队伍穿过大街小巷,到谁家谁就离开队伍,所以队伍越来越短,到我们李家巷时,短的就剩两三个人了,但我们还执着地保持着一路队,一直到最后剩下我一个人,这才撒着欢儿扑进家门。

这时候基本上饭菜已经摆在桌子上了。冬天一般早饭是馏馒头,蒸红薯,米汤,炖白菜豆腐猪肉或炒土豆丝或炒酸菜,凉拌酸萝卜等。夏天早饭是馏馒头,大碴粥或者鸡蛋面汤,拌黄瓜,拌韭菜,蒸茄泥,炒辣椒豆角丝等。

有时候急着早些去学校玩,就拿一个馒头掰开,夹上自己爱吃的菜,剥一颗葱,在我妈的骂声中一溜烟地跑了。在上学途中也经常能碰到几个因为贪玩而占用吃饭时间的同学,都举着馒头,边啃边急急地往学校赶。

继续上课

去的早了,感觉整个校园似乎都是自己的。用零钱去小卖部买点自己喜欢吃的东西,比如大米蛋,果丹皮之类。夏天的话,就在校门口买一根冰棍,在学校里随意找个安逸的角落,和要好的几个同学坐那里边享受零食边闲侃。没有钱买零食的,就只好假装不在意似的啃着馒头,却时不时瞥一眼吃零食的同学,和着馒头偷偷地咽下一股口水。有的吃零食的同学便有点不忍心,把冰棍举过去阔气地说:“咬一口!”那同学也不客气,欣喜地把嘴伸过来吭哧就是一口,满脸感激地夸赞道:“真好吃啊!”吃零食的同学掩饰着心疼,装作满不在乎地看着自己那被咬掉一大口,上面还粘着那位同学嘴里的馒头渣的冰棍暗自郁闷。

这段时间是童年的学校生涯里最惬意的时光了,随着校园里学生越来越多,那有气无力的上课钟声也就快要敲响了。

中午大概有三四节课,是一天中最为漫长的时间,尤其是夏季。所以每到下课时,没带水的同学便结伴去离学校近的同学家讨水喝。有时候那同学正好带了水,我们就只好硬着头皮去不认识的人家喝水。遇到脾气好的,会笑眯眯地和我们聊几句,然后拿出瓢来让我们舀水;遇到脾气不好的,刚进门就被喝住:“喝什么水,滚!”所以夏天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口袋里有几个小钱,课间十分钟便可以买一根冰棍,坐在教室前的阴凉地里享受了。

午饭

两点半差不多是夏季一天里最炎热的时候,大人们借此机会在家做做饭,吃吃饭,然后休息一会儿,等天凉快点再去地里干活。所以我们也这时候吃午饭,午饭的内容其实和早饭差不多,只是把米汤改成了热汤面,凉面,或者韭菜疙瘩饭,菜可以吃早上没吃完的剩菜,如果不够了,就再做一个辣椒炒鸡蛋,或者辣椒炒茄子,辣椒炒豆角,蒜泥拌豇豆,凉拌莴笋等等,吃什么都是随机的,要看当天他们从地里带回来什么菜。

有时候农活太忙或者我妈懒得做饭,就切个西瓜,一人掰一块馒头,吃西瓜就馒头也算是午饭了。

还要上课

吃完饭还得去上课。

好在学校离家不远,走路也就5分钟的时间,每日这么折腾还算可以忍受。大概是在学校已经上了大半天课,身心已经适应了周围的环境和气氛,所以如果接下来课堂上没有提问,背诵等相关活动的话,下午的时间相对来说就过得比较快了,开开小差,偷偷玩耍几下,就又放学了。

晚饭

其实在农村没有晚饭这个环节,不饿的人,可以什么都不吃。饿了的,就自己拿块馒头,随便剥个葱,或者就着西瓜,甜瓜就着吃。如果实在什么都没有,那就找点午饭的剩菜打发了事。

吃完所谓的晚饭,人们就都自由了,男人们抽着烟去村口闲侃乘凉,女人们夹着鞋底子去串门,小孩子像关了一天的狗,一打开链子,就嗖一下没影了。上学让童年的每一天变得无比漫长,只有夜幕降临,才是真正童年生活的开始。

自习课

当然,有时候会有自习课,不过自习课对于我们来说,只是将玩耍的场地转移到教室里而已。这种压抑着不能放纵的玩耍方式,让每个枯燥无聊的游戏都不由得变得有趣起来。

农村的教室没有电灯,自习课都得自带蜡烛或者煤油灯。所以蜡烛在我的童年生活里占着非常重要的地位,有了蜡烛,自习课便会充满乐趣和优越感。用蜡烛泪捏动物,滴手上自虐,把蜡烛融化在各种容器里自制小蜡烛,烧各种东西玩等等。大家都瞧不起煤油灯,因为除了不能玩以上这些游戏之外,最关键是用完煤油灯的人,鼻子下面都会黑黑的一团,跟日本人的小胡子一样。

直到现在,我看到洁白的蜡烛,都还会有一种莫名的兴奋和激动,立马就想拿一根去上自习。

借六一之际把此文献给当年苦逼而快乐着的自己以及有同感的人们

主题相关文章:

6 条评论

  1. 海里的泡沫:

    沙发就是舒服。

  2. dadishang:

    我校的那钟缺了一块,我们用墨水瓶自己做灯

  3. nokia2100:

    墨水瓶做的煤油灯吧,扁扁的那种?我们小时候还点过灌注了蜡水的粉笔。没在学校点过气灯,浸再易拉罐的电石点燃时散发出浓郁的气味,偶尔还有爆裂得声响。

  4. 冷水鱼:

    我们初中那会老停电,大家自带蜡烛上晚自习,又一次我辫子被后桌点着了,我吓得哭,她也吓得哭~

  5. 海里的泡沫:

    这么看来,我和我小伴比较变态,她前面流海轰点一下着了,我们一直笑到晚上回家……

  6. 冷水鱼:

    楼上起的好早……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