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节怀念张果老

现在公布六一竞猜活动答案,很遗憾没有人猜中。没有胶东半岛的读者吗?“窗外是谁呀?张果老呵。你怎么不进来呢?怕狗子咬呵。。。”你听过这段歌谣吗?首先说明,我并没有听过,因为喜欢它,所以在六一节找出来,跟大家一块欣赏。这是一首摇篮曲,孩子们也做童谣演唱,据资料介绍,主要流行地区在胶东半岛,半岛的各地又有小差异,同一个故事,因着方言和个性的不同,又有了不同的版本。

哄孩子睡觉,讲故事是个好办法,“窗外是谁呀?”“门后头是谁呀?”听到窗外或门后有奇怪,如果孩子不肯睡,还在闹,一害怕,一转移注意力,也就不闹了。在轻轻的拍打中,在悠悠的声调中,落入故事,也落入梦乡。

这首歌谣流传在胶东,有自己的地理和文化背景,歌谣的主角,张果老,八仙之一,八仙在蓬莱。离八仙住的地方近,仙家也常来串门,胶东人民口中的张果老,已与邻村老头无异。

你听,这样的张果老,熟悉不熟悉:

“窗外是谁呀?
张果老呵。
你怎么不进来呢?
怕狗子咬呵。
我给你打着吧?
那感自好呵。
你拿的什么呀?
干干枣呵。
你怎么不吃呢?
没有牙咬呵。
给你点水泡泡吧?
那感自好呵。
你背的什么呀?
背的破棉袄呵。
你怎么不穿呢?
怕虱子咬呵。
我给你捉捉吧?
那感自好呵。”

(摘自山东省情资料库 民俗库)

听说窗外是张果老,问怎么不进来,可见主人的开朗热情。张果老怎么能怕狗,就算被狗咬死,他也能原地复活。家里这位主人,热情欢迎,给他打着狗。“那感自好呵”这张果老说话也一口胶东味。他拿着一把干枣,没牙还咬不动,背着一个破袄,生满虱子,这哪里是云游的仙家,分明是逃荒的可怜老汉。遇见女主人善心,给他一碗水,泡开枣,还帮他捉虱子。何仙姑哪去了,作为八仙中的唯一女性,也不给张果老拆洗拆洗棉袄。

一问一答,三问三答,六句一个段落,共三段对话,每句分别以语气词“呀,呵。呢,呵。吧,呵”结尾。结构简单,重复。在音乐性上,大概这也是一种成熟的结构,我非专业人员,不敢做评论。细细体会,“呀,呵。呢,呵。吧,呵”也体现出对话人的性别、年龄、性格、生活境况、地方特征。

还有其他的版本,请您欣赏:

啪、啪、啪!
谁呀?
张果老哇!
怎么不进来呀?
怕狗咬哇!
衣兜里兜着什么呀?
大酸枣哇!
怎么不吃啊?
怕牙倒哇!
胳肢窝里夹着什么呀?
破棉袄哇!
怎么不穿上啊?
怕虱子咬哇!
怎么不叫你老伴儿拿拿呀?
老伴儿死了!
你怎么不哭哇?
盒儿啊,罐儿啊,我的老伴儿啊!

搜自网络,不知原出处。听这一句“怎么不叫你老伴儿拿拿呀?”“拿拿”哪里习惯这样说?还有“兜着什么”“胳肢窝里夹着什么”相比上一版本,显得人物个性较粗放。故事中也没有接济张果老。张果老拿的枣干,换成了大酸枣。这个张果老,有牙,但是牙不好,怕酸。也不是那么凄苦可怜,甚至有些颠三倒四,提到老婆,就没头没脑的“盒儿啊,罐儿啊,我的老伴儿啊!”哭起来。

邀请您继续欣赏:

小巴狗,
你看家,
俺上南园去采红花;
红花没采得了,
听见巴狗汪汪地咬。
咬的谁,咬的张果老,
张果老来弄么?
来偷草。
偷草好弄么?
喂驴。
喂驴好弄么?
将媳妇。
将的媳妇俊不俊?
不俊,嘴大眼小,
腚大得像驮篓。

来自胶东民俗:远去的歌谣

“弄么?”如果你听过胶东话什么味,更能体会这个版本的妙处。这个张果老,好像有点不地道,还偷草。他的驴呢,除了自己倒骑驴拉风,还承接将媳妇。这段对话,是和张果老,和小巴狗对话?最后取笑了一番偷草的张果老将的媳妇不俊(zun),“腚大得像驮篓”。

还有一个与第一首接近的版本:

门铃当当,小狗汪汪。
门外是谁呀?
张果老啊。
你为什么不进来呀?
怕狗咬啊。
我给你打着吧?
赶着好啊。
你篮子里挎着什么呀?
钢朗火烧。
你为什么不吃呀?
咬不动啊。
我给你点儿菜汤泡泡吧?
赶着好啊!
你身上披着什么呀?
破棉袄啊。
你为什么不穿呀?
怕虱子咬啊。
怎么不让你老婆子给你抓抓呀?
老婆子死得早啊。
你为什么不哭呀?
哭丢丢,老婆子!

不知原出处。

枣换成火烧,主人给打着狗,给点菜汤泡泡,这大概是当地的饮食习惯,让这个版本有了新的生动点,但是没有帮他捉虱子,提起早走的老婆子,还引起了张果老的伤心事。棉袄破,生虱子,没人捉。当此情景,我觉得张果老应像另一首的嚎啕 “盒儿啊,罐儿啊,我的老伴儿啊!”

还有一首简版的:

门后头那是谁呀?那是张果老。
背的么呀?背的破棉袄。
挎的么呀?挎的干巴枣。
你咋不吃呢(ni)?我无(mu)牙咬。
我给你煮煮吧。那可太好。

来自济南老歌谣

“么呀”“吃呢(ni)”“我无(mu)牙”请用济南话朗读。这一首简短,爽快。“我给你煮煮吧。那可太好。”帮助和受帮助都不需太客气,歌谣蕴含着古朴民风。

老歌谣产生的环境,相比现在,信息封闭。现在可以把世界各地的童话,用书籍或电子媒介,打包带进家里。按钮一按,Ipad一点,孩子就能跟着学,其中乐趣又有多少?我更喜欢每个地方的方言演说的童话世界。技术进步,无法替代口耳相传,世界的经典,也不一定精彩超过方言。或许听歌谣长大的你,现在有了自己的孩子,何不再把那老歌谣唱给你的孩子听?

主题相关文章:

7 条评论

  1. nokia2100:

    期待朗读版本;引文部分段首缩进似可取消。

  2. 编辑:

    自动首行缩进,取消不了。。

  3. 小白菜菜子:

    啊呀呀呀呀呀呀麻辣肉啊满地打滚……

  4. dadishang:

    满地打滚唱张果老 倒呀倒,神仙张果老,二万八千岁,晓食唔晓饱

  5. 冷水鱼:

    原来是这样,打死我也猜不着~

  6. 海里的泡沫:

    哈哈哈哈,有趣。话说屁股大不是才算俊吗?

  7. dadishang:

    审美标准不同。。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