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灰菜的爱情

作者:加婷

说起古代的故事,开篇总会有类似“从前”或“很久很久以前”或“古时候’之类的字眼,模糊得让读者无从去验证其真伪。因我将要讲述的事情是很久很久以前从一个干瘪皱缩如粒坚果般的老奶奶那儿听来的,我不知也不能去究其可信度,所以姑且也借用类似的开篇语。

“从前哪,有户富贵人家,家里有位千金小姐,长得那个美啊”。那天我到老奶奶家,求她坐到太阳底下给我篦虱子,她嘟嘟囔囔地抱怨说外面明晃晃的阳光照得她头发昏,非要我就待在她那阴暗潮湿的小屋里。我拽着她的枯树枝似的手臂扭屁股儿糖样地又是撒娇又威胁说不再帮她提水抱柴火,她才骂骂咧咧地拖着个小板凳坐到屋外墙根下,我拎出了两个板凳,那个稍高些的用来舒舒服服地枕着头,另一个用作虱子的刑场。

“讲个古诫呢”我趴在板凳上,半眯着眼睛,几乎要融化在那大把大把明媚柔和的阳光里,每一次篦子从上自下犁过头顶时都有一种很惬意的酥醉感迅速漫延至全身各个感觉器官的末端,但即使这样我依然不知满足,还想方设法地让耳朵也享享福。说古诫倒是满肚子故事的老奶奶从不推辞的事情,篦子只在发间停顿了几秒钟又往下滑去,而这时老奶奶熟悉的声音已在耳边响起“从前哪”,一如她讲过的千百个故事的开头。

“美得怎样?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我“嗖”地翘起头,将刚从语文课本上学来的成语得意地拿出来显摆。

“要死哪”老奶奶的手重重地落下轻轻地拍了一下我的头,弯腰缓缓地从地上捡起篦子,吹去齿间的尘土。

“小姐就是美,美成什样子,哪个知道,又没外人看过。古时代的小姐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老奶奶用篦子轻敲着板凳,从齿间跌落下三两只虱子,我不再饶有兴致地玩弄,立马用拇指指甲将它们碾了个粉碎,又沉入自己的那团心绪中,想着那个古代的小姐到底美成什么样,有白娘子那样美吗,比小龙女还美吗?

“有天晚上,突然有个俊书生来到她房间里,说他的衣服坏了,求小姐补补,那小姐心地善,心里觉得奇怪,也没惊动人,就拿出针线帮他补好了衣服。从此以后呢,那个书生就常到小姐房间里,和她一起读书画画,写词唱曲儿,那个好啊。”老奶奶讲得入了神,手中的篦子不知觉中停了下来。

“后来有一天老夫人经过她的房间,听到她女儿房间里有男人的声音,第二天就逼问那小姐,她就把事情说给她娘了,只说那个书生长得什样,人有多好,却是说不出那书生的名姓,家住哪里。老夫人对小姐说‘今晚他再来,你就偷偷在他衣服上别根针’”。当天晚上,书生果真又来了,小姐照她娘的吩咐趁书生不注意在他衣摆上插了根绣花针,针眼上拖着根白丝线。

“然后呢,然后呢?”老奶奶只停下打个哈欠,我就急得转过身来切切地望着她追问。老奶奶擦了擦眼窝里的泪水,把我拨转过去,又拿起篦子在我头上犁起来。

“第二天天亮了,老爷、老夫人就带着一帮下人在他们家屋前屋后仔细地找,最后在后花园的一棵大灰灰菜上找着了那根穿着白丝线的针。”咦,那个书生是灰灰菜变的,野菜怎能变成人呢?我满心疑惑,却不想在这精彩处打断老奶奶。

“老夫人对小姐说……说那书生是灰灰菜成精的,是妖怪,便命一个下人用刀砍断了那棵粗壮的灰灰菜……从那茎里喷出的不是绿汁却是鲜红的血,四周的人都吓呆了,那小姐趁人不备夺下佣人手中的刀,朝脖子上一抹……一抹……”老奶奶又张大嘴巴打了个哈欠,看来瞌睡虫又来扰她了。

“后来呢?后来呢?快讲啊”我赶忙用力摇晃她。

“她朝脖子上一抹……也喷出一股血……和灰灰菜的……的血结合到一起就……就……”老奶奶呢喃着就背靠着墙耷拉着脑袋沉入了昏睡中,任我如何摇如何晃也不睁开眼睛。

我披散着头发独自坐在她面前,回想着这没有结尾的故事,心里憋得慌,就自己给出了故事的结尾。

“两股血结合到一起便笔直地往上延伸,像是要长到天上去。从此以后,小姐家的每个角落都长出了灰灰菜,小姐的爹娘只好带着所有的下人搬到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

这是当时的我所能想出的最好的结尾了,但心里还是憋得慌,总觉得老奶奶没有说出的那个结尾更好听更精彩。弄不醒老奶奶,我就一个人坐在阳光里瞎想,想也许这个故事从头到尾都是老奶奶瞎编的,她肚子里的古诫讲完了,就诌出个灰灰菜和小姐的故事来糊弄我。

那时,我可真小,并不知很久很久以前还有梁祝化蝶,还有田螺姑娘,还有孟姜女和万喜良,还有水泽仙女克丽泰为着对阿波罗的绝望痴恋而站立成向日葵……

那时,我还小,并不知道这世间有些爱情你可以不相信,可以不支持,却不能去鄙视、作践。真爱,不管是以何种形式、姿态和结局呈现都是美的。

只是那时我还太小,不曾想到过这些话,又因得不到故事的结局憋得慌,只能坐在阳光底下一个一个地掐死从我头发里捉出来的虱子。

主题相关文章:

3 条评论

  1. dadishang:

    篦虱子听故事的场景,加强了故事的乡野感,灰灰菜也有惊天动地的爱情

  2. 果:

    这故事在我那里也很流传,小时候我们去割草,看到灰灰菜心那里总是红色的,每个孩子都能讲起这个故事。

  3. dadishang:

    原来灰灰菜的伤口一直没有愈合。。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