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台】朱中庆讲四川民歌(一):《撵野猫》

民歌笔记第五十一期

本节目由魏小石主持、制作。《撵野猫》人声由朱中庆演唱,部分段落为魏小石录制,部分段落选自朱中庆私人录音档案。背景音乐摘自李带菓《听风》

(flash流媒体格式,请稍等节目缓冲)

“朱中庆讲四川民歌” 系列

二零一一年九月到二零一二年三月,在成都,我邀请朱中庆先生录制了一个系列的四川民歌电台讲座。这个系列中,朱先生总共讲解了十五首左右的四川民歌。诚实地说,朱中庆并不算是一位四川民歌的职业采集者(名份上,他是川江号子的 “传承人”),但多年整理川江号子的经历,使得朱先生也追随着号子曲牌挖掘并深思了很多四川民歌--这些民歌包括了川北、川东、以及川南的汉语歌曲。

这个系列节目意在将朱中庆的民歌相关的经历再现;他将为我们带来一些故事,还有他的见解。听起来,这没什么特别之处,但和很多学者不同,朱先生同时是一位非常出色的编曲者和表演者,他的创作者的视野能为我们挖掘出四川民间音乐中的人文情境,而非学究式的思辨。同时,讲解中朱先生的亲声演绎(部分取材自朱中庆的录音室作品),也算是对这些民歌的再创作,蕴含着他记忆中的民歌表演的个性,当然也叠加了他自己的个性。

朗诵体民歌-《撵野猫》

十七十八年娇小妹儿也,
你在房中挑花绣朵,绣花呦鞋。
斗大一股凉风吹进来,这股狂风吹得怪,
不知哪个老表儿带信呦来。

风不吹槐槐不动,妹不招郎郎不呦来。
手头拿支笔儿,写张请贴,
贴齐明年二三月,十七十八情郎,
哥哥天气凉快噻,请来耍噻,请来呦玩。

不是借钱借米,要什么贴贴,
米筛筛米,摇摇拽拽,簸箕簸米,
重重叠叠,染匠下河,清洗财帛。
螃蟹爬坡,爬得行不得呦。

我变个野猫,跳在呦十七十八年娇。
公鸡笼头,抢到你的公鸡,咯哒咯哒,
抢到你的母鸡,呱啦呱啦。

十七十八年娇小妹儿,
房中听见呦,拍脚打掌,
句儿呦句儿呦,撵野猫偎。
——朱中庆抄录的《撵野猫》版本

朱中庆详细地讲解了《撵野猫》歌词中的文化意涵。其中,我们能清晰地发现两个语言层次:其一是故事的母题--小妹儿的躁动,其中放腔式的 “十七十八年娇” 的演唱部分带动了这一情境的刻画;其二则是穿插的说唱乱扯的变奏--染匠、螃蟹、公鸡、母鸡等等。在四川人的方言文化中,这种乱扯的风格被称为 “日白”。


(朱中庆抄录《撵野猫》的手记)

朱中庆将《撵野猫》这类的民歌称为 “朗诵体”。在川南地区(包括宜宾、自贡、泸州),存在着很多朗诵体的民歌。很明显,“日白” 闲扯的语言风格是朗诵体的核心,也是整个歌曲的形式框架。在朗诵的旁侧,时而出现的 “放腔” 也是不可缺少的,这是朗诵体音乐的特质现象。在长段长段的朗诵之后,歌手会使用一段长腔来承上启下--感觉像是积攒了一段情绪之后突然喘口气。《撵野猫》中,放腔的现象十分明显,几乎每一段 “日白” 之后都会有放腔。

《撵野猫》是一首来自泸州纳溪区的民歌。和很多民歌一样,这首歌曲也有着被挖掘 “出山” 的经历。这是一首典型的建国初期 “被发现” 的民歌。回顾这段历史,我们能发现一些共性:这些歌曲大多都由建国初期的音乐专业人才在采风中发现、都有层层行政命令下集结起来的歌手们去精化、也都有后来歌舞团背景的再创作(由此得以传播)。恐怕这也是中国诸多现代民歌所共享的一种生命程式。

参考链接
李带菓. 2010. 听风. 囍手作.
我所记得的纳溪民歌《撵野猫》.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a3839f01009vhm.html

主题相关文章:

3 条评论

  1. dadishang:

    这个讲座有意思,欢迎朱老师讲四川民歌。在这首歌中,野猫象征了小妹儿的躁动吗

  2. 小石:

    回大地:“风不吹槐槐不动,妹不招郎郎不呦来”

    呵呵

  3. Miya:

    学习了!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