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一家:三姐妹

四姐又婷,1931年生,是我家六个女儿中最美丽的。她聪明好学,从小学到中学都是班级前几名的好学生。四姐不但学习好还会唱戏唱歌,读小学时就演过白蛇传,扮像和唱腔比得上专业戏班,我们全家人都去看她演出。四姐在学校很得老师和同学们的喜爱,在家里也是父母的掌上明珠。

1947年四姐女中毕业,不久就自由恋爱结了婚。她的婚姻没有得到父母首肯,但她自己非常坚持。她出嫁的当年年底汝南就被八路军打开了城,因四姐的婆家是官僚地主,家人大都逃亡了。她大伯哥程道隆是国民党十三纵队司令,逃到台湾去了。而姐夫只是个学生,百泉师范还未毕业,却受其兄株连而遭镇压。四姐本来在学校教学,也因此被开除回家,她带着襁褓中的女儿立时陷入生活无着的地步。命运对四姐如此不公,真应了红颜簿命。后来为生活所迫四姐只得改嫁给一位目不识丁的农民。姐夫虽没有文化,却吹拉弹唱无所不能,他能善待姐姐和甥女,也算不幸之中的万幸了。

农村从1958年大跃进就乱起来,吃食堂、浮夸风,弄的农民连饭都吃不饱。四姐也不得幸免,饱受磨难。刚刚稍好些文革开始,又乱了十年,她受的苦真是一言难尽。直到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四姐的生活才渐渐有了改善。她的大女儿赞均早已成家立业,二女儿菊考上河南中医学院,三女儿苹接姐夫的班在兽医院工作。小儿子伟虽中专毕业,却聪明好学,他很像二舅自小喜欢书画无师自通,还善于治印,现在新华社工作。四姐一生虽历尽坎坷,却不忘培养孩子上学,到晚年才苦尽甘来,得享安定生活。

五姐又武,又名春莹,1935年生。我俩相差一岁,从小一起玩耍,一起上学。在日本入侵举家逃难时,我们都随二嫂到郑坡上小学。和二嫂一个学校的还有两位女老师,一位陈老师,一位焦老师,都很会唱戏,尤其是曲剧唱的特别好。每到周日二哥来学校看望二嫂时,他拉曲胡两位老师唱戏可热闹了。她俩还经常抽空教五姐和我唱戏。当时五姐八岁我七岁,都学会不少的戏,至今不忘。日本投降后全家回到汝南,我俩一同上了汝宁二校。1946年元旦我俩参加了学校举办的新年汇演,演了曲剧《断桥》,五姐演青儿,我演白蛇,很得老师同学好评,都是陈、焦二位老师培养的。

五姐上女中后性格内向起来,不再和我到外面玩儿了,没事时跟二嫂学刺绣、织毛衣等女红,一下子像个小大人。母亲很喜欢她,出门到亲戚朋友家走动时经常带着她去。因五姐从小就没我身高体壮,到1950年秋季家中已无力供养我俩一起上学时,是我主动放弃上学帮家里干活,五姐继续又上一学期,年底省护士学校来汝南招生,她考上了护校,到开封求学去了。1953年五姐毕业分配到南阳专区医院,1956年调到信阳专区医院后结婚,姐夫石生与五姐琴瑟和谐。他们有二女一男,大女儿菡随丈夫去了美国定居;小女儿艺从事教学。儿子楠因病早逝。现在她和姐夫都退休了,安享晚年。

我名又石,又名春玲,1936年生,是我家六姐妹中年龄最小、个头最高的女孩。我从小性格开朗活泼,不拍人不怯生。读小学在学校就很有名,学习好,又会演戏、唱歌,讲演比赛得全校笫一名。学校每周举行的速算、对诗,还有跳绳、踢毽子比赛我都能得笫一。五年级时我和五姐一起考上女中,是父亲说我年纪小不让上,还叫我上六年级,说把基础打实再上中学不晚。

1947年我们准备参加全县会考时,冬至那天汝南城被八路军打开,学校都停课了。到1948年的下学期,几个中学联合成立了联中,在原来的女师校园内复课,招收了新生,我以第三名的成绩考入中学。但还未上到年底就又乱起来了,只得随家里避乱到乡下。直到到1949年春成立了人民政府,学校才又复课。我先在女中上一学期,又合到省中男女同校。因误课太多全校都不升级,我读了两期一年级下学期。在中学我任班文体委员,经常参加全校组织的唱歌、演戏、扭秧歌、打腰鼓等宣传活动。到了暑假学校成立工作委员会,每个年级选一名委员,我们年级四个班选我一个。五姐班上选的张景中,他是汝南有名的小神童。在学校工作委员会上我和他分在一起搞宣传。他后来上清华大学被打右派,经过22年磨难,文革后平反才当了教授。因数学上的突出成就而成为院士,在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中作为“东方之子”被隆重介绍过。

1950年下学期,家里实在无力供我和五姐两人同时上学,母亲叫我俩自已决定,我决定辍学帮家里做活。那时家里土地已经全部上交,仅留下一间磨坊。我在家帮父母磨面,磨好后给人家送面。我这个十四岁的小女儿成了家里的主要劳力。1951年五姐考上护校,虽然家里仍然很困难,父母还是让我接着上学。我考上了淮阳高师,去上学未及两月因严重不服水土经常生病而退学回家。当年五月我又考上中南卫生部防疫队卫生学校。在我班里48名学生中高中生有十几名,我年龄最小才15岁,初中未读完,但学期结束时我以平均94分的成绩名列全班第二名。

毕业后分在卫生防疫大队工作,1953年调省第一水利医院作检验工作。1955年成家,丈夫克江做放射工作。我俩有四个孩子,三男一女。四个孩子在工作岗位上都很敬业,虽从事不同的工作,但孩子们却都有一共同爱好,就是喜欢读书。儿女敬老爱幼,1992年克江离休我退休,生活安定幸福。

主题相关文章: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