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槐花记

五一回家,槐花还没老,晚回去一天,可能就吃不成。

到家时,已晚上九点,我在村口下车,街上没有人,走进我家所在的胡同,见厨房亮着灯。到门口,还没说话,母亲听出我的脚步声,问:“是波子不?”我答是。进门,闻到炸丸子的香味。父母从厨房出来,父亲拎着一截烧火棍,母亲两手粘着面浆,他俩一个烧火,一个掌锅,正在炸丸子。我说:“这么晚,你们怎么还没吃饭?”母亲说:“晚啥,等你回来,一块吃。”父亲催促:“快洗手,丸子刚出来一锅!”

炸的槐花丸子。竹筐盛着,放在厨房外间的案板上。我洗了手,捏几个先尝了尝,丸子好吃,不过槐花的味道并不明显,有绿豆丸子味。我不记得吃过槐花丸子,家乡成员众多的丸子家族,我又认识了一员。丸子炸出来,又做了西红柿蛋汤,喝了一碗汤,吃了一碗丸子,睡觉。

第二天早晨,还没醒来,听见院子里钩槐花折枝的声响。又听见屋后头小贩的吆喝,先播一段郭永章的坠子书,拉荆笆,我倒听出来了,吆喝的什么,听几遍也没听清。已无睡意。夏天的乡村,五六点钟,大家都起床了。

邻居的院子,常年不住人,他们全家早年搬到城里住,院子种满树。有一棵不大的槐树,槐花却开得满,压得树枝隔墙垂到我家。盛花期已过,树顶还有一些新发。对没吃过槐花的人,需要介绍一下,这能吃的槐花是洋槐花,国槐的花可以入药,不能蒸着吃,据说可以吃国槐的嫩叶。洋槐又名刺槐,据说原产地在北美,光绪年间从日本移植到中国,中国的吃货们迅速发现这槐树开得花,闻起来香,吃起来更香,那时候可能没有美食家在媒体做美食节目,介绍这种吃法,吃槐花可能是各地吃货心有灵犀、不约而同的发现,成为一种中国食俗,还不知洋人吃不吃洋槐花。

槐花开奶白色,我奶奶活着的时候,院子里有一棵槐树开粉红花,与母亲聊起,才知这棵是住在前头的老二爷给捻(嫁接)的,他喜欢摆弄小玩意儿。

钩下来的花枝,堆放在井台边。井台是遮盖抽水电泵搭起的一块石板。吃过早饭,搬了小板凳,和母亲坐在井台边,把槐花从折下的枝条一把一把捋下来,拣还水灵的,老的扔下,捋了一筐,又在筐里淘洗了两遍。这种大竹筐,叫竹筛,可以盛物,可以用来淘洗。槐花可以生吃,我记忆中嚼起来有奶油味,看槐花有些老,没有抓一把尝尝,验证到底是不是奶油味。

淘净槐花。乡间的槐树没人打药,城里人不敢吃槐花,担心打药。倒入大盆,一个黄釉陶盆。洒一把盐,揉搓,但不能把花搓烂,使受盐均匀,杀出些许水分。洒上面粉,揉拌,不需再加水,使面粉与花粘在一起,又不能粘成坨,揉一会儿,手指挑散开,再加面粉,再揉,蓬蓬松松一大盆。大锅里加上水,竹箅子覆一层棉布,平铺揉好的槐花,约两指厚,开始蒸。

榆钱宜辣椒,槐花配蒜汁。蒸熟的槐花,用大碗盛,好拌蒜。捣蒜汁,捣时加一点盐,盛入小碗,香油可多浇一些,蒸槐花没油水,蘸时也能减少一些蒜辣。又有一盘咸鸭蛋拌蒜。我用这两种佐料拌槐花,吃了一碗半。饭量不如以前,我娘笑我,端着碗问,你看我吃几碗了,她吃了两碗。

槐花可以炸丸子,可以蒸着吃,也可以煎槐花。回到北京,上周末去昌平十三陵徒步,北部山区槐花开得正好,香椿芽也正好,没见有人摘,连蜜蜂也少,槐花蜜可是好蜜。沿途看槐花,闻槐花的香,正是徒步好天气。有一个同行的小姑娘,跟她的同伴说,这槐花可以煎着吃。我听到,我没吃过煎的槐花,做法或是最省便的,把槐花在面浆里拌匀,煎熟就好。有一同行人,本地人,说前不久二舅给送了一些榆钱,煎了吃,槐花,小时候也生吃过,好多年没吃,现在槐树开,也没人想起来去摘。

主题相关文章:

15 条评论

  1. 海里的泡沫:

    看这篇文章的时候,我不由得在心里把它翻译成了文言文。语言节奏很像。

  2. dadishang:

    可能是句子短的缘故,节奏快了些

  3. xiaohe:

    “到门口,还没说话,母亲听出我的脚步声,问是不是我,我答是。”
    寥寥数笔,道尽了母子情深。
    明清小品文的身手。

  4. 沙洲冷:

    我也来自山东一个农村,然后上大学来到了长沙。在这里我吸收到很多东西,都是以往没有见到的。但夜深人静时,我却越发怀念家乡了,尤其是我的爸爸妈妈。他们都是朴实的人,只期盼了子女生活得更好。怀念妈妈做的麻花,做的煎饼,做的炉包、、、

  5. yananzhangsw:

    无限怀念那个味道,看到你的文章才猛然发现5月已经过半,想念小村儿了

  6. xiao:

    小时候在奶奶家,住的是铁路职工宿舍,每到春天,奶奶就和一群老太太去铁道南边勾槐花,最早吃的,就是煎的槐花饼,还有槐花饺子,蒸槐花。现在想来都10多年没吃了。

  7. dadishang:

    槐花饺子。。纯槐花馅儿?没吃过呢

  8. 果:

    去年五一回去,带了一些槐花回来,
    南方人没有吃过,不知为何物,

  9. 心灵驿站:

    想到槐花,就好像闻到了槐花的清香,可惜,很多年没有闻到那样的香了

  10. 日落公園:

    其實也是可以炒雞蛋的。槐花,香椿芽,荷香,榆錢等等~~~

  11. dudu:

    槐花麦饭

  12. dadishang:

    谢谢各位分享槐花吃法。有机会一一尝试。
    @dudu,陕西蒸菜饭叫麦饭,俺们蒸什么就叫蒸什么,如蒸槐花、蒸榆钱、蒸芹菜叶。。。

  13. aLai:

    长年在南方,很久没见槐花榆钱柳絮这些景物了。现在来到北京,虽然过了时节,但仍然勾起浓郁的乡情。

  14. ManofPhysics:

    今天为我们的成员编辑一份简报,找到你的博文。国槐花有微毒,但可入药。不知能否在我们的简报中出现您的博文?我们一群年轻人在通州区西集镇马坊村开展一个生态农业的项目–分享收获(CSA,社区支持农业),希望通过自然农耕的方式提供健康农产品,我们的网站是http://tianye.co/

  15. dadishang:

    如果不是商业性用途,注明出处,并经同意,用我个人的文章,我是同意用的。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