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菜园补遗

说夏日菜园的明星是茄子和辣椒,恐怕它们的邻居——空心菜、豆角、南瓜、苦瓜等蔬菜界的元老没什么意见吧。无论怎样,写夏日菜园不写它们两位,是很难说得过去的。

茄子

茄子的身世我没有过多的去研究,据说它的原籍是东南亚,在印度经过驯化后传向世界各地。那么说,印度是它的第二故乡。这个身上打上印度阿三烙印的果蔬,于公元4-5世纪,即南北朝时期来到中国。正是中国与天竺交往频繁的年代。据记载,最开始的茄子是圆形的,与野生形状相似。然后圆茄子滚过了几个朝代,七八百年之后,在元代出现了长形的茄子,这之间是如何突变的?没有更多的解释,但肯定不是揉出来的。如果是这样,北方的茄子比南方的茄子血统更纯正(北方大多种圆茄子,南方则是长茄子)。自此,我对圆茄子不再无视,而是肃然起敬了。
和其它外来的果蔬一样,茄子也拥有叫法迥异的名字,例如文雅一点的“落苏”、“酪酥”,含有地理信息的“昆仑瓜”。广东人给的称呼较为直接:“矮瓜”,这让我想到在我们那里,形容人矮比较损的说法是,矮得像一截茄。如果被骂的人知道还有一种体型修长的茄子,就不会那么伤心吧。
5月,对茄子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月。是它从娇弱的幼苗成长为健壮的“茄树”的时期。它每一天都在探索和吮吸根底的土壤。每年入夏的时候,都有专门卖茄子苗、辣椒苗的外地人,推辆载重自行车,车后座挂两个大竹栏,走几步吆喝一声。父亲买来几十株茄子苗,它们的根部用菜叶子包裹着,仿若襁褓里的婴儿,根部还有一些湿湿的泥,保护幼苗不枯死。然后要抓紧时间把幼苗们移栽至整理好的菜畦中,浇水、施肥。茄子喜水,要注意保持土壤水分充足。浇灌时将肥料碳酸氢氨、磷酸一氨、硫酸钾溶解在水中。或者施农家肥。接下来的时间,茄子与它的邻居一样忙于生长、开花、结果。在茄子结果前,我们会在茄树的旁边插一根手指粗细的树枝或者竹子,并和茄树绑在一起,目的是帮助茄树站得更稳,以免被沉甸甸的果实压弯了腰。
茄子是夏日菜园里的孔雀,高贵、神秘的紫色赋予它不一样的气息。而当它染上绵疫病或白粉病,这些气息便悄然而逝。绵疫病的病症是果实上出现淡褐色至褐色病斑,微有凹陷,病害加重时,整个果实呈黑褐色,如果湿度增加,果面产生灰白色霜状霉层,逐渐软化腐烂,发出恶臭。所以在夏季高温多雨时,可以看到大量的茄子腐烂并迅速长出又长又密的白毛。如果出现这样的情况,只能隔离开病变的茄子,防止真菌传播,并疏浚菜畦,减少积水。我们摘茄子要用剪刀剪,为了不损害茄树的枝干。
为了能给此文带来更多的可能性,我中午特意吃了一份鱼香茄子。然而现在茄子的味道完全不是我记忆中茄子的味道,并不是记忆出现偏差,我相信味觉的记忆力是历久弥新的。记忆中的茄子是怎样的味道?这是语言无法抵达的感受。只有亲身去体会。我们乡人烹饪茄子的方式很简单。削成片清炒,或者蒸米饭的时候放在饭甄底下煮烂了再捣和成茄子泥,放蒜泥炒。因为茄子天生的味道,怎样做都好吃。可是现在买的温室里长大的茄子,要整出风味,需要费一番功夫。茄子的做法五花八门,鱼香茄子、炸茄饼、蒜香烤茄子、蒸茄子、咸鱼茄子煲等,都是我离开老家后才吃过。据说生吃茄子会引起中毒,但是海沫说他们那里有凉拌生茄子的吃法,而且她还当吃水果一样嘎吱嘎吱吃生茄子,着实吃风硬朗。
茄子疯狂生长的时候,让人根本吃不过来,顿顿吃茄子肯定会吃伤到。那么,我们会将剩余的茄子做成茄子饼,类似于我们那里的南瓜饼,是下粥、居家旅行的必备美食。
据说,在七夕的夜晚,蹲在茄树下可以看到牛郎织女走过鹊桥相见的场景。我们从来没有去验证过。到了七夕时令,茄子的生长态势就走下坡路了。有些打理得好的,可以生长到秋天,不过此时的茄子皮厚,削了皮才能吃。无论怎样,终究挨不过霜降的节令。于是向土壤告别,把机会让给下一季的蔬菜。

辣椒

巧合的是,辣椒是茄科辣椒属植物,与茄子同科。茄子是茄科科长,辣椒就是副科长。副科长的籍贯和科长相隔万里,它原产于墨西哥。15世纪末,哥伦布发现美洲之后把辣椒带回欧洲,并由此传播到世界其他地方。于明代传入中国。有学者认为,辣椒传入中国有两条路径,一是丝绸之路,从西亚进入新疆、甘肃、陕西等地,率先在西北栽培;一是经过马六甲海峡进入南中国,在南方的云南、广西和湖南等地栽培,然后逐渐向全国扩展。几百年后,辣椒深深的刻入了川菜和湘菜的骨子里,成了这两地饮食文化的基因。
辣椒差不多和茄子同时出现在菜地里,伴随着夏天一场风又一场雨,把它源自久远的特性在大洋彼岸的土壤逐渐散发开来。辣椒花是小米粒一样的白色,样子看起来小清新,却有那么强的爆发力。
辣椒的种类或许因为各地的环境以及科技的干预,出现了很多品种。有奇大的灯笼椒、太空椒,一点不辣却好意思叫辣椒的辣椒。它们是被阉割了个性的辣椒。有小不点一样,尖尖的辣椒,辣劲非常有魄力。介于这两者之间的辣椒是我们乡栽培最多的,辣劲也是温温吞吞。
如今辣椒和茄子一年四季都能见到,它们基本上都在大棚里长大。夏天对它们来说只是形容词,而不是动词,没有抵抗风雨、焦阳的经历。味道显得单薄、寡淡。
辣椒喜温、喜水、喜肥,但高温易得病,水涝易死秧,肥多易烧根。所以栽培起来比茄子更需要管理。而且容易长虫子,一不留神,辣椒里面就会躺着胖胖的青虫,它专吃辣椒籽。以前在学校食堂吃饭,吃几回辣椒,就会遭遇一次辣椒虫。辣椒大部分作为菜肴的辅料,川菜、湘菜馆基本上每道菜都有它们的影子。单独作为菜品的辣椒有虎皮尖椒、豆豉或咸干菜炒辣椒,广东有一种在辣椒里包肉馅、虾仁馅的菜。剁红椒和油炸干辣椒在咸菜界占有很重要的地位。
据我的记忆,我们那里种辣椒歉收的情况比较常见,可能是因为山区,日照时间比较短的缘故。有一年,父亲在山上开辟了几块荒地,打算种辣椒卖。那几天,我们一家都在山上忙碌,锄地、载秧苗、施肥、浇水,照顾的很周全。殷切期望它们能如我们所愿,然后去换取银子。可是结果相反,它们在临近花期的时候,成片成片的病死了。活下来的几乎成了野辣椒。
辣椒的光景比茄子要长一些,所以待茄子科科长驾崩的时候,辣椒名正言顺的坐上了正科长的位置。此时的辣椒往内在发展,表达着它对秋天的理解。这个日子,主妇们做的最多的一道菜是剁红椒,一罐又一罐封存起来,好迎接菜园青黄不接的时期。

剧终

主题相关文章:

2 条评论

  1. dadishang:

    好,理论联系实际,菜园子禾

  2. xiaohe:

    为了青马的菜篮子工程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