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嫂串儿店

五一放假前的晚上,我们来到胖嫂烤串店。这个店开在一条“胡同”里,别看这里路面窄,以前可是通州的一条主要大街,中山大街。一条老街。两边留下不多的一片老房子,有一趟区内公交车通过。串店招牌、烤串的火槽架在路北,路北两间,对面的两间也是他家店面。之前这两间好像开按摩店,低矮破旧的灰砖平房,有精心化过妆的女子,端坐在玻璃窗后,静待客人光顾。一夜行动后,按摩店关闭了许多,老屋换了新顾客,坐在里面吃烤串。晚六点营业到十二点,夏天会更晚。天一暖和,门前空地也摆上桌子。

一个火槽,约两米长,有铁皮大烟囱。四间店面,挨着火槽挂招牌的那间,做储藏间和厨房,也做几个拍黄瓜之类的凉菜。五六个人忙活,胖嫂夫妻,两三个年轻人,看他们互相不客套,像一家人或亲戚。他们从河南来,据说已在这烤了七八年。在回民居住区附近烤串,能站住脚,这烤串儿的手艺是经得住考验的。

胖嫂也不太胖,不高,挂她的招牌,主要由她来烤,其他人做副手。她也是总指挥,下单,送哪桌,多少钱,忙得一团糟时,她不用看单子也能发出准确的命令。服务员跟不上趟,她自己还要亲自送过去。急急跨过街面,看口型嘴里又再骂MLGB,明显对店面状态不满。到了客人桌前,面色转柔和,把串轻轻放下。这里吃烤串,不用盘子盛,给一个小火槽,装几块碳,不凉。烤串时,拿扇子扇火,有时要旺火,用到吹风机,烟囱不太管用,置身烟气笼罩中。祝福她身体健康。

她的丈夫,普通话特别蹩脚,身材魁梧,平头,腆肚,撸着袖子,粗壮的小臂刺着忍字、龙这样的江湖刺青。以前写过湖北来的烙饼店夫妻也纹了类似的刺青,与深夜食堂的刀疤脸老板一样,身上有不为外人所知的江湖色彩。他很少笑,一露笑脸却显得人可爱,因为他的门牙好像缺了两个。他是副总指挥,管理场面。副主厨,拍黄瓜,疙瘩汤,出自他手。我们吃饭的时候,旁边来了一桌台湾腔调的乐手样子的年轻人,可能是来参加即将开始的草莓音乐节,我心想他们还真会找店。他们要了疙瘩汤,迟迟端上来,碗没有一块上来,喊着要碗,副总指挥给端过来的汤,答别急,有盆就有碗。他转身去拿碗,几个人重复他的这句话,“有盆就有碗”,“有盆就有碗”,似乎咂摸出了哲理。

主要是他们两口子张罗。做服务员的年轻人,因为在自家的店打工,缺少点服务意识。你越大声催促,他越不来。我少不了又要向我的客人解释,小店服务不专业,请多包涵。我们来吃东西,并不是吃服务,许多店环境好服务好,经营的东西反而难说得上好,本末倒置,美其名曰“卖的就是服务”,那不是吃饭的地方。我觉得只要店家的本分不坑人,食客大可不必以上帝自居。我也曾在某店当众发誓,再好吃也不来,过一段时间,心里痒痒,觉得老板可能不记得我这号人了,又特淡定的摸过去。这个年代,做好本分,已很难得。

这个店烤的串没啥特殊种类,羊肉串(推荐),肉筋,板筋(推荐),脆骨(推荐羊脆),大羊腰,小牛腰,烤鱼,鸡翅,烤青椒大蒜,等等。羊肉串烤出来,肉干,没水分,显得小,08年还是7毛一串,现在一块五。大腰子,从五块涨到十块,烤的时候切四瓣,文火烤二十分钟,外面不糊,里面肉嫩不带血水。

店旁有个焊铺,也在晚上忙碌,与串儿店作伴,丁丁当当,火星四射,飘来焊条燃烧的气味,为收工的车夫修理白天跑坏的三轮车。

三个在夜里戴墨镜的年青人,从老街走过,手举啤酒,似有所庆祝。

主题相关文章:

5 条评论

  1. xiaohe:

    有盆就有碗,有盆就有碗……
    咂摸起来,是有点意味。

  2. nokia2100:

    结尾有有隐语。与《湖北烙饼》那篇相比,我觉得这篇的笔力稍显弱了。

  3. dadishang:

    刚才还修改了以前写的湖北烙饼,那篇似乎是写小店的头一偏,可能大家记忆深刻,对原来结尾“他们结束一天的营业,夜深人静时,抚摸到臂上的刺青,会想起怎样的经历”修改了这样故意“点出”的句子

  4. 薇薇半夏:

    那的伙计都是他们自己的孩子 仨男孩 一女孩 女孩嫁人之后就很少来了 烤的肉筋确实地道 老板一家人也本分~

  5. dadishang:

    谢LS告知,看来是常去的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