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五月 2012

如意巷口

这里是两个小区之间的一条道,南北向,三四百米长。道两侧植国槐,碗口桶口粗不等,夏天,树枝交错,把路遮得严严实实。正对的燃灯古塔,重被树冠遮起来。车也不多,各家的车离开、进来,不走过路车。开着四个小商铺,一个小卖部,一个烙饼、切面店,后来的一家蔬菜水果店、一家武汉鸭脖店,南北两个路口,各有一个水果摊。夜里路灯发黄光,不是煞白的光亮,光线穿过树叶,从几丛墨绿照下来,往上是黑暗安静的一团。晚八九点钟,从南口进来的车和人,越来越少,陆陆续续一些加班晚回的人,一些吃饱饭出来遛弯遛狗的人。 Read more ...

小葱葱出生了

五月份的某一天,嫁到山里的葱葱生下了一个女孩子。 Read more ...

灰灰菜的爱情

作者:加婷

说起古代的故事,开篇总会有类似“从前”或“很久很久以前”或“古时候’之类的字眼,模糊得让读者无从去验证其真伪。因我将要讲述的事情是很久很久以前从一个干瘪皱缩如粒坚果般的老奶奶那儿听来的,我不知也不能去究其可信度,所以姑且也借用类似的开篇语。 Read More »

家庭大事记——逃反

家庭大事记:逃反

笫一件大事是1943年因日本侵略到中原腹地而举家逃反。 Read More »

拌(pan)菜

作者:素丸子

在晋南农村,这个华北小麦的主产地,有什么菜,是不能拿来做拌菜的呢?

这里的“拌”,在晋南方言里,读作“pan”,除了“搅拌”的意思,还有“蒸”的含义。如果你用“拌菜”这个词去百度,可能搜出来的结果是各地凉拌菜的做法。实际上,这是一道蒸菜,也算一道主食。

这种吃法,在一河之隔的陕西,也非常普遍,比山西还要出名。这玩意儿,在陕西被称作“麦饭”,这个说法,更贴切一些。不过,我们还是沿用拌菜这个说法吧。 Read More »

村里新声

梆,梆,梆。梆,梆,梆。缓慢,压着,又清亮打远的枣木梆子声,在屋后敲响,怕扰到还没起的人,一声吆喝也没有。这是胡庄磨香油的来了,除了他,没别人,等他不干了,才有另一个磨香油的来替代,来填补市场空白。这梆子声,一点也不闹人,像打更,睡中的人听到,翻个身,反而睡得更沉。香油瓶空了,要买的人,走进里屋,解开装芝麻的口袋,舀半升,一手端上,拿上空油瓶,走出门去。那卖香油的人,好像知道他来,正在他家屋后头等着。有时行动慢了,梆子声渐远,喊一声“卖香油嘞,别走嘞”,屋里正在做梦的,这才睁眼醒了。 Read more ...

迎六一 有奖竞猜

六一佳节即将到来,届时本站将发布一篇题为《六一节怀念张果老》的文章,看到这个标题,您会猜到:文中将会写到什么? Read more ...

老屋、雨(两篇)

作者:素丸子

老屋

老屋像所有北方的院落一样,主房为北房,再依着门的方向建西房或是东房,晋南农村把房子称作厦(sha)。东厦起初是太奶奶在住,她老人家过世后,这房子便改作夏天的厨房。印象中,奶奶总在这房子里用大锅蒸馍,每次都会在灶火里给我烤几个放了椒叶芝麻盐巴的饼子(piapia),那清香的味道就是我后来每每怀念老家时的味道。 Read More »

Pages: 1 2 3 ...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