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消失的三天(萝卜这次回不来了)

(一周前萝卜消失,偷狗贼不得好死!)

我和母亲在运河公园散步。有人牵了两条大狗,一条哈士奇,一条萨摩耶,那哈士奇极为活泼,跑前跑后撒欢,母亲认为是狼狗,我告诉她这是拉雪橇的外国狗,前不久咱们山东枣庄出现狼(正是:河里有鱼吃,山中有狼跑)把这种狗当狼给打了。母亲叹异 “吔,呐啊?”

出趟远门,她看见什么,能比较的,就跟家里的东西比较一番。火车经过河北,麦子才拃把长,来到后跟我说,你知道咱家里麦子多长了吗?都到膝盖了。看见刚才那两条撒欢的狗,她想到了我家的“萝卜”,跟我说,咱家的萝卜也很聪明。

说萝卜已经成精了,在我家已十多年,多少狗都被药死了,药不死它。放了药的肉放在它面前,生人给它东西,从来不吃。

说起萝卜的一件事。

年前冬天,下大雪,萝卜消失了三天。到处找它,把村子周边的柴火堆找遍,找不着。日思夜想,有一天做梦梦见。“萝卜咬着我的衣角,我说萝卜你咋回来了?”半梦半醒,觉得像真的又怕是做梦,“我想肯定是真的。”

天亮,一开门,萝卜出现在门口,“一下扑到我身上,跟小孩一样,摇头摆尾巴,当时我的鼻子都酸了。”

母亲对家畜的态度,不像城里人对待宠物,不管是养的鸡还是喂的猪,该抓走宰杀的时候绝不心软。对萝卜的感情,因为它在我们家已十多年,天天相处。

我问,那三天它去干什么了?母亲说不知道,“摸了摸它的奶子,奶水下来了。”

“它在外面生了,没带回来。”

我想象着,补充萝卜三天的经历,“它可能在外面跑远,半路生下的小狗,没赶回来。”

母亲“嗯”了一声。

我继续推断事情的真相,“小狗冻死在外面,它自己回来了。”

母亲客观看待这个事情,“生下来也抱不活,萝卜都多大了,不能生养了。”

萝卜为什么在外面呆了三天?在哪里产下小狗?确信产下的小狗已死,无可挽回它才回来?它又如何迅速遗忘夭亡在野外的孩子,在打开门的那刻,进入到回家的快乐中?

人非狗,萝卜消失的三天的细节,我想象不出。如果这就是“狗记性”,也好。

说起“萝卜”这个名字,最早它好像叫“凯蒂”,它的兄弟,叫“罗伯特”,当时我在读初中的三弟给起的英文名字。是我妹妹领回家的那只迷路白狗所生(这个故事,在雨水因缘里写过http://ourfolk.net/2012/02/19/7871/),留下两只。我们家人读不准英文名字,慢慢把凯蒂念做“凯的”,一个男性化的名字,罗伯特念做“萝卜”,于是凯蒂就叫做萝卜了。

主题相关文章:

One Comment

  1. 海里的泡沫:

    狗对人类太依恋了。又想起那篇小说,讲一只狗被主人坐长途车扔到很远的地方,然后它用了好几年时间根据细微的线索找回家的故事,以狗的角度写的,特别感人。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