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工地主的故事

父亲给我讲了一个故事。他说,以前你姥爷给我讲过一个故事,他好跟我讲些故事。从前有个给地主扛活的,天天唱歌,出工唱,干活的时候唱,晚上回来还唱。地主想,哎,他咋能高兴?天天干活,比我过得还高兴?地主想不通。有一天,长工下地干活去了,地主在马槽里埋了两个大元宝。傍黑,长工回来,喂马,掏马槽,一掏掏出两个大元宝。长工站在马槽前,来回走,一夜没睡,最后他把元宝揣进袄里。从此,再也听不见他唱歌了。

“被东西累着了,你姥爷说东西压身。”

我不完全认可这个论断,我说长工的钱来路不正,提心吊胆,如果取之有道,大概也不会不高兴吧。父亲没有接我的话。又说了一个例子。

自从征地问题成为我家的一件大事,父亲常常把这个例子挂在嘴边。

“大魔道”解放前,我们当地首屈一指的大地主。“大魔道,以前多少地,一百多杆枪看家护院,家产不也说没就没了?”

显然,他的用意,不要让我把家里的东西看得太重。父亲是个生意人,看重钱似乎是他的本分,这个时候讲出“被东西累了”,在征地办公室抛出“我一分不要,随你们烧,随你们推”这样的话,我听了,一改对父亲的认识。

我说,你不要拿斗地主举例子,斗地主是革命,征地不是革农民的命。

他知道我有较真的毛病,没有再接着讲。我较真也不是计较东西。

我的长辈,不好讲道理,好讲故事,跟他们到一块,不一会儿就讲起故事。姥爷幼年读私塾,如讲“不为物累”的道理,也能引用几句古书里的话。翁婿坐到一起,那样的场合,坐而论道讲些大道理,不如讲些故事讲些天气。

也有的老人,壮心不已。周末跑步结束,我到公园压腿,有遛弯的老头沿湖散步,聊天声音很大,“中美关系的核心问题是台湾问题”,“只要承认一个中国”,我扭头看了看讲话的老者,耷拉着膀子,佝偻着腰,拖着一条腿,好像中过风,在恢复锻炼。我心想,老先生您都这样了,别在操心中美关系的核心问题了,别再中了风。大好春光,好好锻炼。

————
开头那个故事,网上有另一个版本http://blog.ifeng.com/article/2859034.html 在这个版本里,地主明白他的长工乐在何处,并能左右长工的苦乐。

主题相关文章:

2 条评论

  1. 海里的泡沫:

    人确实是被东西所累,拥有越多越累,因为怕失去它们嘛。其实什么东西都是借用,等死了,一起都得归还,一样也带不走,这个世界上,有什么是真正属于自己的?
    说说而已,我还没这么洒脱,但我会慢慢说服自己:“都不是你的,都不是你的………一百遍。”

  2. dadishang:

    财产权受法律保护,个人权利随意放弃,也是自己对自己不尊重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