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哨声声忆。

四月中,天气晴暖,桃花初绽。看着运河边的柳枝在微风中变得柔软如绿丝绦,园丁忙着给柳树修剪枝条,随手捡了几枝带给家,剪了细梢生在玻瞝瓶里,几枝笔直的枝干落在手里,忽然想起可以给孩子做一支柳哨。

儿时在乡下,姥姥家的院落门旁,有两棵柳树,都是姥爷亲手栽的。我记得它们时,它们的树干就有碗口那么粗啦, 而做柳哨是孩子们春天时最大乐趣。做柳哨分为选、拧、抽、削四小步,首先是选,先要选时令,宜在清明后谷雨前,早了柳枝水脉不足,容易“护皮”,拧不动它,晚了柳眼含芽,就拧不完整了;然后要选材,做柳哨的柳条要选粗细适中,没有枝叉的才行,如果太粗则不宜拧动,太细容易拧坏树皮。然后是拧,分别用两只手握住柳条,向相反的方向用力一拧,柳皮与柳骨就分离了,然后接着向下拧,这个过程一定不能心急,要从枝头到枝梢耐心地拧,直到你可以隐隐约约地感觉到树枝表面的绿皮已经与里面的枝条分离开,下一步就是抽了,用牙咬住较粗的一端,将白玉般的柳芯慢慢地抽出,留在手里的就是中空的柳枝儿皮了;然后剪刀剪裁成一小截一小截的,可长可短,最后再用小刀在一端削出个半厘米宽、露出薄薄的青色内皮就成了绿莹莹的笛嘴儿,把笛嘴用手稍稍捏扁,一只柳哨就做成啦。

这种柳哨,只需把它含在嘴里,吐气婉转,随着一丝青涩的苦味流转舌尖,美妙的音符就在村子的每个角落里响亮起来。粗长的柳哨声音低沉浑厚,如老牛的哞叫;细短的柳哨清脆辽亮,如牧童的短笛。有时大孩子们还把几个长短不齐柳哨并排着放在嘴里一起吹,有时候一群孩子聚在一处,每人拿着一只柳哨,相互恬噪着吹得面红耳赤,甚至腮帮子痛,但欢乐和满足却挂满了每一张小脸庞。

如今,循着依稀记忆,试着给孩子做一只柳笛,情不自禁地忆起,那些个春天里,得空就给我和小妹做柳哨的姥爷。 姥爷给我和小妹做的柳笛是小伙伴里吹得最响,也是最漂亮的,因为姥爷做好柳笛后,还会在上面刻上一尾小鱼或一只小鸡。 如今,春风又染绿了柳枝,那一帘帘烟柳暗涌着想念的徒劳。声声柳哨里,桃花吹落,杏花吹红,春天变得生动几多;声声柳哨里,也许我还能捡回姥爷笑声如洪,脚步如风吧。因为这会儿,我看见姥爷和我那个无忧无虑的童年一起,正在柳哨声声里穿越而来。

————–
(配图说明:题图外的图片来自网络搜索,引用自网友个人博客,如媒体采用稿件,请注意图片版权)

主题相关文章:

5 条评论

  1. dadishang:

    翻到去年我写的柳哨清苦味,看到评论“康素爱萝:哈,我也一直想写这个来着,怀念姥爷给我做的柳哨。13 四月 2011, 3:35 下午”
    今年春天来了,康素爱萝终于写柳哨了

  2. 海里的泡沫:

    看到柳哨的样子,忽然觉得嘴里有清苦的味道,好怀念啊。

  3. 康素爱萝:

    还是大地上写得生动有趣,又看了一遍。

  4. dadishang:

    惭愧,我们是不同角度吧,有趣的被我抢先了,哈哈

  5. 小小:

    如此生动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