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来到天 安 门

许多人来到北京,在天 安 门前拍照留念。

上中学的时候,和几个同学一起,第一次来北京。京九线还没开通,我们要在济南或兖州倒车,停北京站。到站时凌晨三四点钟,冬天,我们坐在北京站候车大厅一楼到二楼的楼梯,互相依靠着休息,等升国 旗的时间。看时间差不多,我们去了广场,旗杆周围已经站了好几圈人,踮起脚也看不到旗杆下那块地。四周黑暗,广场通亮,黄色的灯光,人们呼出白色的寒气,武警腰杆挺直在人群中巡视。

人们盯着圈子中间的空地,等待一个在电视、报纸或想像中出现过的场面,一个时刻。不断有人涌来加入,走来走去寻找观看位置,却不嘈杂,甚至连呼吸也是轻的。来自各地的、各种职业的人,无声形成秩序。我绕圈寻找可以观看的空隙,在人群的脚下,看到扔着一只白色的一次性拖鞋,某人丢弃的垃圾。我觉得这个东西不该丢在天 安 门广场,正好有个武警同志巡视到我身边,我学用普通话,问他这个东西为什么扔在这里。他说了什么,我不再记得,或者他没说什么,对眼前这位中学生问他这个问题感到可笑和不解。

我们看到国 旗班,看到了升国 旗,在天 安 门国 旗杆下唱了国 歌,在英雄纪 念 碑前立正合影。回去后,收到了广场摄影服务处寄来的照片。

第二次来北京,我一个人来,还是北京站下车,还是凌晨到站。来过一次,去广场不用再问路,心情也放松了许多,看完升旗,还买了一枚升旗纪念胸章。这次来是去电影学院,在导演系学生的一间宿舍聊天,我说买了一个胸章,有位哥哥笑着说买它做甚,他的另一位同学示意他打住。我原打算带回去在同学面前显摆,回去后也没再拿出来。

以后在北京打工,也不稀罕去天 安 门了。我小弟第一年高考落榜,心情郁闷,我让他来北京玩,散散心。玩了几个地方以后,才带他到天 安 门。当他走上金水桥,面对广场,跟我说这才感觉到了北京。他是更年轻的一代人,心态更开放,他坐在桥栏杆,背景巨幅头像,似乎忘掉了高考失败的郁闷,笑容开朗,拍了一张照片。这次陪他一块来的还有我妹妹,她没有要求在这里拍照,我选红墙为背景,给她拍了一张照片。

上周,在我一再催促下,父母来北京玩,他们一直没有空闲,也觉得来北京麻烦。来的当天,去我住处,坐公交车经过天 安 门,我告诉他们要到天 安 门了,路过看了一眼。第二天去了颐和园,第三天去故宫,坐1路车,天 安 门东下车,沿红墙走过去,父亲指给母亲看城砖,母亲说拆我们当地的老城墙的时候,她的爷爷抱回去一块砖,砸开里面有两个小球,可以治病,好像能治口疮,每次有人找,给刮一点。

天 安 门近前,有检查关口,开包查验。我们刚进去,听到身后喧哗,检查口拦住一位大叔,他挂着一块白牌,嚷嚷着“敏感内容”,大致于拆迁有关,瞬间被警察控制。这突发一幕,传说中的天 安 门另一种风景,广场的另一种意义,我父母同样听说过没见过,第一次来就遇到,在身边突然发生,多看了两眼,我最后过检查口,隔着线停下来也看了看,没有看清他的具体诉求。除了警察,又增加了穿休闲装的短发青年,他的气势强硬很多,指点围观的人,大声呵斥离开,看我们在里面站着还没走,竟以恐吓的语气问我是一起的不?要不跟着一起进去?听他说话有东北话口音,有些歌厅请一些东北的小伙子看场子,难道天 安 门也要请一些这样的人看场子?

在中国的中心,中外来瞻仰的游客面前,作风不能显得文明一些吗?我问他有什么证据证明我跟那人一伙,他不回答,继续驱散周围的人。父亲拉我离开,我也不想游览故宫多出一事。我们到了金水桥前。以城楼全貌做背景,给父母拍照留念。

父亲好像有一张年轻时的照片,全身照,和他的好朋友在天 安 门前合影。其实他没有来过。小时候镇上的照相馆,有天 安 门画面的布景。

从城楼进去,回看城楼,父亲说了句“毛 主 席接见红 卫 兵的地方”。进端门午门,走在太和殿前的广场,父亲低头说终于走到了这里,我看他抹了抹眼角,没有接他的话题。我读小学时,他常提一件引以为豪的事,他读小学时能背下所有毛 主 席的诗词。

主题相关文章:

2 条评论

  1. 海里的泡沫:

    记得我妈他们第一次来北京到天 安 门时,强烈要求要上去一下,然后他们上去后站在那还冲下面的广场挥了挥手。

  2. dadishang:

    一套标准广场照,请参考:http://ww2.sinaimg.cn/large/66c1b4bfgw1ds3umzvp7oj.jpg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