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一家:父亲

父亲出生于1890年,原名修儒,后改名叔珍。自幼塾师攻读,后上天中书院。他聪明好学,勤奋努力,顺利考上了京师学堂。父亲青年时期即很有文名,工诗能文,为人正直,以品学兼优闻名于邑。常有人请他纂写对联、碑文等应用文字。他的诗中有:“闲来搦管赏文债”之句,自是写实之语。

汝南历史上是多灾多难的地区,自然灾害频发,特别是水灾。凡是以县府名义申请减免赋税、请呈赈济的代电成文,多出自父亲的手笔。民国初年,孙中山提出男女平等,解放妇女,主张放脚,废除延续千年之久的妇女裹脚陋习。各县纷纷响应,遂成立了“放脚委员会”。父亲非常赞同新政,亲自担任地方的“放脚委员会”会长,并以身作则,首先叫家中的女眷全部放了脚。母亲也很赞成,从此再不为三个姐姐缠足伤神了。革除这一陋俗从生理上、精神上打开了禁锢妇女的枷锁,迈开了男女平等、妇女解放的第一步。

在军阀混战时期,匪患兵灾猖獗,各县城安危多靠自卫。汝南是豫南政治、文化、经济中心,因而多数遭到土匪的围攻。听母亲说过有一杆大的土匪团伙匪首叫王太,三次攻打过汝南城。小蛮也围攻过两次。孤城无援,岌岌可危。当时城内并没有正规部队,只有少量的地方武装及城里民众自发组织的自卫队,武器也很落后,仅有少量土炮土枪。全靠城墙高大坚固,据险护守。日夜巡逻,昼夜轮班。父亲是城防委员会的会长,每遭危局,则不顾个人安危,积极组织各方面的应急工作,为守护危城的民众筹措资金、粮饷。并亲自登城巡视、查岗。由于官民一心,措施得力,多次令匪徒攻城无望逃遁。

有一次军阀袁英围城索要粮饷,多时不退,城中百姓日常生活陷入困境。县政府多次开会研究解决的办法,父亲提出和袁英谈判解决,并自告奋勇前去。谈判当日,父亲怕家人劝阻,没告诉家人便从城墙坐大筐坠城而下,亲自和袁英谈判,结果谈判成功。袁英很佩服父亲的胆量和为人,由城内士绅筹备一定的款项慰劳了他的军队,他才带兵而去,使汝南百姓避免了一场兵灾劫难。

父亲一生的工作大体上分两种,即秘书和教员。早期担任过汝南县教育局长,时间不长旋即辞职。其后于南湖园艺学校任教。后又从政,作霍六丁先生的秘书多年。霍先生系汝南人,曾在河北定县、福建省闽候县任县长。继而又到江西、四川等地任专员。父亲一直随他作秘书工作,直到抗战后霍先生辞去公务,父亲才返回故里。父亲还曾短暂任过张轸的秘书。抗战胜利后即不再从政,返回故里只在汝南的四所高中、师范任教。父亲平生为人正直,不事烟酒,洁身自好,至于贪污受贿、包揽词讼、鱼肉乡里之事于他无缘,在地方上享有“正绅”之誉。父亲对彼时国家内政腐败、官贪吏虐表示愤慨、厌弃,因此不愿做官。秘书一职在幕僚中虽地位较高,但不是经铨叙的正式官员,去留亦随主官之任免而定。霍先生几次表示愿保举父亲任县长,都被他婉言谢绝。

日本投降后,一九四五年父亲回汝南后,民选父亲当县长的呼声很高,多次举荐他。父亲都以“年纪大了,力不从心”而谢绝了,只在参议会兼职,主要工作仍以教学为重。父亲曾有诗一首以表达他不愿为官的心情:《书怀》:“客居襄阳已在年,今雨旧雨共盘桓。恨无长策襄治理,似水空怀子在川。”其不愿投身宦海,胸怀恬淡,略可概见。因当时社会贪污成风,上行下效,敲诈勒索,冤案迭出。稍有正义感者,对时政无不概叹。父亲曾谈到,即使有少许正直官员想兴利除弊,澄清吏治,又谈何容易!父亲在四川任霍专员幕僚时写的诗还有一首七律《和谢右村冤狱得白》,更可见其心情,兹录其诗于下:

人生步步费堤防,何若达观任驰张。
纵彼阴险多变诈,凭我坦诚自疏狂。
本初偏急终取败,安石冲襟史称扬。
应是才高斯见忌,漫云世路比羊肠。

父亲的一生作了不少的诗文,但可惜因世道坎坷大多遗失了。父亲虽出身大家,但因是庶出,爷爷又死的早,因而他名义上是少爷,却过着奴仆般的生活。全靠他从小发奋读书,自立自强,才走出了自己的人生道路。在王家老四门中,论人品才学父亲均居于首位。在地方上父亲亦有很好的名望,坊间曾送“仁礼呈祥”匾额以示敬意。

父亲一生勤俭,黎明即起,浇花种菜,亲自动手。亦不准许我们兄弟姊妹睡懒觉,更不准浪费粮物。他给我们讲了唐朝宰相王涯的故事,我至今记忆犹新。

在学习上父亲对我们要求更严。上学不准缺课,晚上还检查我们的作业,轮流给他背书。秉承父训我们兄妹学习上都刻苦自励,期末通知书上门门功课都能达到九十分以上,班上考试都没出过前五名。假期内父亲也不准我们全日玩,除老师布置的作业外,他还叫哥哥给我们出数学题,他出作文题,每日写大字、小字各一篇。上午学习,下午玩半日。有张有驰,周六的晚上父亲常亲自带我们去戏园看戏。

由于父母的从严教育,我们兄弟姊妹在学校均是优等生。二哥、三哥都多才多艺,在汝南县很有名气。一九四三年大学联考,汝南全县考上不到十名大学生,只我家就占两位——二哥、三哥同年考取,在后龙廷开了隆重的欢送会。四姐、四哥在学校也很出名,都是年级前几名的好学生。我和五姐、之弟虽然年纪小,在学校也是出名的学生。父亲对我们从小的教育影响了我们一生,后来不管人生道路多么坎坷波折,都不忘努力上进,成家后均能教育好自己的子女。我们兄弟姊妹后来虽人生境遇各异,但每个家庭均有一两名大学生、研究生;孙辈里还出一名博士生。

我家是个幸福的大家庭,父亲受过高等教育,常年在外地工作,见多识广。他对我们兄妹很注意不一味教死读书,而是鼓励我们多方面发展。我家姐妹六人,兄弟五人,除三姐在我还不记事时因难产早亡外,其他姊妹均可经常相聚在一起。每逢假期,二哥、三哥均放假回家,出嫁的姐姐们也都接回娘家,大家聚一起听父亲讲故事。晚上,二哥拉胡琴,三哥、四姐都会唱京剧、豫剧、曲剧,我和五姐虽小,也学会唱一些简单的曲目。父亲还买了一架留声机,一家人在一起听戏、学唱,其乐融融,尽享天伦之乐。

主题相关文章:

One Comment

  1. xiaohe:

    古文功底了得!
    一位开明的父亲,一出传奇的人生。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