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摊儿算卦卖花者流

算卦的出摊儿最简单,一个马扎,一块布或一张纸,写上“麻衣相术”“精通易经”之类的字,路边一坐,等人光顾就可以了。城管一来,揭起布片,往怀里一揣,若无其事,与通常坐在路边看风景的老头无异,也不用逃跑,跑也跑不快。大道至简,算卦先生小摊儿玩转大乾坤。

也有精通麻衣的老太太,在街边坐着,问询走过的女士“姑娘看看爱情婚姻吗?”提醒过路的男士“同志请留步!最近不要错过一桩财运”凡是这样主动招揽,向来另有他心,不赚你个上梁山,算你好运。有讲究的,往那一坐,礼有来学不闻往教,来问,给你算一卦,不来问的,都是浮云。可能因为现在城管太霸气,轻易看不到这种气质的算卦先生了,偶尔到街上露一面,神经紧张,元神分散,已大失风度。

据说现在看风水看运气的大师,被请到香港,服务VIP客户,深居简出,客户不是富豪就是大吏,普通人无财力求得一见。仙家风度绝于市井,我很多年看不到。在网上看到精习塔罗的孟想,在南锣鼓巷摆地摊看塔罗,照片里她盘腿席地,面前摆着一副塔罗牌,仿佛卦师重现街头,印象深刻。

最近我经常遇到一位卖花大叔,虽然他不从事算卦这类高端文化产业,每次走过他的摊前,我却感到有神秘气场环绕。

地点在通往公司的一段狭窄小路,往前走通往写字楼,有个岔口走进一个小花园,花园种了些灌木花草。路窄,上下班时间人多,并排可走三人,又有小广告散发人员拦路。这位卖花大叔,摊位摆在走进小花园的岔口,这一块路面稍宽,他占了一半,往前走的能看见,进小花园的也能从身边路过,并且这块地略高出行道,他占据了一个有利地形。

早晨太阳从楼的一角照过来,晨光正好洒在他占的那块地儿。他卖的花儿,装在一个个小碗里,适合上班族在办公桌摆放,多半是各种长刺的,据说能吸收电脑辐射的仙人掌类。他把一个个小碗一排排摆地上,底下不铺布,他的摆法:摆了个U形,他坐在中间,也是屁股着地,盘腿,前倾着腰,手指夹根烟,歪着头吸烟,路人匆匆,他也不看。排成U形的一个个小盆景,宛若一个个碗灯,他好像在对匆匆的上班族作法。

作的什么法,就不知道了。

看他穿着,或是打工的农民工,趁早晨时间,从工地出来捡外快,有生意头脑。

摆摊儿,实际算不上个生意,有的地方把摆摊儿叫做练摊儿,练习,习作,介于正式和玩耍之间。锻炼经商能力,锻炼与城管斗志斗勇。练摊,可锻炼人的地方多矣。近年,新兴一种“市集”,和集市不一样,以创意、或某种超前意识为主题,在市集练摊儿,如“练创意”“练有机”,已成为一种时尚。

主题相关文章:

2 条评论

  1. xiaohe:

    寥寥数笔,传神。还有大式幽默。

  2. dadishang:

    咱的幽默一般很冷,汗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