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祥小区的大乖

我在吉祥小区住过一段时间。小区虽有十几号楼,不显紧凑,楼间距大,行道宽,低层。建了有十来年,住户多是同一个厂子的职工。小区车篷门口,常有几个人闲聊天,看守车篷的人,住在车篷下的两间平房。他家也养着一只狗,那只狗常趴在车篷门口的破烂沙发上,颐养天年,据说有十几岁了。小区平时,有跟着主人遛弯的各种小狗,天一冷,有的狗还穿了小花袄。还有两伙流浪猫。我第一次看见大乖,在车篷这个地方,当时它可出了个丑。

当时它从车篷门口跑过,追一只流浪猫。看守车篷那家的老狗,不受眼前的兵荒马乱惊动。大乖追得不急,那猫却感到了威胁,一跃,窜进了有铁栅栏挡着,车篷与楼之间的空地。大乖伸头试了试,只能钻过去半个头,看那猫逃走。

大乖,一只萨摩耶狗,毛长且厚,显得体型壮实,一身白毛却不雪白干净,粘了些灰,灰突突的,有些邋遢。它的精神头,不似养尊处优的宠物,也没人跟着它,我以为哪里来的流浪狗。它圆头,短脸,像个包子脸,小三角耳朵,十分可爱,吸引了我的注意。

那猫钻进栅栏内,跑出去有十米,没逃走,回头看大乖扒着栏杆,还在看它,这只贱猫又折了回来。到栅栏跟前,前爪也搭在了墙台上,与大乖脸对脸,忽然起身,眼露凶光,一声嘶叫,照着大乖的脸,一爪子挠过来。要不是大乖还算灵活,往后一仰头,躲过一击,这一下非破相不可。挠完,这个狡猾的喵星人转身撒丫子就跑,挠不着,也算羞辱了大狗一把。大乖左右寻路,要进去找这猫算账,可是并没有入口,只好算了。

我搬到了对面的小区住,两个小区只隔一条路。周末的早晨,我常去西塔胡同口买煎饼,去西海子早市买菜。走这条路,有了更多机会遇见大乖,也认识了它的主人,一个弯了背的老人。每次都是大乖前面走过来,过一会儿,老人从拐角出现。他的背弯得厉害,走不快。大乖在前头,有时也停下来,等一等他。

这位老人带着大乖,也来过我住的小区,不常来,有一次见老人从垃圾桶里捡瓶子。我想老人并不是靠捡破烂生活的。

夏天的一个上午。大乖在树荫下溜溜达达走过来,嘴里叼着一个脏网球。它剪了短毛,还洗了澡,难得“一身雪白”一次,白得几乎露出了肉色,这可凉快了。我站住唤它,它围着我的腿绕两圈,在我脚边卧下。老人在后面跟着过来,还未搭话,他在远处就笑了,张口像应了一声“啊”。大乖可是小区名犬,有一次我听别人在路上跟它打招呼,叫“大乖”,它回头看了看,我也知道了它的名字。

“剪得真齐”
“呵呵”

老人不多说话,在路边的石凳坐下。大乖从我身边起身,卧在了老人身边,继续玩它的脏网球,衔起又放下,自己扒拉着玩。除了玩球,我还见它衔着纸盒玩,衔着棍子玩。那根棍子,原本可能是一个小孩的,它从一个小孩手里抢来,那孩子还要跟它抢,它也不咬,往他身上扑,追着要,孩子留下棍子,到一边玩去了,棍子归它所有。

大乖不是当宠物养的狗,也不似无家可归的野狗,老人养它不过于仔细。夏天结束,天一凉快,它的毛又长了起来,告别了“一身雪白”的夏天。狗或许也不喜欢经常洗澡,虽然身上脏点儿,却可以在路上自由躺卧,不会被爱干净的主人呵斥,它比一般的宠物狗多一些自由。

过了冬天。

上个周末,我在小区前的广场看见大乖,它的毛太长了,肚皮上花着剪得一块一块,碍事的剪掉,不碍事的保留。小广场一角,有个简易的、板子搭的亭子间,一位做环卫工作的大婶在亭子里歇息。屋里有锅,她在煮东西吃。屋很小,除了她,容不下第二个人,大乖挤了进去,她在桌前坐着,大乖抬头看她,她摸了摸它的头,往门口扔了一角烧饼,叫一声“乖”,看来他们也是熟悉的,跟着关了门。亭子有窗,门也装了玻璃,她在里面掀开锅盖,大乖看见,又扒开门,仰头冲着她的锅,汪汪叫了两声。她盖上锅盖,搓搓手,寻摸了一个纸盒盖,这可能是她打扫卫生时收捡的,递给大乖衔着,让它“乖,快衔家去。”

大乖小跑着离开广场。我也走了。转角是街道居委会的办公楼,周末不上班,关着门,大乖的主人,那位老人,在门前台阶上坐着,大乖趴在他身边,它的爪子前,扔着那片儿刚衔回来的纸盒盖。这次我没跟他们打招呼。

主题相关文章:

3 条评论

  1. 海里的泡沫:

    看完此篇,想起一只叫大毛的狗,也想起一只叫乖乖的狗,这两个名字合体就是大乖。昨天看到小区那只叫多多的狗,忽然还想起了以前养过的所有的狗。

  2. dadishang:

    你养过的所有的狗。。。看来除了小黑,还有几只。。

  3. 海里的泡沫:

    加上小黑,一共养过7只狗。分别是:皮蛋,大背头,小牛,二牛,牛牛,旺财。还有三只猫:咪咪,丫丫,花花。

留下评论

*